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就这么大三了啊


就这么大三了啊

文/张拉灯

-1-

六个人的宿舍,现在就我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其他人都出去忙自己的事了。

我看着桌面,大家一堆杂乱无序的物品在桌面上,随意摆放。

水杯、石膏塑像、书本、钢笔墨水、象棋、自制储钱罐、印章、钥匙……在无意间布出八卦连环迷魂阵。凡是入阵者,无不眉头紧锁,敬而远之,高呼社会社会,狼狈逃离。

好在前后门开,通风透气,无异味。

在床上看手机到现在,才起。洗漱完毕,把衣服洗好,晒到阳台上。

然后点一根烟,放音乐。一个人站在阳台迎风装逼,也不知,装给谁看。

现在是公元2017年9月10日,教师节。

我大三,前途一片光明,亮瞎我的狗眼。

-2-

我曾问过自己一万次以后要干什么。

得到九千九百九十九次“不知道”,和一次“问这个干嘛”。

这当然是玩笑话,只要手头有事做,就不会太孤单。哪怕是打游戏,哪怕是写文章,哪怕是出门把妹泡吧。你最起码有事可做,不违法不违规,都行。

干一件事好好干,实在不行就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反正我们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美好人生的青春阶段。

大一的时候刚上学,什么都新鲜,各种尝试。结果什么都没坚持下来,现在回想,无非是吃喝玩乐,享受生活。成绩倒也不差,还拿了奖学金,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因为一种空虚感扑面而来。

是不是一个人孤单寂寞空虚冷,要找女朋友了?我仔细问自己,是不是这回事。好像是,好像又不是。磨磨蹭蹭,叽叽歪歪,扭扭捏捏,娇娇滴滴,去他妈逼。

整天环绕着对自身提高的紧迫感,对人生的求知欲,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再加上好逸恶劳的天性。一切平衡存在于反复的运动斗争中。

以为自己能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然后就在时间长河里一边捉鳖,一边揽月中一去不复返。上岸一看,捉的是瓮中鳖,揽的是水中月,真他妈刺激。

荒诞不经,狗血喷头,我的大一。

-3-

吹牛逼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读《人类简史》有感。

后来我喜欢上探索这个世界更本源的东西。抛开暑假里的放浪形骸,大二上学期的更接近一个哲人。这当然是我自以为,因为在别人看来,更像是个傻逼。

我开始抽烟,因为一个姑娘。我开始听民谣,陈粒马頔宋冬野,也是因为那个姑娘。

故事的结局我不用介绍,反正都是花开两朵,我一朵,你一躲。

红红火火恍惚,233。

我买了一堆艺术史,哲学史,社会学的大部头,然后一遍遍往南京的文青圣地“先锋书店”跑。

冷雨夜,艳阳日,风雪天。

没关系,反正我喜欢的人不在我的身边。

我还想买烟斗,因为萨特抽烟斗好犀利,高深的学术领域似乎涵盖着世界的真理。

我还想考研,高学历代表着高知识,对人类文化的更高探索。也许我的未来会考上博士,然后在大学任教,当一个知识分子,多好。

我逃课去看陈丹青的交流会,排两个小时长队只为见北岛。活在自己的理想国,发个微博,立地成佛。

然而,这样的日子持续一段时间,我倦了。

因为我觉得自己好傻,好二啊。追捧文化界的明星和追捧娱乐圈的明星本质上好像没什么区别。你花钱买电影票,看喜欢的明星演电影。你花钱买书,看喜欢的作者的书,在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也许有人说,书是精神财富,比电影票值钱。其实都一个样,反正书你买来也不看。

春节的时候韩寒的《乘风破浪》上映了。陪朋友刷了两遍,相比他第一部的《后会无期》更有故事性,各方面都成熟了许多。

看完回家,打开手机,继续看网络上的各路大神花式装逼讲故事,然后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我为什么不试试呢,那试试就试试。

2017年2月12日,在简书发表第一篇故事。实际上去年暑假我就发过一回,但心思并不在这上,纯属玩闹。这回我决定努力一回,严肃一点。

之后的事不想再说,反正就是写写写。

五月份我们出去考察,我自己做了个歌单,叫『5.28-6.12Forever my 21』记录了当时一路上所有的事情与深情。

至于故事,已经发在简书一部分了,喜欢我的读者也能察觉到。剩下一小部分,我想有时间再写,再说吧。

毕竟不是所有的感情秘密,都适合跟所有人分享。

所以,如果有读者心情不好时,想想跟我聊天的话,请讲。

如果我有空,一定会装作没看见。

哈哈哈嗝。

-4-

今年八月份我对自己说,下面一年的目标,是写一本书。

然后我被自己逗笑了。

-5-

过堂风很利索,只呼的一下,就把门狠狠关上。

我拧灭烟头,坐回电脑前,对着还没写完的连载发呆。

谁会无聊到去看这本《别害怕跌倒啊,少年》啊?

我是不是有点自作多情了。

在别人都忙着兼职、考证、画画、写作业的时候,我却在敲击键盘,试图把写东西在各项生活中贯彻落实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不是所有的牛奶都叫特仑苏,也不是所有的文章都叫好文章。

高中的时候我写日记,告诉自己,几年以后你看这段文字的时候,应该是面带笑容的。我不为自己的预言命中而喝彩,因为怎么看怎么像是蒙中的,有点假。

外面开始天阴,这是要下雨了,好家伙。

其实我挺喜欢雨天的,但是我只有一把花雨伞,拿出去丢脸。所以对雨天又爱又恨,就像我对自己的态度一样。不过我还是一直坚信,张拉灯同志是个好同志,他办事,我放心。

那,就按过去方针办吧。反正都大三了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