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他生未卜今生休


1

草棚外头阴雨绵绵

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男人从雨幕中走来,掀开了茶馆的帘子。

正拄着算盘无聊的拨弄珠子的小二回头,上下瞅了瞅这个提着一把剑的客人,赶紧打了个哈哈就小跑了过来。

“客官有何需要?”小二一甩肩头的白毛巾,弯腰满脸堆笑。

屋外天色阴沉风雨交加,吹响半掩的木门吱呀吱呀响,来人并未接话,凛冽的眼神环顾了一圈,将剑放在桌子上一甩斗篷坐了下来。

“可是去尹水镇的。”小二收起笑容站直了身子,摇晃着头突然有了几分隐士的模样。

“嗯。”

“长亭,古道,红衣,他生未卜今生休。”

“多谢。”黑衣男子拿出一锭银子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去。

2

小二揣起银子回到收账台,这荒郊野岭,偶尔会有歇脚的人路过,提供茶水赚来的银子根本不够生存,全靠师傅提前卜卦。

尹水镇门口有个茶馆,以银子和缘分换一卦,准到爆炸,这在江湖上几乎已经人尽皆知。

茶馆里有个店小二,偶尔插科打诨偶尔深沉精明,几件趣事在江湖上流传几番,也成了传奇。

小二本无姓无名,叫他的人多了,他也就称自己姓小名二了。

小二拿起笔墨在账本上划了几笔,抬头看看门外。

今日乃六月十五,按理说,那个女人,该来了。

这日晚上子时,终于响起来敲门声,躺在桌子上的小二赶紧起身,打开门。

一名红衣女子站在门口,细长眉眼与利落尖瘦的下颌相配,半束长发,略施粉黛,却也掩不住身上一股的冷傲气质。

“来了啊。”小二笑笑作了个辑,“楼上客房已打扫干净,请入住。”

“竟然是半夜到此地,这可不安全,虽说你有武功也不能掉以轻心啊。”

“前几日好几人要求住客房都被我推掉了,毕竟仅此一间,特意留给你。”

小二边领着女子上楼边有些手舞足蹈的说着话,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女子只点了点头便推门进了客房。

“今生休。”看着房门关上,站在门外的小二有点愣神地低声呢喃,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3

女子名为红荔,乃江湖上大名鼎鼎盗圣的女儿。盗圣虽为盗圣,但劫富济贫,盗亦有道,也受江湖人的尊重。

二十多年前,年少成名的神捕黑猫向盗圣发出了战帖,并宣告天下,必将亲手擒住盗圣。

江湖中人只是笑笑,不过是个年轻气盛的毛头小子虚张声势而已。黑猫虽也有本事,但又如何跟闯荡江湖半辈子的盗圣相提并论。

不想突有一日,传来黑猫拎着盗圣的尸首上六扇门复命的消息。江湖人震惊,横行江湖十多年的盗圣竟落此下场。

有人传当年黑猫带了几万大军布下天罗地网才抓住盗圣。也有人传是盗圣想金盆洗手自己送上门请罪。

江湖传说一个接一个,谁也不知道真相。只知道从那以后,黑猫成了朝廷重用的大将,威慑朝堂,帮君主整顿了奸臣。叱咤江湖,成了人人敬三分忌三分的人物。

只不过不久,就传出黑猫退隐的消息,从此江湖中再无此人消息。

几年后有位女子,劫富济贫,锄强扶弱,向黑猫发出了战帖,以七月初七尹水镇一战为约,立誓今世必让黑猫死于自己剑下。

此人便是盗圣的女儿,红荔。

红荔每年都会赴尹水镇。可惜这十年来,黑猫从未出过面。

今年正好是第十年。

小二伸出指头算了算,这黑猫也是沉的住气,被人说胆小懦弱怕了一个女人说了十年,也未出面。

这十年来,红荔每年都会在这里住上几天。小二清楚的看着她从稚嫩冲动蜕变成这样成熟冷傲的样子。

4

梅雨季总是格外冷清,这个茶馆看似与世隔绝,其实却是江湖走向中至关重要的一棋。

红荔向来话少,白日也只是坐在门边看着外边,小二将茶馆里里外外打扫完毕后也只是坐在离她五米远的地方。

小二边翘着脚哼着小调边偷偷看着红荔。两人相识这么多年也是有些默契了,小二还小的时候总是在红荔住宿的这几天每天卖力的制造出一些新花样逗她开心。

“红荔姐,我会飞,你看我,你看着我,我跑着跑着就能飞起来啦。”

“红荔姐,你的剑能借我玩一下嘛。”

“红荔姐,偷偷告诉你,师傅让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

“红荔姐,我一看到你就觉得命中注定,我认真想了想,我觉得我们可能是订了娃娃亲的。”

