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为什么毕业后,很多大学生成了废材?


为什么毕业后,很多大学生成了废材?

曾经意气风发

若你已经拿到大学毕业证,你一定通过了当年的高数考试,可现在一道简单的微积分方程摆在面前,你会不会问,这是门萨的测验么?还是原子弹爆炸公式?

你比我强,换还我会问,勾三股四弦五,是三条四饼五万吗?论不学无术,我能点你一炮。

或许你也感同身受,让我们再参加一次高考,永远考不出当年的分数,我们对于课本知识遗忘的速度是惊人的。

上次,同学聚会,当年的高考状元和榜眼同时现身,大家聊到高考,感慨万千,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状元问榜眼,当年你第几?

榜眼说,你第一,当然不关注别人名次。

状元说,也是,我只记得我第一,考多少分忘了。

榜眼又说,咱俩差6分,但我考多少分也忘了。

状元反问,你自己分数都忘了,咋就记住和我差6分呢?

榜眼叹,谁让我是第二?差几分一辈子都忘不了。

最后,状元和榜眼同时问我,高考时,咱们第一科考的是啥?真记不准了。

我脱口而出,语文。

两个人同时竖起大拇指,你这记性,没考过我们俩,真是时运不济啊。

我考语文时,睡着了,苦练半年的行书变成了草书,当然终身难忘。

从幼儿园到大学,我们对分数和名次的关注,远多于对课本知识的关注,这和现行教育的实用性,保持默契,我没说错吧?

直接后果,就是毕业后,我们看似什么都会,又什么都不会,纸上谈兵,眼高手低,志向高于能力。很多大学生第一次手工实践是发传单,第一次距离测量是追公交,第一次自信演讲要感谢传销。

扩招之后,高等教育偏向学历教育,和三十年前塑造学生使命感的象牙塔有了很大区别。

只有自律性强、目标明确的学生,才肯主动反刍知识,在实践中摸索认知体系,提炼核心能力,这又是一个知识重建过程。

而更多高校毕业生,不比下岗工人强多少,看成败人生豪迈,大不了从头再来,十年寒窗换来的只有一纸证书,证明重新做人经过官方审批。

他们学过的知识,换不来房子,娶不到老婆,仅仅保证一个打工名额。

不少人质疑现行教育模式,质疑填鸭式的全能培训为什么培养不出唐伯虎,反倒培养不少轻易受骗、动辄失联的二百五?

为什么毕业后,很多大学生成了废材?

曾经求知若渴

原因很简单,我们的教育不是灵魂导向教育,而是目的导向教育,保底于求职问薪,拓宽于海外闲混,受制于竞争生存,沦落于攀比拜金。

明显的例子,前几天,一个十岁小学霸,直言不讳:我的父母配不上有我这么优秀的儿子。

他的依据是自己考试次次第一,奥数轮滑围棋接近无敌,唯一不满的是,父母很平庸,没给自己买iPhone7。

十岁就有这种价值观,你怕不怕?

