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像我这样的人


昏暗的咖啡厅开着暗黄的灯光,玻璃上的雨水缓缓滑落。空座位很多,人很少。店长也就不用顾到大家的品味,可以放一下自己喜欢听的贝多芬。

阎真坐在窗边难得安静下来,他细细的品味着在空气中飘荡的旋律。坐在他对面的一个烫着波浪卷,穿着蓝色牛仔外套,黑色牛仔裤,脸上画着精致妆容的女孩子说:“你朋友圈里晒的跑车,别墅都是假的吧。”

阎真看了自己的打扮说:“我看起来很穷么。”

女孩子撇了撇嘴说:“你不穷?你不穷的话怎么连镜子都买不起照照自己。”

阎真没有否认她的话,他确实穷,刚才觉得裤子被钥匙硌得难受就把钥匙放到了桌面上谁知道她的眼睛这么利,一眼就看出了这钥匙的含金量。

不过也不怪她,怪自己这个钥匙确实和玛莎拉蒂的钥匙相差甚远。其实也不怪钥匙,怪自己这条裤子质量太差,一条牛仔裤竟然能被钥匙划破。

一个像这样的美女是不应该坐我对面的,更不应该一起坐在这个静谧典雅暧昧的环境里。

这个女生是他从网上约的,阎真听朋友的话把自己的朋友圈精装修了一番,里面充斥着各种华丽奢侈的俗气。但是这样能约到漂亮的女孩子,他起初反对,但朋友说这是套路也是迈出第一步的方法。

朋友还说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技巧,叫他要步步紧逼,逼到角落后按住墙角随后再深情拥吻。这些都是偶像剧的套路,是有钱又帅的人消遣生活的方式,他用不上。

女子说:“要不是下雨我才不会跟你坐在这里浪费时间。”

阎真说:“怎么会浪费时间,坐在这里听听贝多芬的音乐不好么?”

女子翘着二郎腿双手环胸带着轻蔑的说:“就你这样的还懂听贝多芬。”

又说:“穷鬼一个还装有钱人享受高雅的情趣。”

刚开始见面时给阎真的第一感觉是漂亮,随后觉得有气质知性大方。但从他拿出钥匙那一刻起,他觉得对面坐着一个嘴尖舌利全无风貌的人。

阎真玩着桌子上的钥匙说:“没钱就不能听贝多芬了?”

女子说:“像你这样的人就是不配。”说完后就看都不看阎真一眼,拿着自己的手机在那里悄悄打打,呼吸都带着声。

阎真也不再看她被手机灯光照的想野鬼一样的脸,他静静的听着音乐,开始的平静,高潮的激昂,随后有着一种大汗淋漓的畅快让人回味无穷。

雨停了,街上涌出人群,他对面的女子也提包走开。看着她走路时扭动的臀部起先是想用手拍一下,现在只想跑过去等她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再奋力踢上一脚。但那女的回头对着阎真说:“就你这样穷的顶多只能找一个路边卖菜的。”

阎真摸了摸口袋里的钱,苦笑了一下。刚毕业就失业,所学的专业在社会快速的变化中已经失去了价值,他也找不到了前进的方向。

阎真也结账走出了咖啡厅,他走过红绿灯来到街对面的一家书店。里面有他没有看完的书,他住的这个地段相当繁华,其实就是充斥的各种商业化的包装搏人眼球,LED屏幕不断闪动告诉你所有吃喝玩乐的信息。

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色的衣裳化着精致的妆,机械的走在路上,被自己身上所穿的各种名牌东西压抑着。

他进的书店的入口很小,只有家里面的两个门那么大。和别的显眼的门面比起来丝毫的不显眼,但进去后里面却异常的开阔只可惜人数寥寥无几。

老板也不是为了赚钱而开店,只是喜欢这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也是想给在繁华都市迷失方向的人一个小小港湾。

