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蝴蝶泉之恋


                             

忍看残阳映黄昏,往事如烟雨纷纷。孤单天涯只身去,却留伤心湿红尘。把酒笑天不懂情,天亦笑我太痴蠢。愿化浮云随风散,不做人间寂寞魂。

在大理,苍山西向耸立,高达千丈,方圆一百二十里,就像一把张开的弓,高高的山峰直插入云,堪比泰山。苍山有十九座山峰,每个山峰上常年覆盖着积雪,到次年的五月份还没融化,而山脚下,茶花和桃花李花却开得非常灿烂。东边的洱海,奔流而来,汇聚在苍山下,河水沿着山麓奔流千余里。在春风的吹拂下,乘船游玩,向西看过去,苍山的景色就像蓬莱和阆苑一样,宛若仙境,美不胜收。积雪和山花争奇斗艳,山峦和河水互相比美,天下间再美的山水景色也不能超越这里。

苍山是大理有名的山,千百年来,在民间流传着许多关于它的美丽动人的故事。苍山有十九峰,其中的一个叫云弄峰。云弄峰有一潭清澈的水泉,约有六七十来丈宽且深不可测,宽宽的树丛,一团团地荫护着它;茂盛的枝叶,斜斜地横盖在泉顶的上空,每年三四月间树木开花的时候,青青的柔枝上满布着淡黄色的小花。这泉本叫无底潭,但它还有一个奇怪而又美丽的名字——蝴蝶泉。

蝴蝶泉之恋

蝴蝶泉

无底潭的边上住着一家姓张的农夫,只有父女两人相依为命。张老头终日在田间辛勤耕作,一颗颗从他脸上不断流淌下来的汗珠,几十年来一直浇灌在那仅有的三亩多的田里。他的女儿名叫雯姑,芳龄十八,她的容貌,即使是花儿见到了也要自愧不如。她的眼睛就像珍珠玛瑙一样,明媚晶莹;她那墨黑般的头发如同垂柳一样,又细又长;她的双颊跟苹果似的鲜红。她非常善良,她的心就像无底潭的泉水一样,清澈纯洁。她白天勤劳地帮助父亲种田,晚上则纺纱织布。她那两只灵巧的手织出来的布,任何一个姑娘都比不上。她勤劳和美丽的名声,远远地传播到了四方。少女们把她看作自己的榜样;小伙子们连做梦也想得到她的爱情。

与此同时,云弄峰上住有一个名叫霞郎的青年樵夫。他无父无母,一个人过着孤苦的生活。他的勤劳是任何人也赶不上的,他的聪明灵巧甚至赛过古时候的鲁班大师。他忠实而又善良,他的歌喉美妙无比,歌声像百灵鸟一样的婉转,像夜莺一般的悠扬。每当他唱起歌来的时候,山上的百鸟都会沉静下来,连松树也不再沙沙作响,好像世间的一切,都在默默地倾听着他那美妙动人的歌声一样。

每隔六天,霞郎就要背柴到城里去卖,来来往往都要经过无底潭边。霞郎也和别的青年一样,深深地爱慕着雯姑,每次经过她家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地向她偷偷地望上几眼。雯姑也一样爱着霞郎,每当他唱着歌走过潭边,她都要停止纺织,躲在窗后温情地注视着他,倾听他那娓娓动听的歌声。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这两个青年人的心坎里产生了纯真的爱情。


                                二

吃过早饭后,张老头拎起锄头,去到他无比热爱的田间地头,跟老黄牛似的,继续挥汗如雨。雯姑背上竹篓,独自前往山上的竹林里采药。风轻悠悠地吹拂着竹林,竹叶在微微地颤动着,并且发出有节奏的鸣响,就像美妙的乐音盈盈飘来。一条弯弯曲曲溪流穿过这片茂密的竹林,随风摇落的竹叶慢慢飘到溪里,仿佛一叶扁舟缓缓驶去。雯姑蹲到溪旁,对着溪水欣赏自己娇好的容颜。她轻轻地舀起了一些水,畅快淋漓地喝了,心里头一阵凉爽。山间的鸟儿也围绕着她,与她嬉戏耍乐。

