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神来之恋(三)


神来之恋(三)

第三章 神来三宝

我和蓝儿原本素不相识。那时,她是皇宫里高高在上的公主,而我只是世间上一个寂寂无名的画师。我的名字叫做墨灵倦。

我从小投身在神来阁里。我的师父是当时万人敬仰的画师浣溪子。

九曲回廊,庭院深深,神来阁,光荣地坐落在风巫国内,建阁距今已经二千多年,由祖师爷神来创立,闻名天下。

以笔传神,以画惊世,神来阁是举世闻名的画府,祖师爷神来是纵横画坛的骄子,琴棋书画,样样皆通,其中以画居首,丹青妙手,铁画银钩,被世上的画师尊称为”笔仙”。

祖师爷年轻的时候是风巫国皇室的宫廷画师,想来,大概是二千多年前,祖师爷才华绝代,圣手丹青,得到风巫君王帝延的赏识,帝延偏爱画画,宛如士遇知己,鱼得欢水,于是,当即敕封他为自己的御用画师,身份显贵.王城之内,帝延还赏赐了一座堂皇庄严的福苑,作为神来祖师爷的官邸。

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古朴高雅,庭院深深,自此,祖师爷便长居于风巫国,并且在此创立了神来阁。

所以,历代的风巫皇室以及其他诸国君主,经常盛意相邀神来阁的画师,以神笔作画,为他们妙笔生花。

后来,祖师爷的画作被帝延广为传颂,流传于宫廷和人间,慢慢遍及天下诸国。

上达君王,下至百姓。祖师爷声名鹊起日来年往,神来阁享誉天下,从此,每天总有无数的画坛名师和王子贵族公子不远千里前来神来阁拜师求艺。

但是,祖师爷一心醉于研究画艺,无意于神来阁被世俗之外的名利纷纷扰扰,不愿广开仙阁,只是立下规定,若是后世得神来传人,不得贪图名利,广受门徒,扰了这神来福地的清静,否则,玷污神笔,之名必遭天谴。

神来三宝,神来宝典,神来古琴,神来仙笔,是神来阁世代相传的三件宝物,天下人人皆知。

神来宝典乃是一部天书,是神来阁一直珍藏的典籍,里面记载的是修炼之口诀,如何来运用和开启神来仙笔,以及记载了过往神来阁历代阁主的一些逍遥史迹。

神来宝典记载,神来祖师爷圆寂之时,将周身全部的灵力汇聚于指尖,注入了神来之笔里面,故有一言:人生玲珑心,神笔有灵性。

神来古琴,是神来祖师爷青年之时得自一位古稀仙人之手,琴身古朴,琴弦精致,缓缓轻弹,琴声玄妙无穷,可以令万物复苏,百鸟欢鸣,堪称仙乐。

世上本有这八仙过海的传说,八仙者,汉钟离,张果老,韩湘子,铁拐李,吕洞宾,何仙姑,蓝采和以及曹国舅。八仙之中,唯有韩湘子擅长音律,洞箫绝技,已臻化境。这神来古琴弹奏出的妙音,可与韩湘子的萧曲同出一辙。

传闻,当年祖师爷游历山水的时候,偶遇一位古稀仙人弹琴,一曲悠扬,琴声荡漾,听来令人心境怡然,宛如世外的天籁之音。

那时,祖师爷欢喜驻足,听得入了心神,仙人风姿奕奕,拨弦弹音,正如痴如醉之时,山林之中,忽然引出一庞然巨蟒,身长数十尺,云状斑纹,悠悠吐信而来,径直游向弹琴的老人而去。

那时,祖师爷并不知道这位古稀老人乃是一位天上的神人,羽化成仙,荣登仙籍,早已经炼就了长生之躯,仙家之体。

祖师爷惊恐失声,脱口而出一声”小心”,想要警醒古稀老人危机在后,免遭巨蟒毒口吞噬。紧急之中,并暗暗运法取出了神来之笔,立时化为一柄闪闪发光的神剑,正欲想要挥剑走近,护弹琴的老者周全。