学校没教育他这么现实,但是学校环境的耳濡目染,让他学会了这么思考。

校园教育多年,我们付出很多时间和精力成本,结果往往像我们失去的爱情,回头一看,彼此折磨。

还和我们的语文训练类似,满大街高分作文攻略,神文培训班,教的是假话,大话,空话,套话。

唯独难以书写自我。

要说现行教育的益处,也是有的,多数学生适应了听话和忍耐。

这是我们这种规模的国家,出于稳定目的,必须夯实的中坚力量。

听话和忍耐直接影响到教学风气,学生要看班主任脸色,怕座位调到后排,逢年过节还要包着购物卡,换取继续听话和忍耐的机会,不然个别班主任会直接在课堂上说你不会做人。

寒暑假,进课外辅导班,把不听话的时间继续转换为听话的时间。

尤其对普通家庭的学子来说,因为缺乏私人订制的精英教育,几乎没有选择的挤到应试教育的独木桥上。

所以那些离经叛道的孩子,往往会被打上另类、不听话的标签,舆论一边对他们加以排斥,一边打造高考状元封神榜。

可叛逆者往往也让我们羡慕,甚至成为榜样。

韩寒,高中挂掉的科目,比我们大学挂过的还多,他却活得很嗨,让无数还在啃老的名校毕业生猫在格子间里对着显示屏怀疑人生。

美声唱法是音乐,rap也是音乐,我们学了这么多年美声,突然发现韩寒的rap才踩准了人生的节奏。

还有柳智宇,数学天才,北大毕业,在国人期盼着他去攻克哥德巴赫猜想时,他出家了,未入红尘已破红尘,不陪俗人玩了。

我们又突然发现,心无旁骛,物我两忘,专注于养身修静,不正是我们梦寐过的生活吗?可我们放不下花花世界的诱惑啊。

一个高中生,一个和尚,没有什么装裱过的头衔,他们就没资格称为人才吗?

为什么毕业后,很多大学生成了废材?

曾经憧憬未来

与之对应,是大学生误入传销,经常失联,名校总有高材生跳楼的新闻,他们念书念到自保能力都缺乏,又如何称为可塑之才?

回头好好看看我们在学校里学的知识吧:

我们写过无数篇作文,主人公很固定,小明小刚小强;

我们解过奥数,砍价时经常被卖菜老太太砍懵逼;

我们学过美术,课外一幅画都没画过,完败于幼儿园小朋友;

我们学过地理,出门就手机导航,再不济叫滴滴;

我们学过物理,就是不系安全带,开车经常奔驰,楞把骨头当宝马;

我们学过生物,发现老师特意不讲的那节我们最操心,而这根本不用学,连狗都会;

我们还把大量时间耗费在背单词儿上,shit。

术业有专攻,学到最后,养家糊口的手艺通常只剩一门儿,可之前学的太多,太杂了,导致学到专业课时,已经失去上进动力,这时发现,书中没有颜如玉,女寝里才有。

从小学到大,愣是不知道学了什么,不知学过的东西对自己有没有实际帮助。

十年寒窗苦,不如直播抖胸脯。

大学一毕业,全靠饱受打击才接触到真正的学问。

流水线上的高科技产品,要严格遵守ISO质量认证,而我们这些修满毕业的半成品却要经受社会的严酷筛选,质量过不过关,身价由社会标,单却要自己买。

古人讲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就是受教育的过程,要先从毛笔字练起,不夸张的说,随便挑一个辛亥革命以前的秀才穿越到今天,写上几笔,都能逼迫书协停业整顿,甚至反腐,学问这东西可以传承,风骨却是需要环境熏陶的。

今天大多数人,活在按键世界里,包括我在内,连名字都写不潇洒,毕竟只有少数人练过签名嘛。你让某些明星手写篇入党申请书,贴在北影中戏门口,敢保门卫不撕么?

这一切,很大程度源于教育环境的改变和缺失,教育目标的焦虑和浮躁,教育结果的偏差和功利。

现行教育一大特色,课堂上的道理与课堂外的道理经常不发生关系,前者让人做梦,后者让人牙疼。

在这样一个充斥科幻色彩的时代,你得做好燃烧自己充当助推器的准备,最后还极有可能跨越不过很渺小的一段时空,因为太多年轻人连航向坐标还没锁定。

教育三层次,授业传道解惑,我们的教育在授业上已经武装到牙齿,至少我们学历光鲜;教育传承的本应是正道,可是很多教师都走上了收费补课的邪道;至于解惑,只能看人民日报了。

关于教育的问题,相关讨论太多,我深究不起,我本身就是教育的残次品。正如本文观点,拿个大学毕业证,就好意思说自己是人才?

所以我谈这个问题,也只能到此为止,谁让我也拿了大学毕业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