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大城小爱(6)- 鲤梦


大城小爱(6)-  鲤梦

1.罔城邂逅

欧阳云落身处一条寂静的古街,晨光熹微,两旁的店门还没开。她仓惶向前跑去,一扇古铜色的大门矗立在眼前,犹如机关阵法中的命运石之门。

她试着把门慢慢推开,门发出吱嘎一声,她再稍一用力,门倏地出现了一条缝。一道耀眼的光芒直射而入。紧接着门轰然全开,云落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卷进门内,门砰然关闭。

“湖山畔,湖山畔,云蒸霞焕。

雕栏外,雕栏外,红翻翠骈。

惹下蜂愁蝶恋,三生锦绣般非因梦幻。

一阵香风,送到林园。”

耳旁咿咿呀呀一阵唱罢,云落醒来发现自己斜倚在一座废弃凉亭的石凳上。放眼望去,远处湖面波光粼粼,湖边繁花似锦,恍如仙境。从凉亭到湖由一条弯曲狭窄的小径连接,小径两旁却是断壁残垣,荒草丛生,一派衰败之象。

云落不由心想:“这是哪儿呀?难道穿越了?”正欲起身寻找出口,一团浓重的白雾迅速升腾起来,把万物都包裹了进去,云落瞬间迷失了方向。正当她惊慌失措之际,一只遒劲有力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她。

“你是谁?”云落大惊失色。

“姑娘莫怕,我是来救你的。”

“这是是哪里?你能带我出去吗?”云落连珠炮式地问,许是感觉白雾中的那个他声音亲切,一下子放下了戒心。

“这里是忘尘罔城,游魂暂留地。现在已是黄昏时分,到了戌时,游魂将陆续出现,到时你想离开恐怕就比登天还难了。”

“那还等什么,赶快带我离开啊!”云落心急如焚地大声喊到。

“小点声,被它听到了你就走不了了。”

“它?它又是谁?”云落小心翼翼地轻声问道,心里七上八下,看来这次误入鬼门关,小命难保了。

话音刚落,只听后方一阵怪异嚎叫,接着地面开始抖动,大大小小的石块纷纷从颓墙上砸下来。

“不好,快跑!”语罢,那只手拉着云落就跑。

“这位公子……男女授受不亲……这样恐怕不好……”云落气喘吁吁地边跑边说。她终于看清了他的真面目,明眸皓齿,笑靥如花,玉树临风,相貌堂堂,不由地喜不自禁,欲拒还迎。

“这位大姐,您就别磨叽了,命都快没了,还整啥有的没的。”帅气男子把她的手抓得更紧了,心急火燎地带着她往湖边跑。

两人一口气跑到湖边,帅气男子拉着她一个猛子扎进了湖里。

2.湖中探险

前一刻的云落还沉浸在美好的邂逅里,这一秒已变成了狼狈的落汤鸡。不过说来也神奇,她在水里竟然也能自由呼吸。

再来看此刻的陆地上已天昏地暗,漫天黄沙,熊熊烈火把湖面映得通红。云落看到湖面上有个巨大的黑影在暴躁地晃动着,发出令人丧胆的嘶吼。

幸好,水下却是另一番天地。湖底的岩石、水草和贝壳,都染上了七彩波光,美丽地让人惊讶。温柔的小鱼从身边游过,柔软的水母在头顶起舞,云落都差点忘了自己身处险境的现实。

“如果我记得没错,出口就在前方了。快点,过了时辰,出口就关闭了!”他着急地催促着云落。

希望就在眼前,云落使出全身解数奋力向前游去。终于赶在戌时之前到达了那扇熟悉的古铜色大门面前。

“我只能送你送到这儿了。”

“谢谢你,那我们还能再见面吗?”云落恋恋不舍。

“快走,再不走就走不了了,快!”

