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归去来兮(21)


第二十章  朋友

杨如刚被顾维琼的无视给怼到伤心伤肝伤肺,揉着自己一颗受伤的小心灵走到顾维琼的办公桌的前,扒拉在桌子边上的围栏,一副可怜兮兮的小狗模样。顾维琼在打字的间歇抬眼看见杨如刚的这副模样,“虎躯一震”,悻悻然的撇了撇嘴角,问道:“有事儿?”

“泡茶。”杨如刚丢给顾维琼一个傲娇的后脑勺,头也不回的回办公室去了。

顾维琼这才想起来之前说着要自学泡茶技术的实践行动还没有来得及被开始就这么愉快的赶鸭子上架了,站起身来之前,用五分钟速度的随意的浏览了一下不知所云的网页,再站起身来的时候明显的展现出已经成(不)竹(知)在(所)胸(措)的模样了。

公司有一个固定的茶水间,就在老板办公室的隔壁。顾维琼站在茶水间的时候不禁恶念的想着:“老板是不是有特殊的爱好,非要把茶水间设在这里,这样公司里面的小秘密什么的很有可能就在一次又一次的闲聊之中被老板偷偷听到。看来老板是一个很八卦的人。”对杨如刚定性完毕,顾维琼也泡好了茶,茶种不错,看着盒子上写的是什么“毛叶黄牛木”,看起来盒子包装不错,应该味道也不错吧。虽然长相不喜人,一根根叶子的看起来就像是卵状长圆形,硬邦邦的不说,闻起来还有一点点微苦的香味。看起来好像是……

想了半天顾维琼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慢悠悠的把茶水放在杨如刚的办公桌上之后就退了出来,坐在座位上还在回想这个茶叶怎么好像是在哪里见过的模样,杨如刚撕心裂肺,穿云裂石,直冲云霄,琼瑶阿姨式的咆哮就从办公室里面传来。

“你给我进来——”

“来”字的话音还没有落干净,顾维琼已经就像是一道闪电一样推开门站在了杨如刚的面前,睁大了一双小白兔一样的眼睛看着杨如刚了。

“你给我泡的的是什么茶?是苦——”

“丁茶。”顾维琼无缝衔接的接到了杨如刚的话尾巴。一度让杨如刚怀疑刚才那两个字就是自己念出来的。正在怀疑人生的瞬间,顾维琼已经开始了接下来演说:“据《本草纲目》记载,苦丁茶具有散风热、清头目、生津止渴、消食提神、消炎解毒、降压降脂等等等等药理功能。”接下来杨如刚就在顾维琼洗脑式的介绍之中完全忘记了自己把顾维琼叫到办公室来的目的是什么了。

“吧啦吧啦,吧啦吧啦……所以你明白我为什么泡这种‘毛叶黄牛木’了吧。”顾维琼咽了一口唾沫,一只手按捺在胸口处,心道难怪看起来那么眼熟,闻起来也那么眼熟,原来就是苦丁茶嘛。苦丁茶就苦丁茶吧,怎么还文绉绉的写了一个别名来当正命来用啊,幸好本姑娘涉猎偏广,要不然还真没有什么胜算从这样明目张胆的“暗算”之下活着说出这些话来,话说说了这么多句话我已经有点渴的舌头冒烟了,一会儿出去我得喝口水了。

“奥。”杨如刚目瞪狗(口)呆的看着顾维琼说完,顺势摆了摆手就把顾维琼给放走了,直到再一次端起来茶杯喝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要把顾维琼叫到办公室来了。可惜顾维琼早就脚底抹油溜了,再一次叫进来也很有可能给自己来一次激情澎湃的演说。杨如刚咧着嘴又笑了起来,看起来自己挖到了一个好玩的小妞嘛,接下来我们就一起玩的开心,玩的愉快吧。但是端起来茶杯喝水的动作再一次把拉起来的嘴角又给拉的下去,撇了撇嘴角,把茶杯扔到一边不管了。

……你才好玩,你们全家都好玩。——顾维琼咆哮到。

“老板在么?”一个声音自头顶传来。顾维琼从百忙之中抬起头来发现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生,心里在好奇怎么又有人在和自己说话呢,下一秒嘴巴就很诚实的说到:“请问有什么事,老板现在在忙。(鬼知道他在忙什么玩意儿,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他对着电脑工作过,我对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诚实的孩子感到心痛。)”

