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枯乡(3)


枯乡(3)

傍晚,屋外刮起了大风。老爷子眼眶里的泪水打转,嘴里念叨着孙子的名字。

“爸,您就别担心了,嫂子和辰辰没事的过几天就回来。”千薇看着父亲一脸忧愁的模样和满头白发心里极为难受,可时光就是这么苍荒决绝的不留情面,不由你去珍惜眼前的一切。

千薇第二早上就给授课的丈夫打电话,让他请几天假去县医院看看孩子怎么个情况,还特意嘱咐丈夫千万不能给哥哥千军说,这是嫂子当时说的,怕他担心。

深夜里医院的病房相对寂静,只是偶尔有病人咳嗽呻吟,风从窗子袭进整间病房,屋子里的每一处都弥漫着凝重的药草味。

春萍赶紧给孩子把被子盖好,怕他着凉,而自己却蜷缩在孩子身旁,偎依左右。星期六早晨,千薇和往常一样六点多起床打扫屋里卫生,还得给狗狗和鸡喂食。

做完家务又开始忙做早饭,老爷子和千夏起得早,芊芊一人在屋子里蒙头睡懒觉,一大早就让千薇忙得不亦乐乎。

刚吃完饭门外就响起了汽笛声,千夏还嘟嚷着这一大早的谁开车吵得很,不一会儿汽笛声越来越近,千薇听着熟悉八成是她家的车,老公开来了。

千夏女婿刚进门就带着大包小包的物品,千薇问丈夫吃过早饭没,他生疏地模样痴痴地看着千薇;薇儿,我来时就吃过了。千薇正洗着碗筷,他才不好意思的再麻烦妻子这么说。虽然在一个市,路途也较远,幸亏开车。

千薇清楚自己的男人是怎么样的人,也没戳穿他那善意的谎言。脸露笑颜说:你肯定也没吃饱吧!正好今早我做的“稀饭糊涂”剩了些,刚刮完锅底饭还热着,我把饭在瓷碗里盛着,你一吃,免得一会老爷子说我浪费粮食。

听此言,马永青一把把碗筷接住。吃之前还说他不想看到那么好吃的饭被浪费掉。千薇心里暗自嘻笑,男人都这么好面子。

马永青和老爷子在院子里聊了会。怕嫂子和小侄儿有什么事,两人下午去了趟县医院。听乡亲们说县上的邶佑纺医院儿科看的好,马永青直接开车去了医院,找了大半天才在医院后楼找到了嫂子和辰辰,此时,千薇和丈夫心才安定下来。

“薇薇,永青你们来了。”春萍脸上看起来沧桑心里却很感激,很是欣喜。

“嗯,嫂子我和薇儿来看你跟孩子,辰辰的病情怎么样了?”马永青关心的询问。

“不碍事,不碍事,看还把你两麻烦的。真不好意思。”春萍礼貌地说惹得千薇有些不高兴,嫂子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咱们是一家人我哥又不在家,照顾好你和孩子是应该的。
“对,一家人,一家人······”春萍呵呵地笑了。

家里人多就是好,有困难了就可以互相帮忙。春萍心里比前几天踏实许多,千薇能回家照顾老爷子和孩子,她就可以安心地在医院里照看孩子。邶佑纺医院的病房少,再加上患者多,食宿都不方便。

小辰辰住在医院的三楼病房里,房子不大,里面却摆着五张床,拥挤的只有一个柜子和一条窄道。马永青知道嫂子和孩子在这住的不习惯,还得天天楼上楼下地跑打开水买饭。

正想着怎样解决在医院的不方便,一旁的妇女怀里搂着一个小女孩,给她丈夫打电话说给孩子看个病都不容易,进医院东倒西凑才让孩子住进来了。

咱这没背景没身份的人就是让别人瞧不起,一看人家有钱人一进医院拖个关系直接就进去了都不用排队。妇女说话语气小但大家都听见了,这确实是明摆的事。为了自己的利益,谁不是世俗下生活的蝼蚁。

正议论着,马永青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他的高中同学韩亮就是军医大的,听别的同学说过他现在混得不错,刚毕业不久就升职了。给他打电话试试,因为上学时只是普通同学也没怎么联系加上他在外地上班自然就没再联系,马某是韩亮上学时的相好的,她肯定有他的号。

电话打过去让人出乎意料的是马某和韩亮已经早早分手了,再也没联系过,这是小马同学亲口在电话里说的。这让马永青有些失落,没有他的消息还指望谁帮忙呀,正通话到尾小马才说有个人一定知道他的消息,那就是和韩亮亲如兄弟的发小高强,他一定知道。

虽然分手后韩亮再没主动找过她,但高强却时常与她联系。小马把高强的手机号发给永青,然后在电话里说了医院里的来龙去脉,归根结底地意思就是托他联系韩亮说声帮下老同学的忙。

在邶佑纺医院里一定有他认识的人或者认识他的人。到下午四点来了一位医师主任,自称是韩亮的同学,有啥事需要他帮忙,他竭力去办。很快就把辰辰的病房转移到一楼最舒适的病房里,看来韩亮确实本事大。

如今的社会就是靠关系靠钱才得以在社会上立足。我们都鄙视这种丑陋的行为,但还是适应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