突然,一头小鹿跌跌撞撞跑到雯姑面前,最终扑倒在地上。雯姑迅速上前,只见小鹿的腿上插着一只箭,她赶忙抱着小鹿,准备回家给小鹿包扎。就在她准备往回走的时候,一只雄鹰从空中俯首冲下来,雯姑不能敌,只得抱着小鹿乱跑。雄鹰在后头穷追猛击,奋翼垂翅,雯姑慌不择路,一不小心掉到了斜坡下。就在此时,一身穿白族衣服的男子,顺着藤枝从树上飞了过来,正好一脚踹落了雄鹰。雯姑仔细一看,这才认出来,此人正是霞郎。

霞郎拔出了小鹿腿上的箭,看了看这支箭,再看看地上躺着的雄鹰,心中很是不安,因为这支箭不是普通的弓箭,这只雄鹰也并非一般都雄鹰,它的主人是俞王。

在苍山下的俞王府里,住着凶恶残暴的俞王。他是统治苍山和洱海的霸主,是压迫剥削人民的魔王。多少年来,他独霸着苍山和洱海,他统治下的一草一木,都浸透了人民的血泪。他豢养着许多士兵和走狗,来镇压人民,甚至是屠杀人民。人民对俞王的仇恨,比苍山还高,比洱海还深。

没过一会儿,远处尘土飞扬,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越来越清晰。霞郎牵着雯姑,飞快的跑向山上。霞郎边跑边回头看,后面追赶的人正是俞王以及他手下的走狗和士兵。他们在后头穷追不舍,霞郎雯姑跑到了一处山崖上,已经没路可跑了,崖下便是无底潭,深不可测,跳下去无异于自寻死路,两人顿时惊恐万分,眼看着俞王这帮恶魔就是追了过来,这时,一只黄鹂鸟在崖前奋力扇动着翅膀,聪明的霞郎瞬间明白了该怎么办。

很快,俞王率先追到了崖上,却发现崖上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俞王骑在马上,心里犹疑不定,一心想抓到雯姑,但最终还是无功而返。原来悬崖下有一个小山洞,霞郎和雯姑就是躲在洞中才侥幸逃过一劫。

在一个月明的夜晚,雯姑和霞郎相约在潭边。在浓荫里,在柔美的月光下,他俩倾吐了彼此的爱意。从此无底潭边就常常有了他们的身影,树荫下也常常留下他们双双的足印。


                                三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了,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但天气还是格外的闷热,天空中乌云滚滚的,眼看着一场猛烈的暴风雨将要到了。张老头在屋里编竹篓,雯姑则在窗前纺纱织布。突然电闪雷鸣,顷刻之间便下起了滂沱大雨,整间小屋都笼罩在了朦胧的大雨之中。

“咚!咚!咚咚!”,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而且敲得很急促。

“谁啊?都这么晚了!”张老头边说边过来开门。

张老头刚一开门,就被一个黑衣人从背后打昏了。雯姑见父亲迟迟没动静,便走到了门口,只见父亲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而此时门外的几名黑衣人迅速将雯姑打昏,塞进了麻袋里。

当雯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绑在了一处豪华的屋子里。开门进来的人满脸杀气,雯姑抬头看了看面前的这个人,心里头除了痛恨还是痛恨,此人就是恶魔般的俞王。

俞王亲自为雯姑松绑,像狗一样地流着口水对雯姑说道:“我府里有无数的金银财宝,吃不尽的山珍海味,穿不完的绫罗绸缎,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妻子,我保你一辈子享受荣华富贵。”

雯姑毫不理睬他,鄙夷他说道:“我早就爱上砍柴的霞郎了,尽管你有多少金银财宝,你也买不动我爱霞郎的心。”

俞王发怒了,说道:“哼,我俞王爷势力比天高,沐家封过我永世为王。我跺跺脚天会动地会摇,难道我还比不上那砍柴的霞郎。假若你不听我俞王一爷的话,你逃不出我的手掌。”

雯姑一点也不害怕,坚决他说:“不管你威风比天高,不管你跺脚天动地也摇,我爱霞郎的心,就像云弄峰上的雪永远不变。你想要我答应你,那是痴心妄想!”