云落失落地拉开大门,门缝中透出一丝光亮,正在犹豫,猛然听到一声巨响,光亮瞬间在她眼前消失。万丈波浪汹涌向她砸来,他反应灵敏,赶忙抓住了她把她推向了一边,帮她躲开了这一劫。

正在她惊魂未定之际,虎视眈眈的巨大黑色漩涡在前方杀气腾腾,云落惊慌失措地抓着他的衣袖,“喂,现在怎么办?”

“我叫鲤,是湖神的宫甲统领。现在已是亥时,游魂已出,恐怕岸上是回不去了。我带你去个地方避避吧。”

“鲤?终于知道你的名字了!可这个漩涡我们怎么过去?”

“它叫蚩吻眼,貌似凶险万分,其实只不过是个障眼法。它是通往地宫的入口。”

“地宫?我们现在要去吗?”

“嗯,它是湖神的宫殿,也是我守卫的地方。”

“那湖神凶不凶?他会欢迎我吗?”

“湖神……湖神已经离开了。”

云落看到鲤地神情有些黯然,想必是勾起了他的伤心事,于是不再追问,抚摸着他的头以表安慰。

“好啊,你竟敢吃我豆腐!”鲤嗔笑。

“什么呀!才懒得管你!”云落被他说得一阵娇羞。

一汪澄色的湖水中,两人相视而笑,那一刹那,云落仿佛觉得以前就认识鲤。

“准备好了吗?”鲤一脸认真,伸出手来。

“时刻准备着!”云落嘻嘻一笑,牢牢地拉住了鲤地手,信任地注视着他。

3.游魂阿弩

鲤带着云落游进黑漩涡里,云落闭上了双眼,任由身体顺着水流一圈一圈地转动,感觉到身体越来越轻,阻力越来越小。

“到了!”鲤在旁边轻语。

云落睁开双眼,眼前的景象吓得她节节后退。她的面前是一座偌大的石头城,由于长年累月浸泡在湖里,石头上到处爬满了深绿色的苔藓,石缝里还有水蛇探着脑袋,吐着红信,似乎随时随地会窜出来。

云落下意识地想躲鲤的身后,却忽然发现鲤不见了。

“鲤!鲤!”她环视四周,哪里还有鲤的踪影。她焦急又沮丧地游来游去,突然发现一条金光闪闪的锦鲤向她游来。

“梦儿,是我!”锦鲤在跟她说话!

“鲤?你叫我什么?”

“啊!没什么……快,我带你进去。”锦鲤欢快地围着她游来游去。最后游到她的面前,嘴里含着一颗夺目的鱼珠。

珍珠从他口中徐徐吐出,云落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并吞下了它。云落也变成了一条红鲤鱼。

“跟着我!”鲤对她说。

她乖乖地跟在鲤后面穿过城门,游到了地宫的狭窄甬道。

“云落,因为地宫禁止人类进入,所以只能委屈你一下了。等出了地宫,你就能恢复人身了。”鲤回头看着云落,若有所思地样子。

“我觉得做一回鱼也挺好的!”云落发现变成鱼后在水中更游刃有余了,惊喜地说。

甬道漆黑一片,鲤的金光成了一盏唯一指路明灯,云落借着微弱的亮光边游边欣赏着两旁墙上的壁画。壁画已残破不堪,但还隐约可拼凑出壁画的内容。它讲述了这个地宫的故事。原来当年地宫是在陆地上的,后来城主遭遇了变故后荒废,历经千年沧海桑田,地宫置身湖底,从此由湖神代代掌管。

壁画到此戛然而止,云落这才回过神来。还好,鲤在前面不远处右拐,云落连忙加速赶上。

“鲤,等等我!”  鲤游得很快,云落都有点追不上了。   

鲤仿佛没听到,径直向前游去。云落发现甬道越来越窄,前方还有一束光。

云落不禁心生疑惑:“这像是要出去呢!”

