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高佳看着我问:哈桑,你说单身久了,是不是也就习惯了?


高佳看着我问:哈桑,你说单身久了,是不是也就习惯了?

文/追风筝的哈桑

                                (1)

我第一次见到高佳的时候,她还单纯的像一个孩子,脸上的阳光还那么温暖。

大学开学的第一天,大家都带着重重的行李,扛着大包小包来报道。

“同学,这么巧,你也是政法学院的?”这是我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高佳笑的时候,会露出两颗虎牙,圆圆的脸蛋,两道眉毛高高的扬起,脸上全是阳光般的温暖。

“你好,我叫高佳,是山西人”,这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高佳是那种典型的开朗小姑娘,和谁都玩的来,长的不算漂亮,用我们室友的话来说就是“一般人”。

她不是一个标准的美女,可她却和我们很多人都成了朋友。

她热情开朗,敢和男生打篮球,而且放的开,也不会扭扭捏捏,经常让我们几个男生都感到汗颜。

大学里关于高佳的记忆始终没有变过,我们整天在一起上课,很快,我和她便成了很好的朋友。

有人总说,男女之间不会有真正的友谊,可是这句话我却并不是怎么认同。

我对高佳也绝不会有超出友谊的半点非分之想,她也只是把我当做朋友罢了。

在大学的时光里,其实有一个人愿意分享你的世界,真的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一直到大三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我们都猝不及防的事情。

                              (2)

大二的时候,我有了女朋友。

高佳也似乎陷入了恋爱中难以自拔。

当然高佳有男朋友这件事也都是我们系里面瞎传,其实高佳告诉我,那只是一次不太好的经历。

本来以为能在一起,可还是分道扬镳。

我的请她吃了一顿烤肉,安慰她说“不要着急,总有一个人愿意分享你的世界。”

她笑着看着我,很久都没有说话。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她当时脑袋里在想什么,只是看着她发呆,不好意思打扰她而已。

忽然她问我:哈桑,你觉得,单身久了是不是也就习惯了?

我被这句话问住了,一时之间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嗯,嗯,或许吧。

这样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其实连我自己都不会相信。

再后来,高佳又恢复了往常的状态,热情,开朗,和我们一起打游戏,打篮球,说说笑笑。

其实也不是没有人喜欢她,只是她每次都说:我觉得不是很合适。

我问她:那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合适?

她看着我,笑着说:你就不错呀!

我:……

                                (3)

大三的时候,我和女朋友分手了。

这次轮到高佳来安慰我了,她笑着说:早知道,你他妈当初选我多好。

我无奈的说:你可别取笑我了。

大三整整一年,我和高佳不像往常那样来往频繁了,倒不是说大家关系淡了,而是我们都有了各自的事情。

高佳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

一个人逛街,甚至一个人去看病。

有一次,我看着她拎着一大袋东西从校门口进来时,差点没掉下眼泪。

这样开朗的一个姑娘,应该有一个好男朋友来照顾她。

但是,高佳一直单着,大三也没有找男朋友。

我问她的时候,她总是笑着说:不合适。

整整一年,我们都在考研和找工作里忙的晕头转向。

高佳打算考研,我知道,但是她应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每天早上,她都一个人背着书包去图书馆,脸上的笑容开始渐渐变少。

有一次,我在楼道里碰见她,差点没认出来。

“高佳,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原先的长发剪掉了,口红也似乎没上,妆容很淡,几乎看不出来,眉毛拧成了川字。

高佳说:哈桑,你说一个人单身久了,是不是也就习惯了?

我看着她开玩笑说:习惯就好。

                                (4)

再见到高佳的时候,是在北京师范大学的校门口。

那个时候,这个小姑娘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了,显得干练,还是那么开朗。

我吃惊地看着她的改变,她领着我去她的研究生院看了看,整个人显得自信而优雅。

我问:你现在还是单身吗?

高佳笑着说:是啊!没找到合适的。

我摇了摇头:你这么优秀,不可能找不到啊!是不是要求太高了?

高佳看着我,问出了那个很久以前就问过我的问题:哈桑,你说,单身久了,是不是也就习惯了?

这一次她看着我,眼里全是泪水。

她说:我一个人考研,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度过了所有,所以我觉得没必要再找一个了,你说我是不是有病?

看着她那样,我忽然觉得有些心疼。

我看着她,问:你还喜欢我吗?

                                (5)

高佳没有犹豫:我喜欢你已经太久了,久到连我自己都忘了。

我呆在原地,这一次,我能看出来,高佳绝对没有开玩笑。

一时之间,我居然不知如何是好。

北师大的校园其实很美,微风吹来,我俩沿着湖边漫步,夕阳西下,一切都很美。

我在吉林大学读研,她在北京,这并不是我拒绝的原因,真的不是。

真正的原因,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俩真的不适合。

这一次,她没有皱眉,甚至都没有失落。

她说:单身久了,真的已经习惯了!

我说:你值得更好的。

那天晚上,我俩喝了好多酒,我把她送到寝室楼下时,已经很晚了。

我转身离开时,她一把拉住我:哈桑,我喜欢了你四年,整整四年!

我却一直以为那是在开玩笑!

她没有控制住自己,吻了我。

理智告诉我,这件事必须到此为止,我说:别这样,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

高佳笑了笑,转身上楼,眼泪已经打湿了我的肩膀。

故事就这么结束了,甚至都不会有结局……

                              《完》

哈桑寄语:那一个吻是真诚的,甚至都不会让人产生任何不好的念头,我对高佳,高佳对我,一切都结束了。可能单身久了,也就真的习惯了!


哈桑声明:这段时间,有很多平台转载我的文章,希望大家获取授权,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