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等着我长大


等着我长大

1

牟青拖着沉重的身子回到家,家门口蹲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吓她一跳,是对门邻居的孩子,8岁的阿列克斯。

阿列克斯惊恐地对牟青说,“姐姐,我爸又喝多了,好吓人!” 牟青凑到他家门口听,里面噼哩叭啦摔东西声音。牟青叹口气,拉着阿列克斯进自己家门。她问他吃什么,打开冰箱给他做晚餐。

阿列克斯忧伤地说,“姐姐,你陪我回家看看我爸爸吧,我怕他出事。”

牟青点点头,到对门,她先进去,看到阿列克斯的爸爸躺在客厅地上。阿列克斯扑上去哭起来,牟青有点慌,手抖着打医院急救电话。

不一会儿,救护车来了,老阿列克斯送去医院当晚就死亡了,饮酒过量导致心机梗塞。牟青陪着阿列克斯刚下班赶来的妈妈在医院处理后事。

阿列克斯一遍一遍问妈妈,爸爸去哪了?在哪可以见到他?

2

阿列克斯妈妈叫萨拉,是一家水泥厂的化验员,工作是干一个整天,休息一整天。她上班的时候,牟青主动承担起照顾阿列克斯的责任。

牟青是工作几年后辞职自费来圣彼得堡读研的。她给阿列克斯做中餐,包饺子,阿列克斯非常爱吃。

爸爸走后,阿列克斯话很少。妈妈还沉溺在悲痛中,阿列克斯跟牟青相处的时间更长些。

牟青怕阿列克斯心理留下阴影,带他去宠物店买了一只小狗, 是小小的可爱的吉娃娃。

等着我长大

阿列克斯喜欢极了,立刻搂着牟青的脖子在她脸上啪啪亲了两口。

3

萨拉不喜欢小狗,她对牟青说,只能放你那边养,我现在自顾不睱,能照顾好阿列克斯就不错了。

阿列克斯偷偷跟牟青说,他看到妈妈夜里偷偷起来喝酒,一边喝一边哭。

牟青明白,萨拉一时无法接受丈夫离去的事实。

牟青有时会做些中国食物送过去,跟萨拉和阿列克斯一起吃,三个人笑着吃饭,喝一点香槟,好像不曾发生过什么悲伤的故事。

牟青带着阿列克斯去公园溜小狗,别人问牟青,“这是你儿子吗,多可爱的孩子。”阿列克斯睁大眼睛,“我不是她儿子,我是她未来的丈夫。” 牟青听了,笑得眼泪掉出来。

阿列克斯长得很好看,活脱脱一个洋娃娃,长睫毛忽闪忽闪的,他爸爸是俄罗斯人,妈妈是塔吉克斯坦人。

“小朋友,你知道我比你大多少吗?你确定你长大后不嫌我老吗?”

“我不嫌你老,可你会嫌自己老,所以从现在起,你要加强锻炼,定在这个时刻等我长大。” 阿列克斯认真地说。

牟青的中国同学来做客,阿列克斯当着大家的面喊牟青“老婆”,牟青和同学们哈哈大笑,并不呵止。他已经没有爸爸了,我今后是要回中国的,小孩子闹着玩就让他闹好了,牟青心想。

4

阿列克斯放学回来,闷闷不乐。吉娃娃在他旁边冲他摇尾巴,他看也不看。牟青问:“怎么了?”

“萨沙和瓦夏欺负我,说我没有爸爸。” 阿列克斯呜呜哭起来。

牟青眼睛一转,“别哭,男子汉碰到问题要解决,哭可没用。你带我到你们学校去一趟。”

牟青带着一位要好的俄罗斯同学一起去了阿列克斯学校,跟校长申请介绍展示中国文化。

校长欣然同意,周三学校开放家长日,全校师生坐在礼堂,牟青和几位俄罗斯同学一起表演了太极剑。牟青一身白色太极服,站在最前面,身如行云流水,剑如银蛇飞舞,起承转合间,亦动亦静,柔美而有力。看得师生全体起立拍掌。

牟青几年前学了太极,在彼得堡教一些俄罗斯同学太极,赚点生活费。平时都在专门的教室练习,阿列克斯从来没见过,他看呆了,高兴得大声对同学说,我认识她。牟青让阿列克斯给她指哪两个是萨沙和瓦夏,她带着阿列克斯走过去,装作若无其事地跟阿列克斯说,“你今天起就是我徒弟了,哪个敢欺负你,你就让他知道中国功夫的厉害。” 萨沙和瓦夏吓呆了,不住对阿列克斯说“对不起,我们只是开玩笑。”

牟青带阿列克斯回家,“我会教你中国功夫,要保护自己和妈妈,自己必须成为很厉害的人,知道吗?”

