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再见了,我不该爱的人


再见了,我不该爱的人

图片来自网络

我以为我可以清清白白的爱你,但当我在阳光底下看着你的时候,我还是不能,我感觉我的身体,乃至我的灵魂都肮脏不已。

我叫卫楠,我是一名陪酒女,除了陪酒以外,我也陪客人上床,但我不是谁的床都上,除了有钱以外,还要我愿意。这个世界到处充满性,用金钱做标码的,不一定就是最肮脏的。有时候客人选择我们,我们也在选择客人,有钱可以买到性,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买到我的。

两个月以来他每个星期都会来大时代喝酒,有时候跟几个同事,有时候也带着客户,每次陪酒的女孩都在变,但陪他的都是我。

“每次都是我陪你,你就不觉得腻吗?”我睡在床上的时候问他。

“为什么会腻,女孩还不是都一样,”他一边抽着烟一边回答我,他除了话比较少,就是烟抽得特别多。除了第一次跟他出来时我能感受到他紧张的情绪,大部分的时候,他都比较沉默,只是抽烟,他连笑的时候,嘴角上扬的角度都很轻微,只是浅浅的微笑。

“你是在暗示我下次要换人了吗”他接着说,又是那种浅浅的微笑。

“是啊,不然每次都是我,我怕不好意思收你钱了,”我歪着头回答他,除了第一次他给过我现金以外,他每次都是发红包给我,而且从来不发整数,有时候我收到他的微信的时候,都是一排下来的红包。

“为什么你不能直接就转账给我,非得一个一个红包的发,而且全都是188。”

“不行吗,这样我感觉我们就不像是在交易。”

“你是在无聊好吗,交易怎么啦,我才不觉得可耻。”

“我就喜欢一个个188的发,我也不觉得无聊。”

有时候面对他的时候真的有点无语,不知道是不是太熟悉了的缘故,每次陪他的时候我都会感觉不一样的轻松,起码在有他的床上我可以睡着,而不像在其他人床上时那样一直半睡半醒。

两个月了我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也不知道我的全名,虽然每次我们都出去开房,但是我们都很默契,不会去看彼此的身份证,哪怕有机会看到的时候,我们也故意忽视他,有些不需要记住的东西,何必要去知道。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搬家的时候,是他帮我找的房子,跟他在同一个小区,是一个简单的一居一厅。

“我们住一个小区合适吗?”那天晚上搬东西的时候我问他。

“有什么不合适的,这样又近,还不用去酒店开房。”他一边帮我装床一边回答。

“你不怕其他人看到吗?”

“看到了怎么啦,我又没结婚,我的同事也不住这里。”

“我要是白天碰到你,我是不是要跟你打招呼。”

“随便你吧,我会跟你打招呼的。”他说这话的时候调侃的笑着。

我依旧是白天睡觉晚上上班,住了两个多月我只在白天的楼下碰到过他一次,大部分的时候我们都只在晚上见面,他来大时代的次数比以前少了,但我们见面的次数多了,有时候他想见我的时候,就直接过来找我。他还是像以前那样喜欢发红包,有时候发一个,有时候发一排,我有时候不收,有时候收一个,有时候一排收下来。说实话,我已经不是很在乎他的钱了。

“你能不能不要再给我发红包了,要不你直接给我包养费好了,”有时候我故意很认真的这样跟他说。

“行啊,你说多少吧,”他一般都是一边笑着一边抽着烟说。

“这么多,”我比了一个手掌给他。

“5百块,行啊,我现在转给你。”

“什么5百,10倍都不止,5万块。”

“那以后你去我那里,你包养我,你每个月给我50就够了。”他有时候很安静,有时候说起话来也很无赖。

“去死吧。”我只能扔他一个枕头。

在这里住了那么久,每次都是他来我这里,但我从来没去过他住的地方。直到有天他微信上发给我。

“今天晚上你别去上班了,上我这里打火锅吧。”

我没有马上回他,过了一会他又发了一条过来。

“不喝酒了,喝天地一号。”

那晚我第一次去了他那里,他住的地方是个二居室,一个房间做卧室,一个房间做书房,书房里有很多的书,我去的时候桌面上还有一本翻到一半的海子诗选。

“你平时还看书,怪不得看到你反应这么迟钝。”我笑他。

“我这些书是用来摆的,不是看的,等一下借你几本回去慢慢研究。”他靠着房门,一边抽烟一边笑着说。

“要不然我搬过来算了,这样借你书也方便点,不用走来走去,”我仍然跟他开着玩笑。

“好啊,你明天搬过来。”

他说这话的时候因为弥漫的烟雾我没看清楚他的脸,只是他的口气让我觉得好像他并不是在跟我开一个玩笑,有那么一刻我突然有股想冲上去抱着他亲吻他的冲动,但是我没有,有些没有结果的事,何必去做。

那天晚上的火锅吃得有点温馨,他像对待女朋友一样帮我烫牛肉烫青菜,虽然大部分的时候我们只是安静的吃着东西不说话,但他看我时的那一种眼神让我感觉跟以往都不相同,以往我看他的眼神时感受到的是一片陌生的汪洋,但今晚却是一片熟悉而温暖的海水。那晚我第一次在他的床上没有睡着,我感觉自己的内心变得沉甸甸,我不敢转身去看他睡觉时的样子,因为我怕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所以,我只能背对着他。

“如果什么时候你厌恶你现在的生活了,想看书了,你就搬过来,”这是第二天早上,我离去时他靠在书房门口对我说的话。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没有去上班,他也没有来找我,我一个人去了海边,赤着脚坐在沙滩上,任由海水冲刷着我的脚,我的腿,然后湿润我的衣服。我捧了一口海水喝了下去,喉咙里尽是苦涩的味道,海水是水,但却是不能喝的水,哪怕它漫入我的嘴里,我却不能吞下它。

回去的那天晚上我又去了他家里,当他睡着的时候,我坐在床边的地板上,点着了一根他常抽的香烟,烟雾弥漫中有几滴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流下,巨大的烟味呛得我的内心都快破裂。

当我推着我的行李箱,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看着他远远的出现,然后远远的消失,我已经准备离开这个城市,去开启我的新生活。我不知道在我们之间存在的,除了肉体是不是也有所谓的爱情,但爱情对于我来说太过奢侈,如果是一段不会被祝福的爱情,为什么要让他开始。

谢谢你,那个我不知道名字却又熟悉的人。

谢谢那么多曾经有你睡在身旁的夜晚,让我不眠的夜可以安然入睡。

谢谢这座有你的城市,让我的人生多了一段回忆和故事。

愿另外一个城市的我和你,都再遇到一段新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