十年前,小二仅九岁而已。每一年这个时候,师傅总会出远门,出门前总会叮嘱小二:必须好好照顾红荔。

当时小二仰起头天真的问:“师傅,谁是红荔呀。”

师傅眯着眼睛看着远处有点出神:“看到她你就知道是她了,尽你所有去还吧。”

“喔。”当时小二舔着好不容易缠着师傅买来的一根糖葫芦敷衍的点点头。

5

明日就是七月初七了,红荔一早就起来收拾好了包袱。

“走了啊”小二叫住了她。

“嗯,有机会的话,来年再见。”

“没机会了。”小二徘徊了几步,又转头认真的看着红荔,“长亭,古道,黑衣,他生未卜今生休。”

红荔顿了顿,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剑,“他终于,要出现了。”

红荔双手抱拳说了句多谢,就大步往门外走。

“等等,”小二犹豫了一下又马上叫住了她,“黑猫的剑法以灵活狠辣闻名,向来有以柔克刚,以静制动之说,若想赢过他,恐怕得在技巧上多花费些功夫。”

红荔点点头:“好,多谢指教。”转身消失在雨幕里。

小二看着外面阴雨绵绵的天气,叹了口气:“这两人,也是像啊。”

6

几天后,江湖又翻起一股巨浪,侠女红荔打败了退隐神捕黑猫。

据说黑猫躺在一片血泊中死不瞑目,据说那场大战持续了一天一夜,据说红荔最后也是身负重伤。

有人说是黑猫自己投的降,也有人说是红荔使了毒,不然怎么可能会打得过如此高手。

小二听听那些路过的人在茶馆讨论的这些,摇头笑笑,黑猫与盗圣实力悬殊,红荔与黑猫也是实力悬殊,而黑猫却能轻易杀了盗圣,红荔也轻易复了仇。这其中,实在太不符合常理,必有反常。

但是这些真相恐怕是要尘封在历史里了。

7

七月初六

大战前日

尹水镇内

一名老汉与黑衣男子接了头

黑衣男子先辑了个礼:“掌柜这些年可好?”

“哈哈,好,好。”老汉捋捋胡子,“明日一战,准备好了没。”

“何须准备,还会有意外的结果么。”

“所以警长大人你是打算以自己的终结去了结这一段恩怨啊。”

“现在我能为她做的,仅此而已了。”

黑猫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的自己,心高气傲胸怀大志,有些了成就就想着去抓天下第一盗。

正面交战必然会占下风,于是便在夜里偷偷潜入盗圣府上。突然发现一个小姑娘一个人落寞地坐在台阶上晃腿。

抬头看见他也不胆怯,反而扬起下巴一脸傲娇地问:你是谁。你要再走近一步我就喊我爹。

“别,”黑猫赶紧摆手,“我是传说中的黑猫警长,呐,给你玩具。”黑猫顺手从兜里扔了个小玩意下去。

小姑娘瞬间就乐了,“这是何物,有没有暗器,你要是敢动我爹爹会把你五马分尸的。经常会有像你这种贼眉鼠眼的人潜入我家,我都习惯了,最后都被打的落花流水爬回去。”

贼眉鼠眼………

黑猫受到了至今为止人生最大的打击。

“不让我告诉我爹也可以,你以后每天晚上来陪我玩啊,我一个人待着好无聊,爹爹也不让我出去。”小姑娘把玩着手中的小玩意有些嘟囔的说。

直到有一天晚上,六扇门老前辈铁血大人潜伏入府,铁血封喉,一刀致命,盗圣就在这样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丢了命。铁血以偷袭和飞速著称,他想杀的人,从来没有失手过。

黑猫听到动静跑来,震惊了许久。已经退休很久的老前辈居然特意来杀盗圣。

“为…为何?”

“道不同。”铁血前辈冷酷的脸没有丝毫波动,“领他的尸首去复命,如今六扇门大乱,奸臣当道,只有你立了此功,才能在朝堂上树立威严。记住,忠君。”

忠君。盗圣他,说到底,是成了天下的牺牲品。

8

小二边擦拭着桌子边看着外面,师傅今日就该回来了。

果然,门外一个白头老汉,衣衫破旧,正大摇大摆地走过来。

“哎呦,小二啊,快来给为师上壶茶。”老汉一进门就扯着嗓子喊。

“师傅你真是老不正经。”小二一边抱怨一边手脚麻利地去准备茶水。

老汉看着小二清瘦的背影笑了笑,铁血这么冷酷的人确是不适合养小二长大。他把小二送到自己这里,也是希望小二这一生不要掺杂到任何江湖恩怨中去吧。

“来咯,新来的铁观音,上好的茶。”小二端着茶笑哈哈地走过来。

“这梅雨季,终于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