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暴风雪夜的独行者》01.


《暴风雪夜的独行者》01.

长篇小说《暴风雪夜的独行者》故事梗概

01.

寒冬的深夜,西北风呼呼作响,鲍波搀扶着余连升艰难在山间摸黑前行。他们不敢点燃火把,深怕暴露。从向家庄一路走来,他们马不停蹄从未停歇,这荒郊野外,又是深夜,鲍波思忖,这下总算安全了。

他把余连升靠在一棵树干上,自己也一屁股瘫坐在地。他摸了摸背在身上的包袱,里面硬邦邦的金条还在。

两人的喘气声划破寂静的夜,从一早开始,这天就蒙上了一层铅灰,临上山前,天空还飘了几片雪花,照此看来,一场大雪正在半空酝酿。鲍波暗自叮嘱自己,千万不能在山上过夜,万一大雪封山,即使不被追兵抓住,也要饿死在山林之中。

喘了几口大气,鲍波才想起查看一下余连升右腿的伤势。他用手触摸的反馈是,简易包扎的布料渗出的血迹已经凝结成冰。“连升啊,你可要坚持住,翻过这座山,渡过长柳河,出了八营的地盘,我们就安全了。”

余连升抓住他的衣袖用力扯了扯,示意他凑上前来。

“兄弟,我怕是撑不住了,如果我死了,你可千万要答应我,把属于我的那一份送给我的母亲,让她分一半给彩霞。你应该知道谁是彩霞,就是我们从军时前来送我的那个姑娘。我答应过她,等我回去就娶她,现在看来,我要食言了。对了,母亲若问起,就说我死在了战场上,切记!”他微弱的声音,像是狂风中摇曳的烛火,眼看就要熄灭。

虽然他双手冰凉,但鲍波依旧能感受到他眼神中炙热的期盼。鲍波眼含热泪点了点头,鼓励他再坚持一下,过了长柳河给他找医生。

“休息一下,我们就接着赶路。”鲍波紧握着他冰冷的双手,紧靠在他的身旁,企图给他一丝温暖。

他们疲倦至极,居然忘掉了严寒,睡着了。

几声犬吠划破寂静的夜空,这声音从山脚下传来。鲍波被这声音惊醒,不由打了一个寒颤,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当他起身朝下眺望之时,发现了几只豆大的亮点,他明白那是火把。

不妙,八营的人追来了。

他晃了晃熟睡的同伴,没有回声。他不敢发声,情急之下,只能抓住同伴的手臂使劲甩动,想把他叫醒。可他发现,同伴的手臂居然僵硬了。

他死了?

鲍波不敢相信,他将右手无名指颤颤巍巍伸到了他的鼻孔前,企图探寻他的气息。正在这时,余连升轻咳了两下,醒了过来。鲍波慌忙发出了嘘的声音,警告他不要吱声。

“我以为不会醒过来了呢。”余连升轻声道。

“怎么会,你命大着呢。别忘了,有人还等着你回家娶她呢。你小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得赶紧走了,看这阵势,不出一个钟头,他们肯定就将搜到这里。为了找到我们,他们甚至出动了军犬,看来真是煞费苦心。我打赌,这帮人肯定不是为了替营长报仇来的,他们盯着的,是金条。”

说话间,鲍波将余连升慢慢扶起,搀扶着他迈着踉跄的步伐,朝着未知的前方走去。速度是制约他们逃亡的最大敌人。

刚走了一段路,余连升停下脚步,示意实在走不动了,他建议鲍波先走,“你带着我就是个累赘,这样的话,我们俩都跑不掉。你快点赶路,只要记住你答应我的事就行了,我估计是不行了,我能感觉自己的右腿正在逐渐失去知觉。”