片刻之间,巨蟒缠身,极为恐怖。口中蛇信一来一回地吞吐,眼见似乎就要蚕食了抚琴之人。说来倒也奇怪,这位古稀仙人恍如身若无物,面不改色,依旧镇定自若,从容起音,琴声之中,不闻任何的胆怯之意。

高山流水,琴音悠悠,宛如珠落玉盘,不绝如缕。不消一刻,缠绕仙人周身的巨蟒,竟然闻琴音而退去,蜿蜒游走,终于消失于山林之中,祖师爷见此情景,收了神剑,为之惊叹不已,心中油然而生出一股股对仙人的敬意。

后来,神来祖师爷与古稀仙人志趣相交,琴箫合奏,引为知音,古稀老人便将古琴取名为神来,赠与了祖师爷,流传至今。

神来仙笔是神来阁的镇阁之宝,其本身拥有了神来先祖的灵力,是世间的画师梦寐以求得到的妙笔。开启神来之笔,可以幻化成尘世间上任何的东西。

我的师父执掌神来阁已经有二百多年的光阴,神来之名,名扬天下,古来便受到世人仰慕。

我自幼是一个孤儿,是师父一直养育了我,教我知书识礼,抚琴作画。我和师父一样爱画成迷。

师父常常夸我天资聪颖,记忆超群。看过的典籍能够倒背如流,抚过的琴曲能够不绝如缕。

因为我生来就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

弱冠之年,师父终于带我进了神英堂。

神英堂是祭奠神来先主的祠堂,里面供奉着历代贤圣的灵位,先主高风亮节,个个功绩卓越。

神来阁的历代阁主,圆寂之后,神祇灵位都会供奉在神英堂里,受神来世代的继承者瞻仰和膜拜。

每一代守护神来阁的阁主,都会长存于世几百年。

修习神来宝典,虽然无法得长生的机缘,但是,神来之笔天生蕴藏的灵气,会随着人与神笔的相互融合,渐渐沉淀在修习人的身体内,日积月累,便超脱了凡胎,自身具有了灵气,异于凡人的寿命。

师父是神来阁的阁主。平生收了两个弟子,大师兄楼魄,还有我。

楼魄师兄闻名画坛,誉满天下,曾经是师傅最喜欢的弟子。也是神来衣钵的传人。

楼魄师兄和我虽然是同门,可是,我对他的记忆却很浅很浅。

因为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楼魄师兄就被师父逐出了师门。师傅生性和蔼,慈眉善目。可是,师父却毫不留情地将自己精心栽培的大弟子逐出师门。

当时,我年纪还很小,我不知道师傅为什么会那样做。只是知道楼魄师兄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责。那时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师傅如此生气。也是惟一的一次。

多年之后,师傅传我衣钵的时候,后来我才知道,楼魄师兄因为偷学神来宝典上面的禁术,走火入魔,不能自控,入了邪道,最终才被师傅逐出了师门。

按照神来祖师爷的规定,神来后人,若是偷练禁术者,废去神来阁主之名,处以极刑。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傅本想化去楼魄师兄所有的修为,然而念及师徒之情,便只是将他逐出了神来阁,永远不再见他,也永远允许师兄踏入神来半步。

楼魄师兄从此下落不明。我依稀记得师兄离开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神来阁,眼神里像火烧云一样的怨恨熊熊燃烧,领人不寒而栗。

我知道,终有一天,他还会回来的。

师父一生喜欢云游天下。师父的盛名远播天下。列国王族,若是闻得师父神游至此,必定设下宴会,邀请师父前去,礼遇有加,奏乐相迎,想要一睹神来阁主的风采。

师父入境造画的造诣登峰造极,无纸无笔,无墨无砚,却能在无极之内,以十指为笔,凭心入境,虚空而成,令人叹为观止。

神来之恋(目录)

神来之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