“我是来做汇报的。”对方回答到。

顾维琼立即聪明的回答道:“好的,我先进去问一下老板,麻烦稍等。”达拉一声站起身来就进了老板办公室。推开门就看见杨如刚正端着刚才拿杯苦丁茶思考人生,风姿绰约的坐在那里,静静的就像是一幅画,淡墨疏影意翩然,重彩浓墨现真容。被顾维琼这么一叫,这幅画立即显示出不一般,一种油然而生的上位者之气滕然升起,不见严肃,但见精气,慢慢的抬眼说到:“叫进来吧。”哪里还有和自己玩笑时的一点模样。顾维琼把对方请到了办公室,等到事情解决坐在办公桌前时才想到了这样一个很明显事实。助理其实说白了,不就是老板秘书么?坐在办公桌上打量着自己所做的位置,顾维琼终于明确了一件事——自己真的就是随传随到的助理了,所有经过老板办公室的人都要经过自己这一茬,自己所在的位置就是打开老板办公室的一把钥匙罢了。

打量着周围一个个被隔板围起来的办公间,顾维琼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助理想要哪一天坐进这些小办公间还是有一段时间的努力的,歪了歪嘴角,默默的对着电脑又开始自己的年会文案的努力了。

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顾维琼对着电脑敲累了,两只手捏着脖子按摩起来,之前在办公室的那个男生走了出来,看见顾维琼揉捻脖子的动作,温柔的问道:“你是新来的员工吧。”

顾维琼轻声回答了一句说到:“嗯呢。你好。”

“恩,在忙什么呢?”男生继续温柔的开口问道。

顾维琼明显的觉得这人有点不对劲儿,认真的回答道:“老板交代的事情啊。”

对方本来温柔的脸上显示出一点点皲裂的模样,但是还是好声好气的继续问道:“老板交代你什么事情啊?”

顾维琼立即更加温柔礼貌的回答道:“就是公司的事情嘛,您肯定也是知道的。”

男生立即觉得人生不太好了,脸上的笑容变得有点狰狞,心里在不住的破口大骂,谁还不知道是公司的事情啊,你个小破孩子我不是让你换一种说法告诉我是让你告诉是什么事情啊。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惹看一个不能惹得人,我要是不能把你干倒,我还是什么男人?

“诶,你叫什么名字啊。”男生问道,笑容灿烂。

顾维琼觉得眼前这男生笑的实在是难看,虽然不知道对方何来的自信会觉得自己笑容迷人吧,但是名字这种事就算自己不说也会有人告诉他,所以一本正经的说到:“顾维琼,前辈多多指教。”

“刚来公司有什么不知道的事情可以问我,我一定会认真的告诉你的。就像你现在忙什么呢,我想我可以帮到你一点。”说罢就凑着脑袋向着顾维琼的电脑伸去,顾维琼见状,眼疾手快的把用来做办公桌装饰的仙人球放在对方的面前,果然对方哇呀一声就着急忙慌的躲开了。顾维琼还特别实在的解释道:“我刚才看见这花快掉了,就往里面移了移,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能躲这么远么?女孩子不是应该顺势躲开才对么?你给我往脸跟前怼一盆仙人球是怎么回事,碰了皮破了相你给我找对象啊,一看你就不是正经女孩子。你个小破孩子。

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第二次性别怀疑的顾维琼正一脸关切的问道:“没事吧?没事吧?”心里面那个小顾维琼已经乐呵呵的说到:“今年的奥斯卡小金人该给我,给我,给我。哇哈哈哈哈哈。我简直太佩服自己的机智了。”

“没事没事。”男生生生捧出一脸的笑意看着顾维琼,似乎觉得自己笑起来风情万种似得,说到:“你记得有什么事儿找我就好了,我叫李雷。”然后施施然的就走了(顾维琼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那个背影施施然)。

一阵恶寒传来,顾维琼想到自己刚来公司应该没有机会得罪什么人,唯一算的上得罪的人也就是今天中午的那只骄傲的小孔雀了,小孔雀很可能和这个公司里面的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着超然的地位,就从她可以随意的出入这间办公室就可以看出。那么刚才的那个男生第一可能是她的亲戚朋友,第二可能就是她正被这个找茬的李雷喜欢着。亲戚朋友不至于这么奇葩恶心,女孩子地位超然,开了自己来出气更干脆,所以这个李雷必定就是小孔雀的暗恋对象,只能用这么下流的手段。至于沈子钰——顾维琼认为自己不需要琢磨,因为沈子钰是自己的朋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