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爷爷小孩


爷爷小孩

爷爷快不行了,胃癌,医院里一片哭声。爷爷的三个女儿两个儿子外带他们的家属,将病床围了个密不透风。阳光从窗外溜进来,却被这人墙隔住,照不到爷爷的身上,他的脸抽搐着苍白,强力忍着疼痛。

爷爷动动嘴唇,仿佛要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来。大儿子拉着他的手,哽咽道:“爸,你要说什么,你说吧,儿子听着呢。”爷爷眼里无神,又动了动嘴唇。大儿子把耳朵凑到他嘴边,这次听清楚了,原来爷爷说:“贤官——贤官——”

贤官是他的孙子,今年五岁。大儿子明白老人是要见孙子。于是连忙转身喊“贤官”。其他的儿女继续抽泣着。

大儿子喊贤官,贤官却不答应。他走出病房,只见过道里儿子和女儿正在趴在地上玩,他喊“贤官”,贤官不答,和妹妹两人格格的笑。大儿子回头看看病房内的悲伤,又看看过道里这天真的笑声,仿佛自己正处在两个世界的中间,一片混乱。他摇摇头,心想:这俩孩子,真是小孩,这时候还笑得出来。

他走过去,只见两人正在玩一个电乌龟,贤官用小手指碰一下,那电乌龟伸一下头,又缩回去。他和妹妹便格格的笑。他抱起贤官,说:“贤官,乖,不玩乌龟了,咱们去看爷爷。”贤官吵闹:不看爷爷,我要玩乌龟。

四岁的女儿问:“爸爸,爷爷怎么了?”他回答:“爷爷快死了,咱们去看他。”贤官问:“啥叫死了?”他答:“死了,就是不见了,你们再没爷爷了。”

贤官小手撕他的嘴,说:“谁说爷爷不见了,爷爷不会不见了。我去问爷爷。”说着从他怀里溜下来,跑进病房,妹妹也摇摇摆摆的从后面跟来,口里喊着:“哥哥别跑,我要抓到你。”

他含着泪,跟了进来。贤官已经爬上床,骑到了爷爷身上,一双小手捧着爷爷的脸,问:“爷爷爷爷,什么叫死了,死了就不见了吗?”大人们一片喊声,叫贤官快下来,不能压爷爷。

爷爷看见贤官,笑了,皱纹愈清晰了,他竟然抬起手,摸着贤官的脸,竟然发出了声音,苍老、柔弱而缓慢:“乖——孙儿,死就是爷爷要变成小孩了,和——和你一样大,天天陪着你玩儿。”妹妹也爬了上来,听见爷爷的话,摇他的手,说:“爷爷,你变小孩了不要和哥哥欺负我,我陪你玩玩具。”

爷爷笑了,缓缓地说:“乖,爷爷不欺负你,爷爷和你一起玩。”妹妹很高兴,抱着爷爷的头亲了爷爷一下,爷爷的皱纹红润起来,笑得真像小孩子。贤官摇爷爷的手,说:“爷爷,爸爸说死就是不见了,你会不会不见了?我不要你不见了,我要爷爷变小孩。”爷爷说:“爸爸胡说的,爷爷很快就变成小孩回来了,你,你带妹妹去拿玩具,咱们一块玩。乖!”贤官很高兴,说:“爷爷真好,我们去拿玩具,来找爷爷小孩玩。”说着溜下地来,拉着妹妹,高兴地说:“咱们去拿玩具,我有最好的奥特曼,和爷爷小孩玩。”说着跑出去拿玩具。

大人们泣不成声,爷爷笑了,偏着头,看着两个孩子跑出去的背影,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楼道里,传来了孩子快乐的笑声,盖过了病房里的哭泣声。太阳光照射到爷爷的脸上,红润润的,像极了小孩子的脸,看,他的嘴角,还有孩子般天真的笑容,仿佛,楼道里的笑声,就是他这笑容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