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读《人间词话》:在理想中现实,在现实中邻于理想


“造境”和“写境”是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中对写虚(书中成为“理想”)和写实两种手法的定义。也指出两者是很难区别的,因为诗词写作大师们所写的虚拟之境也是合乎自然,所描绘的现实之境也接近理想。

苏缨在《人间词话精读中》用其他的艺术来更具象的解释,“造境”与“写境”,在诗歌上有李白和杜甫的区别,李白是浪漫主义理想派,杜甫是现实派;在绘画上有达利和塞上的区别,对比下方图片两者的作品可明显感受到区别;在电影有宫崎骏与贾樟柯的区别,前者是善于营造一个类似梦境的世外桃源,如《千与千寻》的荒诞世界,后者却善用看似平淡沉闷的细节还原现实世界,如《三峡好人》用平实的风格展现电影的现实意义。

读《人间词话》:在理想中现实,在现实中邻于理想

达利作品:理想派

读《人间词话》:在理想中现实,在现实中邻于理想

塞尚作品:写实派

这两种看似截然相反的艺术途径,前者是理想派(造境),后者是写实派(写境)。

在诗词中,造境的佳作有唐代诗人李贺的《天上谣》:

天河夜转漂回星,银浦流云学水声。

玉宫桂树花未落,仙妾采香垂珮缨。

秦妃卷帘北窗晓,窗前植桐青凤小。

王子吹笙鹅管长,呼龙耕烟种瑶草。

粉霞红绶藕丝裙,青洲步拾兰苕春。

东指羲和能走马,海尘新生石山下。

【这首诗不在描写任何现实,完全是一个幻想者最瑰丽的幻想。从银河写到月宫,从天上的风景写到仙子的生活。镜头拉近的时候,又与典故结合,“秦妃”是秦穆公的女儿弄玉与丈夫“萧史”的夫唱妇随的神仙眷侣生活。借着弄玉的眼睛,又看到了天上的王子在吹笙箫,仙女在采摘仙草的姿态。最后两句,又来了逆转,太阳在天空飞驰,人间岁月流逝,沧海又变成了桑田。整首诗是作者的想象,是理想的,而想象中的细节却又合乎自然,贴近真实。】

写实的佳作,周邦彦的《苏幕遮》:

燎沈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是千古传唱的名句,描绘出了娇柔最多情的那一刹那,它是写实的,却最大限度的写出了荷花的理想之态。】

理想与写实,不是完全对立的两种手法,写作中,以逼近真实的细节来“造境”,以邻于理想的状态来“写实”,才能笔下生花、传神动人。

end

我是双桅船sansa

为打造“平行世界”而精进着!

读《人间词话》:在理想中现实,在现实中邻于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