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莲花忆【第七章】


莲花忆【第七章】

第七章  寿宴开始

“这……不太好吧?”莲斑有些纠结,精致的眉毛蹙成了结。

“无碍,你就这么叫吧。”不愧是天尊,语气中满满的都是不容拒绝。

“也罢,那我以后就叫你……宸沐了,你可以唤我莲斑。”她此时只想着赶紧应付完这两个惹不起的古神,早些去找师父他们会合,毕竟寿宴就快开始了。

岂料,知面不知心。莲斑未想到,天尊身上竟是没有一点传闻中的影子。

“莲斑?唤着一点也不亲切,我可以叫你斑斑吗?”宸沐漂亮的一双丹凤眼里满含着期许以及……真挚。

斑斑?莲斑当即抖了一抖,师父和大姐也不过叫她小斑而已,这斑斑……

“怎么?不行吗?”许是天尊老人家的表情太过天真无邪,莲斑在懵了一会后,竟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待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却又发现已经来不及收回,莲斑只能懊恼地咬了咬下唇。

好巧不巧望见这一幕的宸沐毫不吝啬地咧开了嘴角。

呃,清冷天尊好像愈来愈不冷了。

明宿忽然悲哀地发现自己好似一个不应景的障碍物,他是空气吗?!这两人就这么赤果果地眉来眼去,秋波暗送的,当他不存在吗?

“咳咳。”再不采取点措施,就药也拿不了,宴也赴不了了。明宿觉得自己很机智,因为两人终于想起来有他这么个潇洒翩翩的金凤凰的存在了。

“我们还要去太上老君那拿药呢,再不走的话就赶不上昊天的寿诞了。”明宿有些心虚地四处张望,他也不是故意打断氛围的,干吗这么瞪他?臭红凤!

“药?你们两个有谁受伤了吗?”莲斑也不知怎的,她很不希望这个俊美的红衣天尊受伤,转念一想却又觉得自己实在太不矜持了。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今日究竟是怎么了?

“呃,是这家伙……”被宸沐剜了一眼,明宿硬是把那句“折损了小半生修为”给憋了回去,只得睁眼说瞎话道:“最近有些失眠,我们想着去太上老君那讨点安神丸。”

“哦,那还好。我这里有个用莲花缝制的香包,安神助眠的作用还挺不错的。宸沐,你若是不嫌弃……”莲斑觉得自己今日一定是中了邪,不然她怎么会不矜持的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做?

“不嫌弃,当然不嫌弃。谢谢斑斑。”呃,您老人家装什么童真呢?看着一脸满足的宸沐,明宿暗暗鄙视了好几遍。

“那我就先行离开了。”莲斑也不等两人是何反应,直接一道溢彩的白光闪过,便不见了。

宸沐看着仓皇而逃的小狐狸,清俊的脸上多了一丝宠溺,失笑道:“真可爱”。明宿额角顿时隐隐暴出了几条青筋。呵,我说的可爱是和你说的可爱有什么不同吗?

莲斑一面朝着大殿走,一面止不住地后悔,自己可是青丘女帝,今日这番作为可算是将脸都丢尽了。怎么初次看见天尊就这么不庄重呢?

“小斑、二姐。”听见自己的名字,莲斑立即转过头去,原来是大姐和音汲来找她了。奇怪的是,曲挽秀美的脸上平白无故地添了几多微恼,音汲却相反地不停大笑。而且,音汲愈笑,曲挽就愈生气。

“大姐,你怎么了?谁给你气受了?”莲斑关切地问道,似乎下一秒就要冲出去找那个人报仇。

“我……”曲挽张了张嘴,终是没说原因,脸上还微不可察地红了红。音汲好不容易抑制住笑,磕磕巴巴地解释了一通。

莲斑大概缕清了意思,就是自家大姐和三妹方才四处逛的时候遇到了两个男子。其中一个登徒子看见曲挽竟然直接就上前笑嘻嘻地来了句“你生得可真好看!”,音汲在旁边瞅见大姐的脸色愈来愈黑,无奈报上了她们的名号。未曾想,那个“登徒子”听见后更是猖狂:“早耳闻青丘莲斑是六界第一美人……”下一句是:“原来你们青丘的人都长得这么好看啊!”

