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小巷密事


小巷密事

小巷密事,娓娓道来

小巷密事,娓娓道来

1

李萍拖着疲惫的身体,站在腐朽的木门前,将手里的捡垃圾的袋子扔在脚边,一屁股坐在草中央的石墩上面,看着前面的砖墙上写着自己和奶奶的名字,嘴角带着笑意,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熟睡中的李萍看到了自己的奶奶,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米线朝着自己走来,却被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子撞到,一碗米饭就那样直直的朝着奶奶的脸泼去,李萍想努力的看清楚那女子的面容,却被一脚踹醒了。

李萍睁开眼睛,伸手揉了揉黏糊的眼睛看着踹向自己的女人,低头将手撑在背后的墙上站起来,就被女人一脚踹倒了,李萍抬头就看着女人眼角的厌恶,到嘴的妈妈,生生被李萍吞了下去。

眼睛扫到女人嘴角的伤疤,李萍的嘴角动了动最终还是将自己想要说出的话吞了下去。

走进家门,一股腐朽的味道迎面而来,李萍将自己的垃圾袋,放在拐角处,走到厨房,将那个不稳当的小凳子拿出来放在脚下拧开水龙头开始洗菜。

耳边的碎发划过李萍的脸颊,李萍手上的顿了一下,眼眶里面带着泪水,转头看着空荡荡的厨房,嘴角溢出奶奶,手指不自觉的收紧了。

李萍捞起水盆里面的菜,放在破旧的案板上,拿着沉重的菜刀,一点点的切着。

等到厨房内传出饭菜的香味的时候,房间门被推开了,穿着暴露睡衣的女人走了出来,像是看下水道里面老鼠一样的眼神盯着站在桌前的李萍“滚开”随后端着饭菜进去了自己的卧室。

李萍看着门缝中泄露出来的灯光,站在厨房,伸手在衣摆上擦了擦,转身拿了一块已经冷到僵硬的馒头,掰开,在锅里面将油渍擦拭干净,塞在嘴里,实在吞咽不下去的时候,李萍走到水管前面低头在水管上用水将卡在嗓子里面的馒头冲下去,憋得两眼通红,随后慢慢的爬进自己的小洞里面,拿着奶奶破旧的衣服,盖在自己的身上,进入梦乡。

睡梦中李萍到自己的奶奶,拿着热腾腾的馒头朝着自己走来,放在嘴边哈气,然后笑着看着自己“萍儿快吃,一会妈妈回来了。”

李萍伸手将馒头放在嘴里,却被疼醒,黑暗中李萍看着自己被牙齿硌的通红,眼眶红红的盯着小小的洞口,在奶奶去世之后,自己就从那个小小的储物室赶到了这里。

窄小的洞口,李萍小小的身体蜷缩在一起,紧紧的抱着奶奶的衣服,嗅着里面奶奶仅有的味道。

忽然传来的‘咯吱’声,让李萍的脸从衣服里面抬了出来,颤抖的身体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声音沙哑的喊道“妈妈。”

却在女人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极度的厌恶李萍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朝着里面缩去。

“出来。”冷冷的声音从厨房的门口传来的时候,李萍一咕噜做起来,却忘记自己躲在狭小的洞里,麻木的捂着自己的脑袋从洞里面爬出来。

站在女人的腿边看着穿着华丽的女人,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烂布,想起以前她对奶奶说的话,小心翼翼的往后面挪去,小手扣在一起抬头盯着女人的侧脸。

“停电了。”

“我知道了。”李萍低着头将自己捡垃圾卖来的钱,从口袋里面拿出来,看着面前的女人,伸出手递了出去。

看着女人嫌弃的从自己手中拿走钱,转身离开的身影,李萍拿着自己的垃圾袋,再次离开大的家门。

晚上伴着星辰,李萍拖着自己最后的战利品站在巷子的路口,看着幽深的巷子,拖着自己疲惫的身体走了进去。

在拐角的时候,看到自己的母亲穿着短裙靠在一个男人的怀里,身体柔软的像是没有骨头一样。

李萍垂在身侧的手,狠狠的扣进身旁的土墙上,眼前闪过奶奶捂着心脏满脸痛苦的看着自己的妈妈和陌生的男人搂搂抱抱,眼眶里面充满泪水。

李萍的耳边传来“恨吗?是她气死了你奶奶,是她让你活的和老鼠一样。”

李萍木讷的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你是谁?”

