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妹妹的狗


昨天,我走在路上,看见一只可爱的小狗。对于宠物狗来说,我的知识有限,叫不上它的名字来,它的脸像狐狸,三角形,透着灵气,耳朵像猫吧,三角的,竖着,我也拿不准。尾巴被修剪成一朵毛绒绒的花,染成淡蓝色,迎风飘摇,别有一番情趣。狗的主人该是多么寂寞才在狗身上花这么多心思。不禁想起妹妹的狗。

妹妹的狗

        大黑是奶奶的狗,看家护院用的。我们喂的勤了,天天跟着我们,我与弟弟嫌它碍事,常常呵斥它,妹妹喜欢它,经常给它挠痒痒。大黑成了妹妹的跟屁虫。

    妹妹是家里最不受欢迎的孩子,奶奶重男轻女,我是女孩,已经万分不满,妹妹一出生,奶奶就骂:“又是赔钱货”,于是大家都叫她赔钱货,大黑不嫌她,保护她,哪个孩子欺负妹妹,大黑就呲牙咧嘴的威吓他。

        后来,我们搬新家,不在和奶奶一个院子了,大黑就两家串,既舍不的老主人,又舍不得小主人。两天见不到大黑,妹妹就食不甘味。

        那天,妹妹是哭着回家的,大黑两天没来,妹妹魂不守舍,去奶奶家找,奶奶也纳闷两天没见大黑了。妹妹说大黑死了,人人不信。“疯狗子去了”奶奶说,大家都笑,只有妹妹不信,哭哭闹闹找大黑。我发动堂哥堂弟们找大黑,终于在村东头小生家找到了大黑的皮,大黑就这样离开了我们。别人尽管心疼,也就骂两句。妹妹抱着狗皮天天哭。

        爸爸从外面带来一只小黑狗,说是大黑的孩子,小黑的头顶有一撮白毛,妹妹叫她点点。一有空帮点点挠痒痒,梳毛发,还找了个小铃铛拴在脖子上,点点到哪里哪里响铃铛,妹妹的名字改成了小铃铛。点点会玩毛线球,你经常看到妹妹和点点抢一个球,点点聪明还知道假动作,知道让着妹妹。夏天点点和妹妹会一起睡在树下,妹妹几乎没朋友,点点成了妹妹最好的玩伴。

        点点还没长大就死了。那一年老鼠特别疯狂,睡觉时咬了弟弟的耳朵,这还了得,爷爷奶奶都来了,弟弟可是全家的宝,爷爷下令严惩老鼠,爸爸先买的老鼠夹子,逮到老鼠扔给点点,点点从拒绝到享受过渡很快,八十年代初,油水真的太少了,人一年吃不了几斤肉,点点也算过上小康生活。

        有一天,爷爷拿来一包老鼠药,撒了一圈走了,第二天早上,点点的叫声撕心裂肺,钻在厨子底下挣扎。点点死了,吃了死老鼠死的,妹妹哭闹不休,说爷爷害死了点点,在爷爷心里孙子最重要,点点不过一条狗而已,大骂爸爸惯孩子。

        文文是条小黄狗。妹妹到外婆家去,邻居家大黄生了六只小黄,妹妹在狗窝旁一坐,最大的一只就过来添她的手,蹭她的腿,咬她的裤脚,妹妹的笑容又灿烂了。别人走近,大黄就发威,妹妹抱着它的宝宝,大黄一动不动,人人称奇。文文就随妹妹回家了。妹妹上学前要跟文文道别,回家要跟文文说我回来了,文文会准点在路口接她放学。妹妹有了朋友,会带朋友与文文一起玩。

          开心的日子总是很短暂,文文是条小母狗,秋天,公狗们就常来找文文了,文文有时候不在家,妹妹狠生气,骂她死不出息。一段时间文文不见了,妹妹找了好长时间,最后伤心的发恨,今后再不养狗了。是弟弟发现了文文,每天它都站在院子的尽头,眼巴巴的看着家,无论弟弟怎么叫都不回家。妹妹疯跑出去,文文见了她就退,妹妹停它就停,妹妹进它就跑,妹妹哭,狗也哭。文文瘦的只剩一层皮了。妹妹回家带了文文最爱的食物,文文只哀哀的叫,回头走了。爸爸断定文文得了病,买了消炎药放在路口,希望文文能发现好起来。几天后,邻居家小妹发现了文文,已经死掉了。妹妹把它抱回家,葬在枣树底下,希望它在那边过得好,弟弟也来帮忙,他说文文是来告别的,他爱这个家,又怕把病带给主人,所以选择了自生自灭。我们家的野小子也长大了。

妹妹的狗

  从此,妹妹再没养过狗。狗狗离我们的生活越来越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