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走过一段路——在华为的那4+1年


记忆当中有过N+1次恶狠狠地想着我明天就提离职晚上回家想想怎么写辞职信,一大串的累啊不满啊,可,第二天还是上下班继续着。

去年,两个年轻同事离职对我说“娜姐,还是挺佩服你坚持这么久的。”我莞尔一笑:“姐还没到时候要走呢。”我大概能想到他们要走的原因无外乎累成狗了绩效低于期望值工资还不涨年终奖更少升职难等等,这种心情在我入职前两年也是这样郁闷压抑痛苦着,幸好第三年慢慢好起来有些游刃有余了。

12年7月9日,我正式成为一名华为新兵。

当初,选择来华为,多半是来找虐的,想来看看到底有多累多苦。提着行李箱怀揣着读研省下来的助研费满载着男友的不舍梦想通过自己努力给家人更好的生活就这样一穷二白来到大上海鸡血满满憧憬着不久的将来别人可以用到我做的产品心里美滋滋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豪言壮志,却不曾想过那么多的无奈无助失落埋好雷等着我横冲直撞傻头傻脑踩上去,那时的我啊,一个姑娘家怎么就这么偏执这么轴呢。

进到新部门后,结识了同届硕士毕业的堃、应、蕊、史、瑞、嫚、晶,他们比我早来了3个月,每周例会上都可以娓娓道来一周的工作了,有点儿小羡慕也有点小着急。接下来的日子我也按部就班浏览着新员工资料努力完成思想导师布置的工作期待着快快转正。

新员工转正前每天要8点前到公司,那时部门主管是一位台湾人mr黄,只知道他脾气有点大,项目上总会跟周边部门有摩擦,对下属有点严厉。他看着我们一群正当年的应届生,有一段时间每天早上趁着老员工还没来会叫上我们去会议室给科普,那时的我哦,怎么就这么自信的一塌糊涂,明明对他提的问题很多都不清楚,我也敢信口开河,估计他心里也在嘀咕着这小妮子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呀。国庆节过后,mr黄就离开华为了,还发了一封离别邮件收录着每位同事的优点,而我对这突如其来的离职离别有点手足无措还有伤感。那时产品开发工作流程比较多,很多走流程跑腿也就理所应当交给我,很长一段时间我也有了一些抵触,难道答辩材料要大篇幅描写流程吗,好像跟我想象的有多背道而驰呀还有或多或少的挫败感,终于有一次实在很压抑控制不住得哭了,心里的小恶魔叫喊着这不是我预想的工作方式我是来做研发的。现在回想起来,也是莞尔一笑当时那个年轻气盛好强的girl,我还没拎清职场新人准则。

那年,对我们应届硕士生也是一个考验,公司业务面临着转折,形势严峻,精简人员,首先从新员工开始。美其名曰去外场历练3个月后再回来,有2个名额,好像是嫚和晶,嫚回来没多久也是被劝退了,晶因为保密项目就没去了,而作为旁观者的我眼睁睁看着嫚的离去,竟很义愤填膺地想去找hr讨个说法,嫚说没用跟hr没关系。那一次我体会到了职场的残酷。

很快就到转正的时间了,转眼到了13年,我负责着降成本替代的工作。有一次误把给a供应商的邮件发给了b供应商,我自己有点不能原谅,也不清楚后果怎么样,就立马报告pm救火了,竟也委屈地哭了一鼻子抱怨我不赞同这整件事的可我还是做了,pm温和地安慰还找我的pl安慰,事后才知道供应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有些时候有些话可以装做什么都不知道,耿直的我还不知道这是利益关系。

13年,对我来说是悲伤的一年。我进入了新项目组,是一个不被重视的产品,自然人少资源少,都在给另外一款产品让路,我们部门就投入我和瑞哥,瑞哥负责生产,其余的是我负责。没经验、没资源、没时间,没人力。我经常周六周日去供应商那里抢资源,晚上10点多打车一路心跳着1个小时回到家,性能达标、进度、认证等等对于当时的我有些压力,我仍旧在努力坚持着。到了认证环节,彻底打乱了我的计划,我之前通报的风险没匹配上项目进度,本打算下次调试后再送去认证的,提前认证fail,然后被通报批评,产线也因为我反馈的一个bom问题导致停线,一时间排山倒海的压力来势汹汹,压得我好想哭,健康也受到一定程度影响,部门领导才赶来救火,事情还有补救。14年的春节,我也基本都在忐忑不安中度过,在pl安排下早早来公司填坑。独自负责的第一个产品就这样结束了,对追求完美的我来说又是一次严重的打击,我想我可能更适合负责模块而不是全部。正好,那年的绩效,瑞哥得了a,而我得了b,绩效还是要看结果的,好吧,我承认我带的结果不好。

入职的前两年一直绩效总是b,干得又苦又累,我也很郁闷很挣扎,直到有一天沟通绩效时,我的直接主管说你要有自己的想法。我顿时醍醐灌顶,以后我就要任性了,不要怕我捅出大篓子了,我也清楚地知道我该怎么做了。新项目里,提前妥协不去产线,承担的模块比较多,好像有6个模块吧,却也做得如鱼得水,项目leader s也比较清楚我的优势劣势,大多鼓励和放手。跟其他部门沟通问题,遇到不配合还bb的,就吼吼咋呼几顿,每天过得很充实也很繁琐,那一年年终绩效是a,我不知道是不是实至名归,我的pl找我沟通说我需要改善下我的脾气。唯一让我有点儿不舒服的地方,那年的年终奖缩水很多,真是蓝瘦死香菇死,不逢时怪我喽。时隔几年,leader s还跟我说如果脾气不是那么辣,我可能发展得会更舒畅,可是在大环境背景下,时间进度催着跑,有时候真难控制这急脾气。