阎真觉得像他这样的人可能永远不会懂得挤在人群中的快乐,只懂得在角落里在没有聚光灯照射到的地方独自发笑。

他走到书架旁拿起《解忧杂货店》这本书,他从这本书里看出了人与人之间交流的障碍,以至于在隔着一个杂货店隔着一个时空去传递心中的烦恼。

很多烦恼或许只能在心里,或许只能传递给远方传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感觉时候差不多了,他走出了书店来到了菜市场,这时候已经到了快收摊的时间。

阎真停在一个摊位前问:“这个菜多少钱一斤。”

卖菜的阿姨边收东西边说:“便宜一点三块钱全卖给你算了。”

阎真看了半天后说:“两块钱吧,这么晚了,菜也不新鲜了。”

“两块五。”

“两块二。”

卖菜阿姨撕下一个塑料袋说:“看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想不到这么会砍价,两块二就两块二了,你自己装。”说完就忙着整理起自己的东西。

阎真接过袋子把一些明显坏的菜挑出来扔掉后剩下的就收进袋子里,这时候他听见了咖啡厅里那女的带着抱怨说:“你怎么还没收摊呢?这么晚了我都饿了,回家也没饭吃。”

那个阿姨说:“我听你说你要出去以为你晚上不回来吃饭了我就多卖会菜。”

女的说:“多卖那一会也赚不了几个钱。”

“赚一点是一点,你也一整天闲着没事也不工作,过来帮我卖菜算了。”

女的声音明显带着鄙视,阎真听在耳朵里都怀疑她是不是在和她妈说话。她说:“像我这样的人才不会过来卖菜,晒黑了谁赔我。”

这时候阎真抬起头,那女的惊讶的看着他转身就想马上离开。不想让人知道她其实就是一个卖菜阿姨女儿,尤其是刚刚被她骂过的闫震。阿姨叫她说:“你去那。”

那女的头也不回,话也不说的走了。阎真从口袋里点出了两块二放到了菜摊上说:“钱放这。”

阎真一直觉得像他这样的人应该是最优秀的,没想到却过着最平凡的生活。人总会习惯的,却有一些人永远也习惯不了。想像电视剧里的人一样住在别墅里,坐在豪车上,躺在海边的沙滩椅上。

每次电视一播这些东西阎真都会立马关掉,因为这不关他的事情。他提着菜走进了出租屋,随便做了两个菜,吃了两口突然有一种恶心感翻涌而出,不是从胃里,而是心里闷的慌。

他跑到窗口吸了几口气,感觉自己就像浮出水面的鱼。这个社会就像一片大海,像他这样的人就不能往深海游,一潜下去就容易被压的难受喘不上气来。

但总是有人想往深里扎,扎到那个寒冷幽暗的深海。他觉得像他这样的人只适合浮在浅浅的水面,翻着鱼肚白看着广阔的蓝天。

昨天失眠到半夜,大到耳边总是听到轰鸣的发动机声,小到听见楼下公老鼠追母老鼠乱窜的声音。这也是神经衰弱的一种表现,谁会神经病一样的去关注这些东西,只有像我这样的人才会了。

第二天起来带着由于睡不够的头部胀痛感还有肚子的饥饿感出门了,他要找工作,要生存。

他再次看到了昨天那个女的,她就站在路边公交站,她看到了阎真走过来用白眼狠狠的剜了他一下。阎真没理会她,这时候路边开来一辆红色的跑车,她走过去打开车门又回头看了阎真一眼才关上车门。

阎真面试了一天终于确定了一份月薪三千的工作,总算能让他活下去了,他松了一口气。

忙碌的工作了几天后又有了休假的时间,他又去了那家书店。他发现那个女的坐在心灵鸡汤的书架下面,阎真没有去打扰理会她。自顾自的拿起来《活着》这本书,他突然觉得有时候人就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肚子饿的直打鸣,放下书发现那个女的不在了。外面的天已经黑,他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在书店门口看着在他面前走动的人流。他照例去菜市场买菜,看见那个卖菜阿姨旁边躲着那个女的,似乎还没有完全对自己做的这件事情放开。

他没有去那里买,也不想去刺激她。听说她这几天已经连续被几个富二代甩,甩到不相信爱情。

像我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