莲斑面色僵了僵,不知该说什么。音汲不顾曲挽已快要铁青的脸,继续说道:“那登徒子好巧不巧就是这九重天上的大殿下储津。”

“这……”莲斑是真的无措了,大殿下“调戏”自家大姐,她应该如何做才能两边都不得罪?

“哼,本以为玉帝之子是多么的高贵,结果……都是一般的无赖。”曲挽默了半晌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转身看了看笑得停不下来的音汲,顿了顿,添了句:“方才我见那二殿下的眼神也一直在你身上流连呢好像。”

“大姐!”音汲白玉般的俏脸亦登时红了红。

“罢了罢了,我们还是先去大殿吧,宴会要开始了。”莲斑有些无奈,今日是气运不顺吗?怎地她们三姐妹都这般的相冲不盈?看来,还是早早回青丘为好,这云霄之巅怕是不适合狐狸待。

随着钟鼓仙乐声阵阵响起,天庭之主玉帝的六十万寿诞正式开始。

莲斑一行人进入大殿,只见遍地碧沉沉,明幌幌,琉璃妆成,明珠照耀。柱梁上金酃缠绕,彩凌盘旋;寿台侧鲜花绽映,瑞草常青。复道回廊,处处玲珑剔透;三檐四簇,层层龙凤翱翔。天妃掌浮扇,玉女捧仙巾;天将顶盔贯甲,元帅持铣拥旄,四下数列金甲神人,执戟悬鞭。圣座前绛纱衣,星辰灿烂;芙蓉冠,金碧辉煌。翡翠盘内,许多重重叠叠太皇丹;玛瑙瓶中,几枝弯弯曲曲珊瑚树。

这趟果真没白来,看着乌泱泱一群大大小小的神仙齐聚在殿前,莲斑蓦然如是想。

音汲作为青丘最小的九尾狐,此刻更是兴奋,明亮的大眼睛瞟来望去的。曲挽瞅着这一派仙雾氤氲、道光灼灼、佛气盛盛的祥和景象,心中的不快早已消失无形了。莲斑坐于堂下,亦发现自己的修为好似增进了不少。

忽然间微风习习,身心皆放松的莲斑只见得一角玄色衣袂。

唔,师父来了。东皇坐在旁边,气呼呼地给自己沏了一杯茶,英俊的脸上尽是藏不住的恼意。莲斑见状悄悄凑近他耳畔,轻声问道“师父,你怎么了?”

“哼,方才与那菩提老祖下棋,他棋艺不精也就罢了,居然还给我悔棋!啧啧,真是厚颜无耻……”莲斑抚额,从您老人家嘴里听到“厚颜无耻”还真是难得。

接下来的整场宴会,东皇除了嗑花生、和莲斑他们聊天之外,唯一做的事就是“唾弃”那个鹤发童颜的菩提老祖,吓得人家直往如来佛祖那边靠。

从兜率宫折过来后,明宿除了心累还是心累,因为这只老红凤自从进了殿,眼珠子转得就一直没停下来过,他已经忘了自己到底说了多少遍“昊天让我们过去呢。”奈何全被当成了耳边风,只进不出。

宸沐知道今天是特殊日子,斑斑一定会赴宴的,只是前来的神仙太纷繁,他一时竟也没找到。

“昊天招手让我们过去呢,战神!”明宿真真是在咬牙憋出这几个字,他的脾性并没有天庭小辈们传得那么好,现下已快是极限了。

“嗯?哦!”终于听见他说的话了,明宿甚觉欣慰。

“那你先去吧,我在找人。”呃,还真是诚实呢。

明宿用力攥紧了拳头,极力压抑自己快要爆发的怒火。昊天今日寿辰,他总不能当众和这家伙打一架吧,何况,他还没了小半生的修为。

一想到这,明宿的怒气顿时杳无云烟了,手上亦瞬间没了力气。对啊,他损了那么多修为,自己又怎能同他斤斤计较?

宸沐见明宿的脸上阴晴不定,以为自己惹他生气了,只好暂且放下寻小狐狸的急切,拉了拉这只金凤凰的袖子道:“明宿,我们过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