这一年还蛮收获的,与leader s的合作也很畅快淋漓,放手去干,有事商量直接拉着,也不怕担责捅篓子,没事还可以发一顿牢骚我累成汪了,即使多么针锋相对最后还是把酒言欢,心情还是蛮轻松愉悦的,我更适合这样的团队。辗转新的项目和新的项目leader来了,我太过想去做得更好,主动去承担更多做得更细,我也太高估自己的能力和精力了,最后搞得我真的很疲惫很狼狈,我也发现压根这个项目组再没之前的那么和谐有凝聚力。在我眼里,每个人只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田,对其他人都有点戒备,明明是同组的,都在互相争抢资源不互帮互助。这个团队很散让我感觉很压抑。

项目还没结束时,我怀孕了,这是我工作的第4年快结束时,是7月份,是4+1年中的那个1年,这应该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吧。

很快,我坦白不能再去实验室调试了,我要守护我的孩子。其实,在华为怀孕也是很有压力的。紧接着除了应付身体的各种孕期反应和担心,我还要从身心来转变角色,从前的忙碌紧张的工作强度要暂停了,势必会影响职位提升绩效竞争薪酬加薪年终奖等等,身心不适让我难以入睡,我知道这些都需要我来面对,包括我的急脾气。我的pl给我分配了新项目的仿真工作,还蛮照顾我的,我也力所能及干着。后来,9月底部门大搬迁新办公地,我留下搬到孕妇集中地,确实有点“寄人篱下”的感觉,周边不再是熟悉的面孔。有时候也会拉着其他孕妈一起去公司园区散步,这我最喜欢,家里没人来照顾,我也只好一天三顿都在公司食堂吃饭,下班自己打车回家,做力所能及的仿真工作,我不能强求,其他我都可以暂时放弃。好像一切都相安无事的样子,突然11月中旬的一天hr下令让我们几个孕妇搬到新办公地,如果不去,要主送大领导非去不可的原因,美其名曰新办公基地空气检测过关了,内部群里很多年轻的男同事还一直吐槽工位和实验室味道的,我的pm也罩不住这件事了,没有官方邮件就是要你搬,哇噻,hr的权利范围还蛮大的嘛。我花了中午午休的时间给新来的大领导洋洋洒洒地发了一封邮件,犹如石沉大海,索性我就一直没搬,将心比心,其他我都能舍弃包括这份工作,唯独宝宝是我一辈子的,况且为我们亲爱的祖国培育优良的下一代有错吗,没有的呀。

或许从这件事后,注定我不会在华为待太久了吧,这样的狼性。年终绩效我的是b,我已经很满足了,好吧,这一年的年终奖还是蛮丰厚的,我又没赶上,没关系。

五味杂陈的产假结束后,我背着吸奶器背奶包去新办公地上班,真有点物是人非,原来大部门调整太多。原来想再一起开始新工作的,因为没有老人帮带宝宝,刚跟同事们一见面就要说再见了。

华为的辞职流程还是蛮周到的,先跟自己的pl沟通后,pm再找沟通。我4年的pl升职为pm了,真替她高兴。打开她的espace界面,打了几行字突然鼻尖酸酸的干脆删了,好难说出这份离别,恰好她打电话跟我沟通这件事。我其实想说谢谢这4年来工作和生活上的照顾,你也要好好的,原谅我的坏脾气给你添了好多麻烦,但最后是我哭得稀里哗啦的,很多不舍很多难忘很多无奈。之后,提流程,hr沟通,1个月的时间跟这里告别,工作很自由。8月11日最后一天上班,真没有原来预想的那么泪奔,就像正常下班一样,跟几位熟悉的同事说再见,有缘再相见,又吃了几顿离别餐。就这样,我从华为辞职了,家庭原因。

上次吃饭的时候,见到几位提前离开华为的同事,无意间问了一句有过后悔吗,“不后悔呀”,清脆干练的回答。

是呀,我也不后悔离开也不后悔选择华为,只是我还没达到我认为做得好的时候离开了好像有点草草了事。

西瓜说人生总是在走不同的路,他现在终于有时间多陪陪娃了;史公子也已经结婚刚做了爸爸;母大师俨然已是业界著名讲师了;还有飞哥应该在继续自己热爱的技术吧;瑞哥去了北京;小强的周末也不再被安排加班了吧;霞妹的烘焙水平很高了吧。

应的一家三口终于都在上海了,好像在购置学区房;堃的新家离公司有一段距离,重要的是他习惯;蕊说周末了更喜欢宅在家不想去约会;菊工的小日子还蛮自在的;黑总做事仍旧很让人放心,陪家人时间可以先搁下;康康的小公举真有点像优化后的他;东哥的小公举像翻版的他;晶应该还是周末抽时间回家吧;熊大的小资还会经常美利坚去看海吧;腾和远还是延续着帅气;胸有成竹的明哥和薛总有点像珠联璧合;小朱、棋少、小余总、小曦、蟑螂、冉妹、石兰都在不同轨迹地成长;心中住着童话梦的丽姐等着mr right;生活和工作权衡很好的庆哥;温文尔雅的侯大大。

闲下来的时候就会想起,曾经那个横冲直撞口不择言一根筋的姑凉:“嗨,你好,我是新员工,请多多关照”仿佛还停留在那个7月,纵有那么多不舍最后还是会离开。

再见了,华为,谢谢你陪我走过这一段路。

我仍旧会很怀念那个我哭过笑过咆哮过发怒过无奈过无助过的华为,那个醒目的菊花式的logo、琳琅满目的餐厅、5元钱的健身打卡、风光宜人的后花园、醉人的莫塞尔、恼火的0808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