鲤游到了亮光中就消失了,云落也急忙追出去。果然,亮光处就是出口,云落已然到了地宫外。

云落定睛一看,鲤游进了前面一片茂盛的水草中。水草浓绿粘稠,云落游进去后不禁感到阵阵恶心。水草越来越密,云落竭尽全力却还是被困住了。紧接着,水草像活了般剑拔弩张地一齐伸向云落,她无路可退,被邪恶的水草紧紧缠住了。

“鲤,鲤你在哪里?”没有应答。

一条锦鲤从水草中窜出,化成一股黑烟,进而化身成了身着玄衣的年轻男子。他脸色黝黑,目光如炬,附身凑向了云落的嘴唇。云落被束缚着无法动弹,只得任凭一阵强大的吸力从她口中而入。她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鱼珠被他从她体内吸出,云落一张嘴,鱼珠顺势从她嘴中滑了出来。刹那间云落恢复了女儿身,见玄衣男子如此这般轻薄之举,她奋力挣出右手,一记耳光挥向玄衣男子,把快到玄衣男子嘴边的鱼珠打飞了。

玄衣男子见到变身后的云落陡然一惊,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双眼放光。

“小梦,是你吗?”

云落顿时脑海一阵翻腾,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谁。

“我是阿弩啊!”玄衣男子殷切地等待着云落的回应。

正在云落努力回忆地时候,鲤赶来游到玄衣男子背后对他猛地一击,眼前的阿弩顿时化成一团黑烟,慢慢消散不见。

鲤向她轻吹一口气,水草听话地从云落身上滑下来。

“游魂最擅长的就是蛊惑人心。”鲤说完就把鱼珠拾起递给了云落,“这个你收好,只要你有难,我就能感应到!”

云落没有回答,失神地望着黑烟消失的地方。

“云落,你怎么啦?”鲤问道。

“我觉得我好像认识他!”她收回目光,打量着鲤,感觉自己像做了一个亘久的梦,“我似乎也记得你!”

鲤温柔地笑着,“别想了,只要我记得你就好!此地不宜久留,游魂闻到了人味,马上就会聚集过来。我们快走!”

4.怒火莲蟆

云落吞下了鱼珠,乖乖地跟在鲤身后游进了地宫。

他们来到了大殿,中央有一根巨大的立柱,立柱顶上有一颗硕大的夜明珠,照得大殿宛如白昼。四周的陈设金碧辉煌,但却如同镜花水月般歪歪斜斜。云落好奇地想扶正一只花瓶,鲤大声阻止,“别碰,会惊醒它的!”

“又是它!它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它叫怒火莲蟆。千年前,当地宫还在陆地上时,它就存在了。当时它还只是只小蛤蟆,不过它天赋异禀,擅通人语,魅惑人心,人们有事都会请教它。但是交换条件是人类自己宝贵的时间来交换莲蟆的点子。久而久之,人类越来越愚钝,寿命也越来越短,而小蛤蟆越来越贪婪,更加肆无忌惮地索取人类宝贵的时间,修炼成了庞大的怒火莲蟆。它觊觎皇后的美貌,三番五次招惹皇后。国王虽然心中不快,但出于忌惮,就命法师给皇后做了封印,让怒火莲蟆无法近身。没想到,怒火莲蟆一不做二不休,竟然施法绑架了皇后。被激怒的国王带领九名勇士一举擒获了莲蟆,解救了皇后,但最终还是被狡猾的莲蟆成功逃脱。国王勇士们在追赶打斗中与莲蟆同归于尽,一起葬身于湖底。几百年后,地宫沉到了湖底,被湖神蚩吻占领,一度风平浪静,相安无事。直到怒火莲蟆再次苏醒,袭击了地宫,湖神被击败,而地宫也变成了现在这样子。”

“那湖神还会回来吗?”

“不知道……”鲤叹了口气,“我们躲在这里。等天一亮,我就送你出去!”

“那只大蛤蟆呢?它现在在哪里?”云落好奇地问。

“它就在我们的脚下!”鲤压低了声音。

“不会吧!”云落连忙躲到鲤身边,“如果它出来怎么办?我们赶快出去吧!”

