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难道非要把论文写得那么好吗?只求毕业有什么错?


总是想写一些让人开心的事,不开心的事情总愿逃避和忘却,然而这件事情却梗在我的心头。

难道非要把论文写得那么好吗?只求毕业有什么错?

文/weimoxu

01

前年的元旦有着阴沉的铅一样色彩的天空,强行闯进的新年带来一丝躁动的情绪被平淡而沉闷的假日摁在了内心很深很深的所在。

年年如是,这一届学生的论文选题该发给我了。打开邮箱在满是诸如“学术会议青岛一游”“利息可观的xxx平台”的垃圾中翻找自己负责的几个学生的邮件,一封,两封,。。五封,还差一封,没有发邮件的是一个叫意琦的学生。

个子瘦高,嘴角总是微微上翘,仿佛是一个自信的模样。对的,就是那个学生,在我课堂上,编程训练中他总是第一个举手,用细细的有些腼腆的又有些犹豫的声音告诉我,“我做好了,老师”。我会过去,让他简述作业思路,然后赞赏他。

我喜欢赞赏学生,哪怕是那些明显缺陷的孩子,比如反应慢,注意力不集中,不太礼貌等等,总也能找到喜欢他们的理由,我以为这个习惯与其说是对学生好,更加重要的是自己的心理防护机制,让自己心情愉悦,减轻压力。对这样一个学生,这样一个思路清晰,反应敏捷,理解力超强的孩子,自然更加喜爱,倍加鼓励。

受到我的赞赏后,他那甜甜的酒窝就现了出来,不大的眼睛也眯缝起来,那张脸仿佛洒满阳光。这样的孩子。不会有问题,等等看吧,我思忖。

难道非要把论文写得那么好吗?只求毕业有什么错?

文/weimoxu

02

然而转眼一周过去了,没有收到他的邮件,又是一周过去了,仍旧没有他的邮件。

电话没人接,微信却加了。

意琦,你的选题发给我啊。

没有回复;

没有回复;

微信朋友圈,他说:“前面好黑好黑”。

然后一月过去了。

期间我发微信给他说:希望你能越来越好,人不能太相信自己的感觉,世界是公平的,哪管他是信心满满的总统还是绝望的失败者,信心和喜悦都需要自己去挖掘。静下心来做事养活自己孝敬父母,应是做人的本份。

我这样说是基于我的推断,他大概是遇到什么挫折了,他们这个年龄无非就是什么感情问题,或者沉迷于游戏之类的吧,至于后者,虽然尽享游戏的快感,但这种快感必然仍旧导致更大的空虚与无聊,这种空虚与无聊在学业的压力下真可以像一个承受重物的空壳,随时有崩碎的可能,恐惧像锯子一般咔咔地锯裂着心脏。

他回复:可能这样吧;

然后,

没有回复;

没有回复;

微信朋友圈,他说:“好疲倦,好想睡去。。。”

终究是牵挂他,然而给他的信息仍旧没有回音,直到某天,他的辅导员告诉我,孩子有心理问题,需要去治疗。并没有告诉我更多的信息。

难道非要把论文写得那么好吗?只求毕业有什么错?

文/weimoxu

03

一个月一个月匆匆过去了,他们这一届学生做论文,抄袭地抄袭,敷衍的敷衍,一遍遍地被打回去修改,修改,磕磕绊绊,个个总算写出个像论文的东西,算是能交差毕业了。成长就是这样,从最初蠕动着努力翻过身来,然后颤巍巍地爬行,然后东倒西歪地立起来走,渐渐长成了一个成熟矫健而又睿智的能负起责任的社会人。

然而,意琪却几乎没有消息,微信朋友圈也几乎沉寂着,除了一次估计买到了一款游戏装备,有些小兴奋,还有一次是关于英超输球让他郁闷了。

一年过去了,给他发的微信如石沉大海,仍旧没有他的消息。

难道非要把论文写得那么好吗?只求毕业有什么错?

文/weimoxu

04

直到最近的暑假,忽然收到他妈妈的电话,要我继续指导他的论文,并发过来一篇空洞无物的论文,类似网络公司实习生写的一些开发文档。

经过了解,才知道他在高中时就已经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假期作业没完成,在开学前先是精神然后是身体就崩溃了,胡言乱语,行为古怪,接着不断发烧,如此循环,只好休学一年。之后在家里的督促下勉强考上了大学。

据他妈妈说,在开始论文期间,一切正常,但只要一提论文,整个人就不对了,摔门,砸水杯,砸凳子椅子,然后就一直闷在家里,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总是很烦很烦,家里人也不敢多加干涉。

难道非要把论文写得那么好吗?只求毕业有什么错?

文/weimoxu

05

如今,孩子仍然没好。

孩子怎么了?我试图去解释原因,我甚至放大自己成长过程中不正常的情绪来试图感受他们的问题。

是不是完美主义做怪呢?总想事情应该本就是完美的,就如那些从小到大的教科书。

教科书里的人物都是完美的善良、完美的睿智、完美的外貌,教科书里的理论永远是完美的完善、完美的正确、完美的逻辑完备,教科书里的语言永远是完美的通顺、完美的语法精确,仿佛宇宙开端即完美,让人只有去跟从、去模仿、去背诵的份。似乎没有印象有人提起那完美起源之处的荒诞粗糙与混乱,以及臻于完美过程的痛苦与挣扎。

因此,学生到了自己开始创造性地进行论文写作的时候,专业的不自信,自己幼稚的文字,成不了逻辑链条的碎碎念,让自己心中的那篇完美论文离自己愈来愈遥远,遥远得自己的心都要被抽空了。

又亦或是沉迷于各种诱惑,心里千万个明白沉迷游戏的坏处,耳边听着无数遍老师家长念叨的早已知道的做人道理,然而无奈的是,这些东西加上自己的意志,似乎永远不是那诱惑的对手,一次次地愉悦自己意味着一次次地背叛自己,自己把自己折磨得奄奄一息。该写论文了,等等吧,玩了这一局,该写了吧,等等,再最后一局,这样的漩涡把自己一直往游戏格调的黑暗里旋下去旋下去。

难道非要把论文写得那么好吗?只求毕业有什么错?

文/weimoxu

06

孩子啊,坚强些吧!

难道非要把论文写得那么好吗?只求毕业有什么错?

文/weimox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