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仙本那 | 我要面朝大海,我还要肚皮朝大海……


仙本那 | 我要面朝大海,我还要肚皮朝大海......

在仙本那,生活着一个奇特的种族——巴夭人,也被人们称为“海上的吉普赛人”。他们没有国籍,以海为家。他们世世代代都生活在海上,靠捕鱼为生。

他们每天对着蓝天、大海,蓝海、大天,不知道会不会无聊……我在度假村里,不断想起这个问题。可能我感到有点无聊了,特别是在不出海、又没开饭的时候。

无事可做的时候,我们发明了一个游戏:数海星——划定一片水域,看谁数出的海星最多。

度假村里水域里有很多海星。它们形态各异,有肥肥的,手脚粗壮,像长着一圈一圈花纹的台湾香肠。也有很苗条的,手脚修长,一身低调的深褐色的伪装色,巴在珊瑚礁上,不仔细看是根本看不出来的。仔细看也很难看出来。

我发挥最好的一次,数出来17只海星。

仙本那 | 我要面朝大海,我还要肚皮朝大海......

终于到了下午出海的时候。

太阳还是很晒,潜水中心里人还没来齐,小山和静静不去了,因为旅途奔波,还没恢复。我和X最先到。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对青年情侣。他们穿着黑色的潜水服,脚上套着脚蹼,脖子上挂着呼吸器,装备得很资深的样子。

再看看自己,踩着拖鞋就来了,也没有潜水服,随便穿了件泳衣,怕晒伤,外面套了件破旧的长袖衣,想着反正旧了,在海水里泡着也不心疼。总之就是太“临时”,太“不专业”。而且我还忘了带呼吸器。

然而人家也没潜过的,第一次体验。女孩说,也是看网上说的,要买这样买那样,就跟着买了呗,管他的呢。

管他的呢,就这么跟着教练去跳海吧!

仙本那 | 我要面朝大海,我还要肚皮朝大海......

教练都打赤膊呢

一船十来人,都是菜鸟,只能浮潜。我更夸张,连游泳都没学会。教练说没关系,你跟着我。

船开到一片开阔海域上,两名教练先跳了下去,给我们每人各抛一截绳头,绳子的另一头系在救生圈上,有什么事就拉一下绳子,教练便会游过来救你了。

这是真正的大海。往任何一个方向望,都只看到海天相接的一条线。我们穿好救生衣,来到船舷边,一、二、三,“扑通扑通”,一个一个像大冬瓜似的,都跳进海里了。

仙本那 | 我要面朝大海,我还要肚皮朝大海......

神秘的海底,是我从未到访过的另一个世界。

红色、黄色、紫色、以及红黄蓝各种色的鱼儿,一群一群从我的身体下方游过。有些鱼是孤独的行者,独自在珊瑚间穿梭。它们似乎并没注意我们这些“偷窥者”,也许注意到了,但毫不在意。

海里面很安静,但是有“嘶嘶”、“滋滋”的声音,不知从哪些地方冒出来。往更深处凝视,那里是更神奇的世界,是光线到不了的海底深渊,浑浊,昏暗,是想象力所不及的奇异之地。

一不小心吃下一口水,这是我第一次尝到海水的味道,真咸!抬起头来看看其他人,都趴在海面上,埋着头翘着屁股看呢。

仙本那 | 我要面朝大海,我还要肚皮朝大海......

教练水性绝佳,在海里自由穿梭。轻松一个猛子便能扎到海底,再冒出来时,手里多了一只海星。硬邦邦,像石头一样,可能是死的。

“我想把它带回家!”

“No!海里的任何东西都不能带走。”

再把它扔回水里,不一会儿,它又软绵绵地蠕动起来。

仙本那 | 我要面朝大海,我还要肚皮朝大海......

仙本那 | 我要面朝大海,我还要肚皮朝大海......

出海回来,时间不过四点,夕阳还没下山。教练们就在潜水中心里玩起了“花样跳水”,他们从甲板上跳起,一个鱼跃冲进蔚蓝的海水中,溅起一圈白色的浪花。爬上来冲一冲,换个花样再来一个,这一回跳个后空翻吧!

有两个外向的教练,还跟着中国游客学会了说“么么哒”。这些教练原来也是海边的原住民。旅游业发达了,都来海上做服务游客的工作。一个潜水教练月工资大概合两三千人民币,他们表示很满意。

爱好玩水的X也不无羡慕地说,要是也能来这里做教练,那该多完美。“可惜他们不收女的。”她补充了一句。

仙本那 | 我要面朝大海,我还要肚皮朝大海......

仙本那 | 我要面朝大海,我还要肚皮朝大海......

晚上的大海,是一片深蓝色的寂静。在透明的海水里,很多黑色的鱼游来游去,它们喜欢聚集在有光的地方。

亲近大海,对于生活在内陆的我们,是一种新鲜的体验。连呼吸的空气,味道似乎都不一样。

两天的潜水时光很快就结束了。如果还有机会,我想我还会来这里,面朝大海,把所有的海星都数一遍,给海里的每一条鱼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关于旅行,我还写了这些文章:

吉隆坡 | 唐人街里阳光正好,乡愁正浓

仙本那 | 这里人少鱼多,海水像琥珀

杭州|睡过了那么多陌生的床,最销魂处是杭州

更多文章,请看文集。

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给我点赞。比心♥


【原创作品,图文版权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