女人红色的朱唇扯开一个妖艳的笑容“你就当真不记得我?是我,让你的奶奶永远的离开了这段肮脏的历史。”

“是你害死了奶奶。”

红衣女子修长的手,指了指李萍的脑袋“乖小孩不听话,明明是你。”

李萍捂着自己的脑袋,将手边的战利品扔掉朝着自己的家跑去,眼前是奶奶慈祥的笑脸,李萍的脸上渐渐的浮现出笑脸张开自己的双手朝着面前的人冲去。

却被狠狠的一巴掌拍清醒了。

李萍看着眼前的女人,张了张嘴,却发现身后穿着红衣的女子不见了,李萍低着头站在那里,看着厌恶的看着自己的男女,低着头眼眶里面尽是泪水。

在听见开锁声的时候,李萍僵硬的身体抖了抖,紧接着就是关门声,李萍卡在嗓子里面的声音,顿住了,转身走到草丛里面坐在小石墩上靠在土墙上,伸手拿自己的战利品的时候,猛然惊醒。

李萍看着拐角处的战利品,起身将自己的战利品抱在怀里,蹲在门旁,靠在自己的战利品上慢慢的睡着了。

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口袋,在洁白的月光下,闭上了在的眼睛,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

睡梦中的李萍被耳边刺耳的争吵声,吵醒,微微的掀开自己的眼皮,看着穿着暴露的母亲,手拽着那个男人的衣服,最里面说着“你不能这样对我。”

可却只是换来了男子的鄙夷,嘴里嗤笑着说道“你可真能,当了婊子还想让我给你立牌坊?”

月光下,李萍看着自己的母亲刷白的脸,在那个男人说出,婊子两个字的时候,脸上带着绝望,手指慢慢的松开了男人,却因为方才的纠缠让原本就不遮体的衣服,就那么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

让原本准备离开的男人,上前将人抱在怀里,手不受控制的游走着,唇放在女子的耳边说道“还是这么的贱。”

李萍看到自己的母亲被那人抱进房门的时候,眼角落下的泪水,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蜷缩成拳头,小小的身体顺着缝隙挤了进去,眼神里面尽是成全的恨意。

李萍转头看着慢慢走向自己的红衣女子,嘴角带着笑意指了指床上纠缠的两个人。

直到温热的血,将李萍烫醒,茫然无焦距的眼睛盯着床上浑身是血的两个人,放在床头的菜刀,让李萍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脑袋,缩在角落里面,狠狠的吸食着腐朽的味道,仿佛这样的味道能够证明自己还活着。

2

李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将自己抱在怀里的警察,身上的尘土味道就像是阳光下的空气。

不自主的往警察的怀里蹭了蹭,微微的动作引起警察的注意,看着李萍眼底的害怕,警察轻轻的将手搭在李萍的背上,安抚着李萍。

在李萍母亲和那个男人的尸体抬出来的时候,警察下意识的想要捂住李萍的眼睛,可是却看到了李萍眼睛里面的麻木,随后转头问着自己“妈妈和奶奶一样了吗?”

看着孩子脸上的表情,警察点了点头。

那天之后李萍恋上了阳光的味道,每天几乎都尽量的走在阳光底下,阳面吸收着阳光带给自己清新的味道。

李萍母亲下葬那天,天阴沉沉的,大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李萍站在屋檐下,看着陪着自己的陌生人,抱着母亲的骨灰盒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

站在奶奶墓碑前面,李萍好像看到了那个红衣女子朝着自己招手,脸上的迷雾越来越浓。

李萍将妈妈和奶奶葬在一起,弯膝跪在奶奶的坟墓前,乖巧的磕着头。

李萍站起来的时候,天上下着大雨,冲刷着自己的脸颊,李萍小小的手指触碰到奶奶的墓碑的时候,笑道“奶奶,萍儿会乖的。”