这样,经过了三天三夜,俞王用尽了威胁和利诱,一丝一毫也动摇不了委姑坚贞的心。俞王恼羞成怒,叫走狗把雯姑吊起来,想用肉刑强迫雯姑答应。


                              四

霞郎怀着兴奋和期待的心情,来到无底潭边和雯姑相会,可是他见到的不是雯姑那可爱的笑脸,霎姑家里上一片狼藉。将死的张老头挣扎着对他说完了雯姑被抢的情形,就含恨而去了。痛苦和仇恨燃烧着霞郎的心,他草草埋葬了张老头,抓起匕首,气势汹汹地朝俞王府奔去。

黑夜里,霞郎翻过俞王府的高墙,在马房里找到了被高吊着的雯姑。他用匕首割断了绳索,雯姑满脸泪花子,扑到了霞郎的怀里,霞郎也为雯姑插上了她最喜欢的黄花,扶着雯姑逃出了俞王府。

雯姑和霞郎共骑一匹马,在漆黑的道路上急奔,俞王带领着恶狗和士兵在后面紧紧追赶。他们逃上了高山,俞王追上了高山;他们逃下了深谷,俞王追下了深谷。

俞王耀武扬威地在后面大喊道:“任你们上天入地,休想逃得出我的手掌。”

雯姑和霞郎从木桥上跑了过去,霞郎迅速下马将木桥拆了,俞王的先头士兵没防备,到了河边没及时拉住马,纷纷坠入河中,霞郎又迅速上马狂奔。俞王搭弓开箭,一下就射中了霞郎的马,霞郎和雯姑从马上掉了下来。俞王手下的走狗准备射杀霞郎,俞王摆了摆手,下令活捉雯姑。俞王一帮人绕道继续追赶。

霞郎和雯姑跑到了之前的悬崖上,并且很快地多到了崖下的山洞里。俞王一到崖上,和之前一样,一个人都没有。这时候的俞王一脸狡黠地笑了笑,轻轻挥了挥手,停在他胳膊上的猎鹰飞到了崖前。霞郎迅速掏出匕首,掷向猎鹰,猎鹰应声倒地。这一下暴露了行踪,无奈之下,霞郎和雯姑走了出来,站到崖上。俞王的狗腿紧紧包围着他们,要他们跪下投降。

此时的俞王还是对雯姑各种威逼利诱,雯姑誓死不从,跑到了霞郎身边。这时,雯姑和霞郎紧紧地拥抱着,他们用冷眼回答着俞王的叫喊,纵身跳下了无底的深潭……一朵黄花随着清风的吹拂,在空中飘飘洒洒,它是一点一点地往下飘落,最终落到了水面上,顺着水流到了下游。

第二天,天放晴了,彩虹挂在了天边。大地焕然一新,地面上坑坑洼洼的水好似都凝结住了,成为一面面银镜,把竹林都倒映在其中。小草、小花又挺 直了腰板,在柔和的阳光下洗净身上的尘土,悄悄长高。竹子经过风雨的洗礼,接受了命运的挑战,它并没有屈服,反而变得安然无恙,你看它的枝叶更茂,全身更翠了,生命力更旺了。

此时,无底潭的水翻滚着,沸腾了起来,潭心里冒起了一个巨大的水泡,水泡下有一个空洞,从里面飞出一对五彩斑斓、鲜艳美丽的蝴蝶,互相追逐着在潭边翩翩飞舞。一会儿,从四面八方又飞来了大大小小的蝴蝶,围绕着这一对蝴蝶在潭边和树下四处飞翔。从此以后,人们给无底潭起了一个名字——蝴蝶泉。到了每年的三四月间,各种各样、大大小小、形形色一色的美丽的蝴蝶便飞来蝴蝶泉边,成群地上下飞舞。泉上和泉的四周,甚至漫山遍野,完全变成了彩色缤纷的蝴蝶世界,成为罕见的动人的美丽奇景。

正如:“春意的水,冬时的雪,又逢落叶卷枯草,谁人怜?淅淅沥沥,未名湖水,此时滴水点坚冰,苦寒袭。夕阳欲归,在那浪漫晚霞中,留下一片影,孤雁哀鸣。寒月雨水,在这凄寒残夜里,遗弃我自己,痛心不已。冬时蝴蝶,雪中影,冥冥相见于新春,只惜朱颜已不复……暖泉流川,雾气腾,款款下身于圣堂,尽是冷淡转身去……蝴蝶泉水,谁能给予一片冬日的暖,一缕雪的芳香?翩翩舞动婀娜之姿,动心之余,谁再伤痛,谁流泪?流水东去,不再复西,直入黄海,留下谁的一片念?十年之约,又有谁会记得?三千弱水,苦寒交替,纤纤瘦草……乾坤日月,付之留出伤心泪,何人良辰不能配?无言对?回首浅望蝴蝶泉,唯见凤尾垂,花粉纷纷落,点开泉水,心中睡莲,初日应红花,涟漪缓缓濯妖水,只是凤蝶舞,动人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