简书简述

这个白富美是输了还是重生了


这个白富美是输了还是重生了

莲花这个名字很土吧?可是人却是个白富美。

父母曾是职权部门的领导,几个哥哥或混政界,或经商,都很是成功,对于唯一的女儿和妹妹,大家都对她宠爱有加。女孩子倒是没被宠坏,除了性格有点娇纵之外被宠得活泼开朗,还沿续了家族的传统,工作上也极为的能干。

莲花是真正的白富美,皮肤雪白,个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唇红齿白,长得好看,工作好,家庭条件又好,自然受到男孩子们的追捧,可是莲花挑来拣去的,挑中了单位上一个新来的大学生木子,木子高高瘦瘦的,眉清目秀,腼腆忠厚,做事能干外带能吃苦,很得领导欢心,是市郊区农民的孩子。他再也想不到美丽㓉泼的莲花会看中他,自然是喜出望外。

两个年轻人你浓我爱的恋爱没多长时间就举行了婚礼。婚礼办得隆重而热闹。

由于木子家是农村的,供一个大学生已捉襟见肘,更重要的原因是莲花家有这个条件和实力,于是新房由莲花父母提供,婚礼由莲花家一手操办,在城里办的,婚宴上,男方家长和女方的父母一比,不仅样子更为苍老,让双方父母上台致词时,对比女方父母站在台上,顾盼有神、妙语如珠的致辞,更显得木子父母神态畏畏缩缩,让宾客们纷纷窃窃私语,说真是老鸹窝里出凤凰,这样的父母竟然生出这么优秀的儿子。

婚礼结束后,木子父母想让莲花和他们回村一趟,好让村里人都知道儿子娶了个漂亮的城里媳妇,但莲花却以要去蜜月旅行,单位没有多少假期为由拒绝了他们。此时,木子父母也看出来了这个媳妇和村里的姑娘们是多么的不同,而且儿子也不再是他们的儿子啦,此后,木子父母再也没上过儿子的门。

婚后,木子发挥从小就能吃苦耐劳的精神,家务全包,单位上也一如继往勤勤肯肯的工作,并不以娶了某局长的妹妹而自傲,在人家还在论资排辈时,而他顺利的高升为副科级。回到家中,很是感谢了莲花一番。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更快,莲花怀孕了,木子的母亲想拿些土鸡给媳妇补补身子,可是莲花自怀孕起脾气见长,木子体谅莲花的孕吐,最终不愿违背莲花的旨意,自己去乡下父母那儿拿走了土鸡。

很快,莲花十月怀胎生下一个女儿,莲花父母为她请了月嫂,木子父母倒没有因为生的是个女孩子而不高兴,而是开心的准备了上百个土鸡蛋,染上艳艳的红色来喝孙女的满月酒,满月酒还是在城里酒店操办的。

莲花听说木子父母要来,早早的吩咐木子买好了消毒喷剂,在酒店,木子父母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要去月嫂手里抱孙女,这时,莲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冲过来,把消毒喷剂对着老人狂喷一顿,才让他们抱娃娃。

木子全程看到了这一幕,在散席后,第一次违逆了莲花的意愿,站在门口送领导宾客,而是送父母去汽车站搭车回乡下。临上车时木子看着父母操劳过度的面孔,百感交集。木子父母只是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就上车了。

从此,木子留在单位加班的时间越来越多,莲花在家对他的颐指气使时也不像以前那样温厚的笑笑而已,除了和以前一样唯命是从之外,只是变的更加沉默寡言。

随着女儿的长大,家中开销自然也增加,木子虽然当了个小领导,但脑子也是木的,不知道赚外块,只会拿死工资,莲花工作清闲,于是起了开酒店的念头,自家兄长、老公都可以带生意过来,还有个二哥是开公司做老总的,自会指导她。

于是莲花的酒店如期开起来了,莲花她精明能干,又有人脉,生意也如她的愿红红火火起来。

莲花每天收着红彤彤的钞票,对着木子说:我们女儿一天大似一天,用钱的地方多着呢,你这个榆木脑袋,别的钱不敢赚,单位上的客得都拉到我店里来。

木子从不过问莲花赚多少钱,但他真的把单位上的客饭之类的都拉到莲花店中,这原本也没什么不好,很正常的,招待标准又没超标。

因为酒店生意好,莲花每天忙得连轴转,把女儿送到父母家,更是全身心的投入到做生意上去了。

慢慢的,莲花发现木子竟然有时候还夜不归宿,而且一天对着她也没一句话。同时也听到了风言风语。

莲花放下酒店一切事务,跟踪调查了木子,发现木子的情人是个寡妇,名字叫书荷,其貌不扬,黄瘦着一张脸,丈夫出车祸死了,在工业园一家私人厂子里做会计,经常上木子单位办事,一来二去就勾搭上了。

莲花像是塌了天般的回到娘家,向父母兄长搬救兵,要那个开公司的哥哥带些黑道上的人去砸了那寡妇的门。

莲花那现在已当了组织部长的哥哥阻止了她,商量的结果是莲花这个家不能散,他去出面找木子谈。

木子见到这个大舅哥,丝毫不觉得意外,叫了声大哥,平静的拿出了早已打印好的离婚协议书,说希望大哥转交给莲花,他对不起莲花,也没脸见莲花,家里所有一切都是莲花赚来的,自己的工资少得很,所以所有财产存款全部归莲花,房子本来就是老丈人买的,更是不能要,他净身出户,以后他每个月都会付生活费给丈母娘,请她帮照看女儿,因为他估计莲花对女儿的抚养权是不会放弃的,只求莲花能看在女儿的份上能让他经常去看女儿。

莲花的大哥一阵语塞,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已的使命,他暗示木子如果能回头,那么今年木子能再进一步,升上局长的宝座。

木子拒绝了,说他已申请去偏远的工业园区上班。

莲花的大哥怒了,问他:我们莲花虽然生了孩子,可也没人老珠黄,比你那个小会计不知道强到哪儿去了,而且莲花拼死拼活的赚钱为了这个家,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她。

木子哽咽着哭了,说:我们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的,我的父母本来就是农民,他们从满月看到了孙女,到现在孙女四岁了,就再也没见过了,每次只能等我的照片寄回去过过眼瘾。可是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莲花呢?她确实是全身心的投入在这个家,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可是我和她在一起就觉的紧张,生怕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件事惹她生气,而我和书荷在一起就很放松。莲花还年轻,我已经对不起她了,以她的条件可以找比我条件优越一百倍的男人。

莲花的大哥看看未老先衰佝偻着背的木子,至此,已知大势所去,叹了口气带着离婚协议书回去了。

莲花大哥回家把木子的话一说,离婚协议一拿,本来摩拳擦掌的莲花二哥一下子就偃旗息鼓了。

莲花的家人都劝莲花签字离婚,最终木子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就搬到了书荷家,木子每月拿出工资卡上一半的工资去给莲花的父母做女儿的生活费,也经常带女儿出来和书荷一起玩。

莲花还是那么的白晢美丽,生意也越做越大,有一天莲花在父母小区外看见温婉的书荷,黄着张脸,笑脸盈盈地迎接着木子和自己的女儿。莲花别过了脸,趁他们没看见自己时赶紧缩回了豪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