阿列克斯一脸崇拜地看着牟青,频频点头。

5

四个月之后,萨拉交了一个男朋友,总有车送她下班。她衣着光鲜起来,脸上也有了笑容。

阿列克斯不开心,他告诉牟青,“妈妈的新男友不是好人。”

牟青一手牵着他,一手牵着吉娃娃,在公园散步,“别瞎说,妈妈还年轻,要有自己的幸福,你是男子汉,要做很坚强很厉害的男人,就像普京。”

这天牟青回来,楼道里蜷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是阿列克斯,他眼泪汪汪地说,“我妈要结婚了,我可不可以提前娶你,然后你等着我长大。”

牟青笑了,“还是最少过二十年再说好吗?小先生。”

6

这天是周日,牟青在房子里敷面膜写论文,突然门铃响,打开门,是警察,阿列克斯不见了。调监控录像,失踪前阿列克斯跟牟青在楼道里说话。

牟青大脑飞快地转,他会去哪里呢? 萨拉只会哭泣,说打遍了同学家电话都没有阿列克斯身影。

牟青忽然想到了,她请萨拉带警察去阿列克斯爸爸的墓前。

天下着小雨,墓碑前有一个小小的身影,牟青和萨拉一起冲过去,把阿列克斯抱在中间。两个女人都流泪了。阿列克斯哭着喊,“我要见我爸爸,我要我爸爸。”

等萨拉上班后,阿列克斯告诉牟青,萨拉的新男友打了他,强迫他叫“爸爸”,阿列克斯才跑到墓地去的。

7

牟青找了几个同学商量,俄罗斯流行一个节目叫做《通灵之战》,大家想办法在圣彼得堡找到了一个通灵的人。

牟青带着萨拉、阿列克斯前去。

那位通灵者身上挂着一些奇怪的沙皇时期的装饰,对着他们念念有词,过了许久,阿列克斯爸爸的声音从通灵者身后传来。

他爸爸说,他在天堂爱着儿子,每天思念着儿子,给儿子一个电子邮箱地址,今后会通过那个信箱跟阿列克斯联系。

阿列克斯开始往那个邮箱写信,第2天真的收到了回复。8岁的阿列克斯笑着闹着,跟从前一样活泼。

萨拉要结婚了,要搬到男方家去,阿列克斯恋恋不舍地跟着牟青在公园最后一次溜吉娃娃,牟青说“我过不久要回中国去,吉娃娃交给你来养好吗?”

这时走过来一个小女孩,对着阿列克斯说“你的妈妈很漂亮,你的小狗也很美。”

谁知阿列克斯气呼呼地说:”她不是我妈妈,她是我未来的老婆,我的中国媳妇儿。”声音很大,喊着喊着,眼泪掉下来。

牟青抱住他,眼框也红了,“傻孩子,我会给你写信的,以后我再来俄罗斯,我会去看你,给你做中国的好吃的,不哭了。”

阿列克斯哭得更凶了,“我知道,爸爸的邮箱是你的,是你假装爸爸在跟我通信。”

“你是怎么知道的?”

“写的俄语是中国式的,我一眼就看出来是你。”

“你小子给我留点面子好吗?”牟青滴汗。

“牟青,我好怕你跟爸爸一样消失,妈妈有了新男友,你们都不要我了,呜呜……”

“傻瓜阿列克斯,爸爸、妈妈、新叔叔、我,我们都爱你,爸爸变成了天上的星星,我是天上的太阳,你想爸爸就看星星,想我,就看太阳。”

“我得赶紧长大。”阿列克斯一脸严肃地说。

“为什么?”

“你瞎掰的水平太低了,我怕你嫁不出去。”

“你这个小子!”牟青气得扑哧笑出声来。

吉娃娃在旁边一颠一颠地跑着,圆溜溜地眼睛瞅着他们,像一个笑咪咪的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