11岁的李萍成了孤儿,一个人坐在昏暗的厨房内,抱着自己的膝盖,周围弥漫着腐朽的味道,李萍厌恶这种味道,紧紧的蜷缩在一起,企图用自己今天晒了一天太阳的身体,驱赶这种腐朽,可是却是徒劳无功的,看着自己身体里面腐朽的味道再次散发出来的时候,李萍冲出了家门,在拐角的地方撞到了人,鼻息间又是阳光的味道,手指紧紧的拽着那人的衣摆,嘴角喊道“警察叔叔。”

李萍被警察抱在怀里,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叔叔送你去一个有很多小朋友的地方好不好?”

看着警察的小脸,李萍点了点头“好。”乖巧的样子让警察觉得可怜,这么小的孩子,却什么都知道,如今在这社会还是举目无亲。

李萍被送到孤儿院那天,看着坐落在深山里面的孤儿院道路上散发着别样清新的气息,不同于家里那种阴暗潮湿的腐朽,李萍拽着警察的手微微的松开。

看着温柔的院长,李萍仰头看了看警察,看着他眼底的希望,微微的动了动伸手牵住院长的手,朝着警察挥手。

11岁的李萍不会用筷子,坐在食堂,就像是一个怪物,看着别人拿着筷子给嘴里送饭,低头看了看自己洗干净的手,却无法像以前一样伸手去抓面前的饭。

“我叫吴寻。”李萍顺着声音转头看去,一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孩子,手里端着饭菜站在自己的身边,李萍拧眉看着那个小男孩。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李萍转头看着别人带的嘻嘻哈哈,随后点了点头,却看着那吴寻,熟练的用着筷子,木讷的看着他。

“你不会用筷子?”李萍在吴寻的眼睛里面没有看到嫌弃,随后点了点头。

看着吴寻站起来走到自己的背后,伸手握住自己的手,教自己如何使用筷子。

李萍转头看着认真的侧脸,启唇说道“我叫李萍。”

吴寻是李萍在孤儿院唯一的朋友,李萍以为自己和吴寻能够一直相伴的时候,吴寻被好心人收养了。

李萍站在角落里面看着一群人围着吴寻,默默的站在那里。等到人散开的时候,李萍往前迈了一步,却听到吴寻转身对着那对好心人说道“爸爸妈妈,我道别完了,可以走了。”

李萍站在原地,看着吴寻头也不会的离开了,放在身侧的手慢慢的缩在一起,抬头看着从孤儿院大门走进来的红衣女子,趴在自己的遍说道“你天生就该一个人,哈哈。”

耳边尽是那个女人的笑声,李萍抱着奶奶的衣服,躲在一旁的椅子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从吴寻离开之后,以前还有点人气的李萍越发的想一个木偶了,死气沉沉的,这样的李萍更加的没有人敢亲近,晒太阳成了李萍每天必做的事情。

李萍被领养的那天,是一个意外,那对夫妇和院长说完话,就看着将自己埋在衣服下面的李萍,笑着揭开衣服,伸了伸懒腰,脸上带着舒服的笑容,透着阳光看着院长和那对夫妇。

李萍被领养的那天,看着牵着自己手的妇人,木讷的看着院长,满脸的茫然。

直到妇人低下头看着李萍,整理她的衣服说道“以后我就是你妈妈,他是你的爸爸。”

李萍抬头看着温柔的妈妈,慈祥的爸爸,点了点头。

妇人摸了摸李萍的脑袋“那还不叫妈妈,爸爸?”

