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一只叫娓娓的家猫


         2000年的某一天,小猫来到了我家,它很小,比我爸的手掌大不了多少,应该是刚断奶没多久。我问爸这只猫哪里来的,老爸说是在后面的小树林里发现它的,我想可能它的妈妈就在那附近也说不定,但无论怎样,这只猫在我家留下来了,我很高兴,这是我第一次养猫。我可能没想到,到最后这也是唯一一只养得最久的猫了。

       “weiwei”可能是它的名字吧,这名字的由来真记不起来了,我记得是我爸先叫这个名字的,像是一种呼唤的叫声,有点拗口,“weiwei”这读音是最像的,姑且叫它娓娓吧。当时也没想到要给猫取个名字,“娓娓”就一直叫下去,也就习惯了,猫也习惯我们这么叫它,每次一召唤便跑过来。

        娓娓性别女,这也是到后来才知道的,是一只短尾猫,尾巴后面有块疙瘩,尾巴到那里就不长了,除了尾巴还有头部一小部分是黄棕色以外,其他都是白色的,还算是漂亮。

        娓娓刚来我家时非常不安害怕,我只能把它绑在厨房里,刚开始娓娓经常在叫唤,声音听着有点凄凉,为了能让小猫尽快的适应这个家,适应我,我给它准备一日三餐,然后抚摸它,尽可能多的时间在它旁边,慢慢地小猫不再害怕,不再见人就躲。

        不到半年,娓娓长大了,也不再用绳子绑住它了,恢复了自由身。它完全把这里当成了家,记得住谁是它熟悉的人,跑出去玩了之后到了饭点还知道回来,每次饭桌下经常出现它的身影,在小腿边走来走去,蹭来蹭去,或是坐在旁边,盯着我们喵喵的叫着,看看谁扔饭菜下来了,有时等不及了直接上手把放在桌上残余掏下来,这就免不了挨一顿小揍,现在的娓娓完全是在饭桌下长大的。

一只叫娓娓的家猫

        就这样娓娓在我家呆了三年的时间,已然成为老油条了,家也不经常回了,一天到晚都在外面,肚子饿了再回来找吃的,这三年的时间,娓娓已经长得很大了,而且吃得挺胖的。以至于当我妈饱受老鼠偷食而困恼时,看见娓娓好吃懒做的样子,便在那边责骂娓娓,有段时间还把娓娓绑起来在厨房过,最后发现没什么效果又给放了。

        娓娓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在院子里晒太阳,经常看见它在阳光下翻来覆去,直到我爸又带来一条狗之前,这园子是属于它的。当小黄狗来了之后,娓娓不再明目张胆的从院子中间走了,而是贴着墙壁走,小黄狗的绳子长度够不着那,但也差不多,每次小狗一发现娓娓经过马上跑过去叫几声,娓娓被吓到,瞬间全身的毛发立起,咧着嘴,抬起前肢做出攻击的准备,小狗也不敢靠得太近,在那边蹦蹦跳跳,像是在酝酿,娓娓就在那里保持着姿势,看着小狗,眼珠跟着小狗上上下下的转动,那眼神仿佛在看幼稚的小孩一样。趁着小狗不注意了,再快步走开。每一天娓娓和小狗都要像这样斗上几回,但似乎都是娓娓安全的通过。

        到了第五年,小黄狗变大黄狗了,娓娓却变成了一位母亲,很久没回家的娓娓,一回来发现它的肚子变得很大,没过几天便在家里放杂物的棚子下生了,一连生了五只小猫,还是以白色为主的小猫,成为妈妈的娓娓,不再长时间跑出去了,更多的待在窝里面,我也开始经常给娓娓准备吃的,毕竟生了孩子,该吃点好的。小猫们的眼睛都还没睁开,饿了只知道叫,一旦娓娓回到窝里,那几只马上凑上来争着喝奶,嘴里不停的发出啧啧的声音。有时我不想让它们喝得那么顺利,把刚找到奶源的小猫抓到别处,然他继续摸索着寻找,那时,挺经常欺负小猫的。

       等到小猫们都睁开了眼,不再任人摆布了,一看见有人出现马上躲起来,跟娓娓刚来我家时一模一样,我本可以像驯服娓娓一样来驯服小猫,但最后还是没那么做,因为他们有娓娓照顾不需要我来,况且我已经那样对待过它们的妈妈了,不能再那样对待它们。

        小猫们断奶之后,我想娓娓可能找不到那么多的食物给他们吃,我还是经常给它们送食物,通常是等我走了之后,它们才出来吃饭。有一天我发现娓娓叼来一直小老鼠,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娓娓捉老鼠,原来娓娓还是会捉老鼠的,它把半死不活的老鼠仍给了孩子们,成了小猫们的玩物,看样子是要训练孩子啊,这也对,那些孩子将来是不可能像娓娓一样待在我家,我来养着。都是要出去自力更生的。娓娓捡起来老本行,让孩子有一技之长可以为生。渐渐的,小猫越来越大了,娓娓和小猫又开始消失在我的生活中。

一只叫娓娓的家猫

        在我的记忆中,娓娓在我家的这几年一共生了三胎,除了在外面我不知道的,其中令我最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在冬天夜晚,娓娓爬上了我的被窝,在我的脚边生产,不知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感觉脚边有东西,用脚掌蹭了一下,毛毛的,我马上明白什么回事,立刻起来,给娓娓拿个纸箱放几件破衣服,把娓娓转移到里面,呃,还有小猫,挺害怕的,小猫全是湿湿的,不敢直接上手,用布包着放进纸箱,完事接着睡了,到了早上,小猫全部出生了,娓娓一直待在里面。会想起昨晚的事,好在我够冷静,没有受到惊吓直接上脚踹了,不然后果可能不是今早看到的这番母子平安的景象。

        又过了2年,到了第七个年头,娓娓已经很少见到了,可能大半年见不上一次,让我感到最欣慰的是娓娓一旦遇到什么事就会回家,例如生小孩,每次娓娓都选择我家附近生产。还有就是有困难了,一次娓娓突然出现在家门口的围墙头上,趴在那边,叫声有点深沉,嘴巴脏兮兮的,我觉得不对劲,仔细看了之后才明白,娓娓下巴变脏是因为它的嘴巴因为卡了骨头合不上了,口水不断的往外流,又沾到脏东西,越积越多。看见娓娓那样子,都感觉很难受,决定帮娓娓把骨头拔掉,我找来一把镊子,按住娓娓的身子,用左手把娓娓的嘴巴撑开,右手拿着镊子夹住骨头,骨头还挺大的,卡在牙齿里挺深的,我试了两三次终于把骨头拔出来。娓娓如释重负,马上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巴,整理毛发。在外面吃总没有我准备的安全,至少不会有那么大的骨头。娓娓在第二天又消失了,过了一段时间,娓娓又出现了,又是卡到骨头了,样子跟上次一模一样,我又给他拔了,真不让人省心,要是我不在家,它可怎么办?

        不知什么时候起就再也没看见娓娓了,17年过去了,在我家生活快8年,也许死在了外面,早些年我曾经对着小树林叫唤着娓娓,但没有任何动静,多希望娓娓突然从哪个疙瘩跳出来,喵喵的回应着。娓娓就这样自然地慢慢地退出了我的生活。娓娓是我养的唯一一只猫,说它是宠物不太对,我更喜欢称它为家猫,它是我养得最久的动物,那条很二的大黄狗最后也没逃过偷狗者毒害。

现在有时很想再养一只猫,又会有新的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