鲍波刚松开手,余连升瞬间瘫倒在地,鲍波费力将他抱起来,他无力地摆了摆手,劝鲍波不要浪费力气。然后昏死了过去。

几声犬吠声再次传来,这次声音比之前更加清晰,看来他们已经到了半山腰。

他站在高地,向山下眺望了一眼,不远处闪烁的火光愈加清晰,看来他得立即做出选择。

他犹豫了片刻,忽然蹲下来,拍了拍同伴的肩膀,“那兄弟,对不住了,我先走了。”

说完这话,他立即起身,决绝般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他手中握着一根树枝,这是赶夜路的导盲机器,没有这根树枝,他不知要受到多少次荆棘的阻拦。

他走了大概十多步,忽然收住了步伐。他想到一件极其重要的事。他曾在逃出向家庄的途中和同伴提起过接下来的行程。倘若余连升落到了八营人的手里,他可保不准不把他知道的全吐出来。八营兵那帮人的手段他是亲眼见识过的,除了死人,他们总会有办法让其吐出点有价值的东西。

犹豫了片刻,他原路返回,再次来到余连升身边。此时的余连升已是奄奄一息,双目紧闭。

鲍波蹲下身,将同伴抱到一处高地,横在地上,突然,他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这个决定是在一瞬间做出的。他像滚动圆木一样将其推下山去,朝着追兵上来的另一个侧面滚落,一阵哗啦哗啦的响声之后,山林重新恢复寂静。他想,这次,他八成凶多吉少,这样也好,他不至于落到八营人的手中受折磨。

“兄弟,原谅我,我不得不这么做。”他在心底朝着余连升滚落的方向为自己开脱。

令他始料未及的是,耳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有什么东西正在朝他靠近。

当他一转过头,发现一只军犬正张开獠牙向他扑来。好在他反应机敏,用刚捡起的树枝用力挥舞,暂时将军犬击退。

“汪汪汪”军犬围着他蹦蹦跳跳,束手无策,急得一阵狂吠。

军犬的叫声给了不远处追兵希望。

“黑虎那边有情况,就在右前方,加快速度,快!”他听得出,这是副营长吴彪的声音。

只见一排火把迅速朝着鲍波所在的山顶集结。本来怕暴露自己,不敢拔枪,现在看来已然没有隐藏的必要。情急之下,他迅速将后背的猎枪旋转至身前,端起猎枪,砰砰两声,黑虎应声倒地。他则迅速抽身逃窜。

“快,朝着枪声那里开火!”

一阵密集的枪声,顿时火光四射。树林里扑哧扑哧,受惊的飞鸟四处逃散,这阵枪声彻底打破了沉睡的黑夜。

“停!”赶紧上去查看一下。副营长一声令下,此刻万籁俱寂,只能听到落叶的声音。

等到八营的兵到达山顶时,发现黑虎倒在血泊之中。

“还放狗吗?”一位士兵请示道。

“你个蠢货,他们有枪,你想把黑豹也害死啊。听我的,把所有火把灭了,不然我们在明处,成了活靶子。”

士兵们各自将手中火把扔到地上踩灭,等待长官的下一步指示。

“眼下,他们要逃窜,只有一条路,就是往胡家岭方向。赶紧的,在天亮之前抓到他们,等到天亮,他若逃出了我们的地盘,我们就束手无策了。”

副营长一声令下,几十人的队伍分成三队朝着山下搜寻。士兵们各个端着步枪,战战兢兢朝前迈进,他们的手指放在扳机上,随时准备扣动。

中间一支队伍在吴营长的亲自监督下行进速度最快,吴营长走在队伍的中间,深怕中了暗枪。

砰的一声巨响,有人扣动了扳机。这响声吓得吴营长双腿一哆嗦,蹲在了地上。

另外两只队伍听闻枪声,立即朝中间靠拢。

枪声响了之后,并没有后续动静。等吴营长缓过神来,才壮胆问前面的士兵,“什么情况,谁他妈开的枪?”


最新悬疑小说《暴风雪夜的独行者》连载,每周一三五,准时开更,敬请期待!

我在简书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你也可以!

最适合你的小说创作18讲〖可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