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我有碎碎念,你有三分钟吗》第 7 天


下文译自袁枚【清】《子不语》卷十九

《兔儿神》

大清建朝之初,有某某,年少时便考取功名,任福建省的巡按御史。

当地有一名叫胡天保的百姓,爱慕巡按大人的美貌,每每趁他升堂审案时,就在远处偷偷地打望。巡按察觉后心中狐疑,却又不知何故,问手下,也无人敢以实相告。

不久之后,巡按前往其他地方巡视,胡天保竟然也悄悄跟随,提前潜伏在厕所中偷看巡按如厕。巡按发现后,更是生疑,令人将他召来审问。

胡天保一开始还不肯供认,用刑之后才老实说道:“小人自从见到大人的美貌之后,心中无法忘怀。虽然明知大人就像月中的桂树一般,哪里是我们这样的凡鸟所能奢望停驻聚集的,但就是神魂颠倒,无法自控,才做出这等无礼冒犯之事。”

巡按闻言大怒,下令将他打死在枯树之下。

过了一个多月,当地有百姓梦见胡天保托言道:“我怀着无礼的心思,冒犯了贵人,死罪难免。但毕竟是出自一片爱心,错在一时痴迷,与寻常有意伤害他人者并不相同。所以阴间的官吏都只是笑我,嘲讽我,没有因此感到愤怒的。现如今还封我为兔儿神,专门管理人间男子喜欢男子的事情。你们可以为我立庙,招揽香火。”

福建当地的风俗,本就有招喜欢的男子当干弟弟的这一说。听闻有兔儿神托梦的事情,百姓一时纷纷凑钱立庙,供奉上香,果然十分灵验。凡是想与喜欢的男子密约幽会而所求不得的男子,都自觉前往兔儿神庙祈祷。

程鱼门说:“这个巡按肯定没读过《晏子春秋》中晏子劝齐景公不杀羽人的故事,所以下手太重了些。如果是狄伟人先生,就肯定不会那么做了。”

相传狄伟人先生任编修时,也是年少貌美。有个少年车夫,特地到府上应聘,为先生推车。少年车夫做事勤勉谨慎,还不收工钱。先生也十分喜欢他。不久少年车夫病危,医生均束手无策,眼看着就要断气,于是把主人请至身边,说道:“小奴我就要死去,有句话不得不说。小奴此病,其实是因为思慕老爷的美貌而致的。”先生大笑,拍拍他肩膀道:“傻小子,既然有此心思,为何不早跟我说呢?”于是为他厚葬。

原文:

國初,禦史某年少科第,巡按福建。有胡天保者愛其貌美,每升輿坐堂,必伺而睨之。巡按心以爲疑,卒不解其故,胥吏亦不敢言。居無何,巡按巡他邑,胡竟偕往,陰伏廁所窺其臀。巡按愈疑,召問之。初猶不言,加以三木,乃雲:『實見大人美貌,心不能忘,明知天上桂,豈爲凡鳥所集,然神魂飄蕩,不覺無禮至此。』巡按大怒,斃其命于枯木之下。

逾月,胡托夢于其裏人曰:『我以非禮之心幹犯貴人,死固當,然畢竟是一片愛心,一時癡想,與尋常害人者不同。冥間官吏俱笑我、揶揄我,無怒我者。今陰官封我爲兔兒神,專司人間男悅男之事,可爲我立廟招香火。』閩俗原爲聘男子爲契弟之說,聞裏人述夢中語,爭醵錢立廟。果靈驗如響。凡偷期密約,有所求而不得者,鹹往禱焉。

程魚門曰:『此巡按未讀《晏子春秋》勸勿誅羽人事,故下手太重。若狄偉人先生頗不然。相傳先生爲編修時,年少貌美。有車夫某,亦少年,投身入府,爲先生推車,甚勤謹,與雇直錢,不受,先生亦愛之。未幾病危,諸醫不效,將斷氣矣,請主人至,曰:「奴既死,不得不言。奴之所以病至死者,爲愛爺貌美故也。」先生大笑,拍其肩曰:「癡奴子!果有此心,何不早說矣?」厚葬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