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苏轼与王弗:锦瑟年华谁与度


           

苏轼与王弗:锦瑟年华谁与度


这是我独自一人走过的第十个年头了。

远处,云山重重叠叠处,似人愁。

从未想过,与我朝夕相对的你、对我情真意切的你——我挚爱的妻,如今你我二人早已天人两隔,再不复相见。

自你去后,我时常回忆起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无论是你我新婚燕尔,我揭开你盖头时你的娇羞容颜;还是夫妻久处数年,你为我缝衣时的绵绵爱意。你为我红袖添香,我为你窗下画眉,一幕幕,都是只属于你我的浮世清欢。

所谓最美,不过有你愿与我共赏世间风景、同看细水长流。

我挚爱的妻,阿弗,昨夜,我又梦见你了。你依旧如当年一般娇羞动人、娴静美丽,而我鬓边却已有了斑白的发,一双泪目,两分倦容,你可会嫌弃我这老翁?

你可看见了?我挚爱的妻,长伴在你青冢左右的那三万棵小松苗都长大成材了,郁郁葱葱的,每一棵,都是我对你的深切思念。

你可听见了?我心爱的妻,“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字字句句,都是我对你的无尽念想。

十年的思念,十年的悲伤,十年来,我靡日不思的是你,念念不忘的是你,切切于心的也是你,是你,阿弗。是你,我挚爱的妻!

可为何,你还不回来?这山那般高、这天那般远、这水那般寒,你那么爱我,怎么忍心留我独自一人在这人世间彷徨憔悴?

酒醉后,放纵思念在身体里噬骨汲髓。梦醒来,窗外的月清冷依旧,还似你在时的模样。清风起,独倚栏窗,却再没有你的陪伴。

阿弗,让我再为你弹奏一曲吧,如当年一样。琴声起,悠扬婉转,阿弗,你可感受到这琴音里的幽幽情意了?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我问苍天,你为何这般不公?你为何要夺走我的阿弗,我挚爱的妻!

阿弗,你是我日复一日置于眼前的灿日旭阳,是我夜复一夜藏在枕下的南柯美梦,如此,日日夜夜,朝思暮念,一年又一年。

只是,再美的灿日旭阳,终究也不过南柯一梦。

生离死别,阿弗,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苏轼与王弗:锦瑟年华谁与度


                二

遇到你那天,风日晴好,我永不会忘。

那时,你还是个待字闺中的小姑娘,不是我的阿弗、我的妻。所以,我唤你“王小姐”,而你眼波流转间浅笑盈盈,轻声答“苏公子”。

我突然就想起了一句话:深情一眼,挚爱万年。

只那一眼,我便已沉沦。阿弗,我想你也是的,对吧。

只那一眼,便在我的心中掀起了名为相思的巨大波澜,我知道,你就是我今生想求娶的女子,是我最想与之携手相伴一生的人。

那时我就想,若能与你这样的女子想扶相持、白头到老,到底也不枉来这人世走一遭。

你知书达理,温柔贤淑,是眉州城里各个世家公子心中的白月光。去提亲的媒婆接踵而至,差点把王家的门槛踏破。

只是,襄王有意,神女无心。

我暗自庆幸,你不喜欢他们。我又担忧,你不喜欢我。

阿弗,你那时可知道,我也是爱慕你的。就如其他爱慕你的世家公子一般,稚气、张扬、羞涩,在对你的守候与期盼中,坚定地抽枝发芽,开着一朵名为相思的花。

许是上天眷顾,所以,三月三,岷江畔,你的父亲——进士王方,召集名士在此处为一水池取名。

我知道,这是一个可以接近你甚至得到你的机会,所以,我绝对不能错过。

虽然,我那时还只是一个在山间读书的少年,并无甚作为,也许并不能配得上你。但是,我怎么放心把你交给其他男子照料,又怎么甘心此生与你擦肩而过却无法拥你如怀!

所以,我即席挥毫写下“唤鱼池”三个潇洒大字。

落笔之后,便有人惊叹“苏公子这字笔酣墨饱,行云流水间笔走龙蛇,丹青妙笔下龙飞凤舞,且锋芒内敛处自有风骨,令吾辈不禁拍案叫绝。”

当我看到你父亲眼中的赞许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离你又近了一步。

阿弗,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几经周折之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十里红妆迎你入门,冠你以吾姓。

喜今日赤绳系定,珠联璧合;卜他年白头永偕,桂馥兰馨。

阿弗,我还记得那日红烛氤氲下,饮合卺酒前,你剪下一缕青丝,与我的绾在一起,言“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我至今还清楚记得,此生不忘。

苏轼与王弗:锦瑟年华谁与度


                三

寂寂人世,若有挚爱之人陪在身旁,便是无边风月。

阿弗,生而为人,此生最为幸运的莫过于有你陪伴在我左右。

十年相伴,虽粗茶淡饭,却胜过锦衣玉食千百倍。与你在一起的时光,我不是惊采绝艳的大词人,不是誉满京都的大学士,我只是你的夫君,只是王弗的心之所爱,如此而已。

我本答应过要与你遍游四海、浪迹天涯,也曾答应过你要陪你去中岩山看一次日出,却不想沉浮宦海多年,一直没有兑现这些诺言。反而,因着你的陪伴,在外人眼中单调的日子,我却早已过得有滋有味。

后来,待我真正停歇下来时,你却早已不在我身旁。

我生性耿介,总觉得世上的人都是好的。可是,不通人情世故,是会吃很多亏的。难得有你在我身旁时常提点我,对我软语相劝,让我避免了不少祸端。

我仍记得,每每有客人来时,你总是隔着幕帘,静静等待着我。阿弗,你可知道,每当你一双妙目望过来的时候,眉梢眼角皆带着浓得化不开的爱意,每每那时,我恨不得直接撇下那些客人过来拥着你向你诉说我的爱意。

可是我终究也没有把那些爱意说出口。

冷风萧瑟,吹黄人间草色。

我还记得你走的那日,院里的花花草草一夜之间全部枯萎了,仿佛一场猝不及防的悼念,悼念我们之间的相遇、相爱、相伴、相守。

我总以为我们这辈子有数不完的时光可以一起慢慢度过,以为你会一直陪伴在我身旁一同老去,以为你会一直在家里等着我归来……

最苦不过,可遇可求却不可相守。

只是,阿弗,我欠你的那个日出,此生再也没有机会偿还了。

苏轼与王弗:锦瑟年华谁与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