李萍低着头,双手缠绕在一起,低声的喊道爸爸,妈妈,听到妇人温柔的笑声,抬头嘴角也带着笑意。

3

李萍被领养之后的房间是阳面,每天都能晒到太阳。

领养李萍的夫妇也比较有钱,李萍的生活前所未有的好,但是好景不长,李萍养父的生意出现了问题,刚开始李萍的养父还压制着自己的脾气。

可是到后来的时候,李萍的家里每天都是吵闹声和砸东西的声音。

每次李萍养父回来的时候,李萍的养母都会将李萍藏起来,然后任由丈夫的污言秽语攻击自己,拳打脚踢伺候自己。

每次等到养父睡着之后,李萍才会被养母从储物室放出来,抱着李萍闷声的哭泣。

李萍看着浑身是伤的养母,将家里所剩不多的药拿了出来给养母敷上之后,看着瘫软在沙发上的养父,眼神里面闪现过恨意。

李萍再次见到红衣女子的时候,是在养母被养父打到送医院的时候,医院昏暗的走廊内,李萍看着医生摇头惋惜的看着养母,低头抱着自己的脑袋。

耳边传来高跟鞋声和铃铛的声音,抬头就看着那个红衣女子从走廊尽头走了过来,坐在自己的跟前,看着病房内的一切。

“恨吗?”

李萍很想摇头,可是却看着奄奄一息的养母,李萍无法摇头,随后点了点头。

“那我给你报仇如何?”

“好。”

李萍将自己的脸埋在双手之间,低声的说了一个好字,就看着女人摇曳着自己的身躯,慢慢的离开了医院。

李萍扶着重伤初愈的养母回到家的时候,看着杂乱的家里,窗帘紧紧的拉住,满屋子都是酒气。

鼻尖尽是腐朽的味道。

李萍看着养母慢慢的走到养父的身边,将他身边的空酒瓶收拾了之后,抬手将沙发背后的窗帘拉开,让阳光充满整个家。

随后和养母两个人将醉醺醺的养父抬回卧室,李萍站在养母的卧室里面,看着以前温馨的卧室,如今却变成了如此破败不堪的模样,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养母。

4

李萍以前的家世不知道为何被养父知道了,原本已经渐渐平静的家庭,又开始了一番腥风血雨。

李萍看着站在自己和养母面前如同皇帝一样的养父,一脚将养母踹了出去,随后五指成爪袭向自己的脖子。

李萍瞪大眼睛看着养父眼底的恨意,和厌恶。闻着连呼吸都带着浓厚酒气的养父,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个扫把星,不但害了自己的妈妈,奶奶,如今也来祸害我?”

李萍脑袋嗡的一声,再也听不到养父的声音,满脑子都是浑身是血的妈妈,和被烫的皮开肉绽的奶奶,在眼前滑过,李萍的脸色苍白。

直到快窒息的时候,李萍才眼神清明的看着自己的面前的景象,养母狠狠的咬着养父那只掐着自己的手,却被养父狠狠的甩了出去。

身体软软的倒在沙发旁边,李萍耳边又传来那清晰的声音“我帮你吧,杀了他,你和养母就都解脱了。”

李萍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朝着养父走去,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红衣女子手上拎着凳子狠狠的朝着养父的脑袋砸去。

李萍木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转身将自己的养母拖了出去,看着已经燃烧起来的房子,冷眼的站在那里看着火光越来越大,将这个房子吞噬。

李萍看着火光内那个红衣女子紧紧的禁锢住想要逃脱的奶奶,仔仔细细的盯着,却发现那个红衣女子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笑着看着自己“李萍,你是杀人犯。”

李萍低头看着自己满手的血痕,脑海中闪过奶奶皮开肉绽的尸体,那是自己烫伤的,浑身是血的床上,母亲和那个男人的脖子也是自己亲手一刀隔断的,李萍抱着自己的脑袋,看着躺在自己面前的养母,一步一步的朝着火海走去。

脑海中闪过那个红衣女子的样子,那哪里是别人,是自己呀,那天穿着母亲的衣服,站在奶奶的床前,看着难受的奶奶,滚烫的饭菜顺着奶奶的脸就那样浇灌了下去。

李萍捂着自己的脑袋冲到火海中,企图争辩,可是自己的脑子的东西,自己却知道那都是真的。

李萍站在火海里面看着躺在外面的养母,低头闻着自己身上腐朽的味道,原来不是小巷腐朽,而是自己从内到外的腐朽,李萍嘴角挂着笑容倒在自己养父的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