正说着,漆黑的甬道里飘来了“小梦,小梦……”的呼喊声,接着被此起彼伏的阴恻恻的低吟声所吞没,甬道连接大殿的入口处不怀好意地涌入一股股浓重的黑烟,却似乎害怕什么只能在原地盘旋骚动。

“不好,游魂嗅到了味道都来了,快撑不住了。我们快去里面,那里有我的兄弟们。”鲤边说边引领云落向内殿游去。

刚游出十米开外,外面传来轰隆一声,游魂进来了。

云落紧紧跟着鲤逃命,前面是十条小鲤鱼引路,但没多久鲤突然停住了。

云落顺着鲤地目光,向前方看去,发现一只庞大的蛤蟆整趴着在等他们。

“怒火莲蟆?”云落一阵心悸,紧张得说话声调都变了。

“是,看来游魂把它吵醒了。”

“现在怎么办?”

鲤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注视着那只怪物,愤怒的火焰滚滚燃烧着他的双眼。

再看莲蟆,足足二丈多高,肥硕无比,黄灰色褶皱的表皮不停渗出墨绿的黏厚汁液,滴到之处就被化为灰烬。冒火的头颅上长着一对邪恶的眼睛,正骨碌碌地不可一世地盯着他们,仿佛想立刻就把他们吞进肚里。

鲤和兄弟们一转身皆化作人形,鲤将红鲤云落藏于袖管内,与众魔决一死战。

“早就看你们不顺眼了,今天就在此地了结了你们!”莲蟆怪异的声调上扬。言罢,猛然向他们喷出了数道炙热的火焰。

鲤和他的兄弟们迅速一字排开,施法用湖水做了一道屏障,轻而易举地破了莲蟆的火攻。

莲蟆恼羞成怒,一个蛤蟆跳直接扑过来,屏障被击溃,鲤和兄弟们节节后退。

此时,游魂们影影绰绰纷纷露出了生前的模样,用力地吸取着鲤和兄弟们的真气。他们腹背受敌,开始招架不住。

混乱中,云落从鲤的衣袖里摔了出来,鱼珠再次被游魂吸出。云落瞬间出落成了婀娜的女子模样。

“梦皇后……”莲蟆惊讶地张大嘴巴,目光发直了。

鲤趁机抓住鱼珠,飞一般弹到了莲蟆的嘴里。莲蟆猝不及防,顷刻之间蜕变成了一条灰不溜秋的鲶鱼。

大批游魂嗅到了新鲜的味道,团团围住上蹿下跳的鲶鱼,恣意享受着难得的美餐。不多久,鲶鱼只剩下了一副嶙峋的鱼骨。

5.梦里梦外

脸色黝黑的玄衣男子趁游魂散去,俯身把掐在鱼骨中的鱼珠小心地取出,递给了云落。

“小梦,这是你的东西,收好了。”

“谢谢,你是阿弩?”

“你还记得我我很高兴!不过我得走了,天快亮了!”

云落接过他手里的鱼珠,他手掌的余温久久消散不去。眼前的阿弩朝她微笑着,渐渐消逝在远处。她隐约记起了一脸憨笑鸠车竹马的黑脸大哥哥和长大后总保护她的仗剑走天涯的玄衣少年。

“一切都结束了,谢谢你救了地宫!”鲤的眼神温柔似水,云落恍惚间仿佛跌入飘忽的梦里。

湖神重返地宫,地宫恢复了以往的兴盛。鲤带着他的兄弟们护送云落离开了罔城。离开之前,鲤与云落在凉亭里依依惜别,直到雾气腾起,云落沉沉睡去。

“欧阳云落,快醒醒!”

云落睁开惺忪的睡眼,一位高大的男生携着午后玫瑰色的阳光来到她的课桌前。

“你好,我叫LEE。你好像忘了东西!”

一颗蓝色的鱼珠发出刺眼的光亮,独自享受着这梦里盛放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