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母亲需要呵护孩子的魔法全能感


母亲需要呵护孩子的魔法全能感

咨询中,经常遇到天资聪颖的来访者,有些都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比如一位来访者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会的,从小到大,看到其他同学,同事思考怎么解决现实问题的样子,我都很惊讶。但是,情感问题我解决不了” 按道理说,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她们应该处于令人羡慕嫉妒恨的位置,但是,可惜她们往往都有一个糟糕的,或者现在流行说的“X一般的队友”,也就是说,在社会竞争中,大家都是以亲子联盟的身份出现,每个家庭作为一个整体出场,结果,她们都遭遇到“拆台”的父母,最后,一手好牌打得令人悲伤。

下面视频节选自《喜福会》,一部很有影响力的作品。描述了几位解放前从大陆逃难到美国的华裔女性和她们的女儿之间的冲突。深刻的描绘了心灵的代际创伤,既,这些母亲自己成长史中的心灵创伤是如何传递给自己的女儿的。看后会让人深省,以及,哀叹彼此相爱的人为什么要互相折磨呢?(此处,顺便给心理咨询做个小广告。内心感到焦虑和苦闷的人,是需要心理咨询的,单纯的等待,以为依靠自己,事情会慢慢变好,往往只是愿望。心理咨询是两个人的工作,也就是说,内心有关人际关系的焦虑和苦闷,还是需要在人际间解决的。一个人无法和想象的“敌人”斗争,心理咨询可以提供一个平台,让这个“敌人”从内心外化出来,从而,可以面对和解决。)

母子间的促进性环境_腾讯视频

片中的薇薇莉小时候就拥有一种“魔法全能感”,当然,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这个阶段,这是一种健康的自恋,认为我们是有魔法的,可以轻易做到任何事情。一般而言,这种全能感会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被现实所修正。这种全能感,正如片中的薇薇丽的感觉,她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自信,反正她感觉她可以。就好像在她的人格之外有一层魔法泡泡,或者,魔法精灵兽保护着她。这时候,作为父母应该去呵护这种感觉,给予她们安全感,而不是去戳破这种感觉。

母亲需要呵护孩子的魔法全能感

在片中,让薇薇莉崩溃的是,感觉上母亲总是要把属于她的功劳据为己有,就仿佛母亲要告诉她,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你真以为你有魔法吗?你的这一切都是妈妈在背后替你做到的。离开了我,你就从步难行,啥都不是。

母亲需要呵护孩子的魔法全能感

这种打击是可怕的,很多的孩子会受到“惊吓”,就仿佛他们必须从梦中惊醒过来,然后,早熟的去对待这个社会。

太早戳破,等于逼着孩子去早熟,而早熟就意味着为了生存,必须迅速反应,那么,人格作为武器,就会僵化,因为,只有发展出某些模式才会快速反应。但是,代价就是他们无法停下来去反思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比如,我的一位来访者考了一个博士文凭,感觉不够,还要在考其它的各式各样的资格证书,她说她不敢停下来,总感觉一停下来,内在就有一个声音说:“你又偷懒了,小心不进则退”。

另一个来访者在几乎所有的社交场合都是令人关注的中心,她自己就仿佛是战无不胜的“利器”,但是,只要有母亲出现的场合,她这把利器就马上就出现功能障碍了。她害怕突然的能力丧失,那是一种极其丢脸和羞耻的感觉,她要竭尽所能的避免,于是,她开始逃避母亲,甚至,在梦中都会梦到自己的母亲出了车祸。她过得越来越辛苦,因为,她要隐瞒一个秘密,就是我一直在用“假我”在生存,这个假我只是妈妈的傀儡,她一个眼神就可以剥夺我所有的权利。而我的真我只是一个无能的小孩,我不能让别人发现这个事实。

总之,早熟的代价就是“他们都很有思想,但是,没有思想者”。

那么,如何去呵护孩子的健康的“全能自恋感”呢?

这就需要我们每一个母亲在孩子成长的早期做到“奉献型”的爱。就是我爱你,没有回报,我也不会去问你,“这到底是你做到的,还是我做到的?”

用温尼科特的话说,就是当一个婴儿感觉饿的时候,他就幻想一个乳房会来到,然后,母亲恰到好处的送上她的乳房,然后,婴儿吃饱之后,幻想乳房该走了,然后,母亲又恰到好处的收回她的乳房。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以至于婴儿感觉他的想法就是现实,幻想就会实现。

母亲需要呵护孩子的魔法全能感

这样,婴儿的心灵才和现实建立了某种友好的联系,他会感觉这个世界是为我准备的,我可以去影响它。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才拥有了过渡的可能。否则,他会感觉这个世界就是冷冰冰的,不属于我,我 也改造不了它。

然后,等到他长大了,不知不觉的他会用”文化“作为过渡客体和世界(母亲的象征)建立联系。所以,我们都是在无意识中用文化和世界建立着联系。

母亲需要呵护孩子的魔法全能感

要是,婴儿在早期就发现了一个赤裸裸的真相就是,他是没有魔法的,只是因为妈妈的存在。那么,婴儿就会害怕了,害怕被妈妈抛弃,于是,她就没有安全感了,她就必须先要讨好自己的妈妈,需要停滞发展“真我”,赶快发展”假我“。代价就是失去了活泼的生命力。

然后,等到她长大了,她不会用文化来做游戏,因为,他不敢,或者说他不曾拥有享受幻觉,发挥魔法的体验,于是,他会变得焦虑和紧张,做事情过于认真,无法幽默,无法游戏一般的穿梭在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也就是内在自由感。

就好像那位不停要考文凭的女士,她没办法发现其实文凭也就是游戏,也只是过渡客体而已,重要的是,她如何利用这些过渡客体和世界和别人建立联系,而不是把工具当成目的本身。(下面图中的小孩,她必须紧紧拥抱小熊,因为,小熊作为过渡客体可以给到她安全感。但是,代价是她失去了做其它游戏的机会。)

母亲需要呵护孩子的魔法全能感

对第二位害怕妈妈夺走她能力的女士而言,她的过渡客体本来就是母亲,母亲要帮助她把精神过渡到现实中去,但是现在,母亲不允许或者母亲无法反思自己为什么不能够,让自己的孩子利用自己来过渡。于是,她被困住了。

母亲需要呵护孩子的魔法全能感

回到幼小的薇薇莉身上,她渴望妈妈可以承认“这是我做到的,不是你像别人炫耀的那样,好像是你做到的。” 但是,她的妈妈无法听到这句话,她的妈妈只会威胁和羞辱她,你要是不听我的话,好吧,我就抛弃你。

等到薇薇莉妥协的时候,一般孩子都会妥协,一半是现实,他们无法不去依赖父母;另一半是因为他们依恋着自己的父母,他们不希望父母难过。

妥协的代价就是,自发的,自然地,健康的全能感,信心,以及一种追求卓越的人性,被动摇了,被伤害了,被浪费了。

母亲需要呵护孩子的魔法全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