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动车上的断头案(三十一)


动车上的断头案(三十一)

天上的谜题,无人能解的诡计

“凶手想要拿到的东西……听你这么一说我反而觉得凶手这样做是为了掩饰他用来制造密室的道具。”我说着话的时候低头认真地观察着公文包周围那些琐碎的小东西,说。

“制造密室的道具吗……我之前倒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华警官说。

“杨森平时出差或旅行的时候,也会带这种毫无用处的装饰物吗?”就在华警官说话的时候,我蹲下来从窗帘下方拿出了一只拳头大小的银色骷髅头装饰物,问。

“这个我就没怎么认真地了解过了,不过这样一个银制品要怎样才能被用来制造出这么一间密室的。”从我手中接过了那颗还算有些分量的银质镂空骷髅头,华警官拿起来放到眼前仔细地端详着说。

“我现在也还没有什么头绪……对了,要是监控录像能够完全排除凶手是从房门进入这个房间的,那么根据排除法,凶手能够进入房间的通道是不是就只剩下这扇窗户了?”我站直了身子透过那扇半人高的窗户俯瞰着眼前的鸣海市,说。

“之前我也认为只有这样一种可能,只不过……。”将手中的骷髅头放到了身旁的桌子上,华警官轻轻地叹了口气说。

“只不过什么?”我回过头问他。

“只不过……这最后一种可能都变成不可能了。”华警官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问。

“关于窗户的问题我询问过酒店的保洁以及杨森的那个私人律师,根据他们提供的证言我得到了两个关键信息,一是酒店保洁在昨早打扫这个房间的时候,曾短暂地打开过这扇窗子,不过在她打扫完毕后就马上把窗子给关上了,期间她并没有听到房间里有别的的动静。二是杨森非常讨厌室外受到过污染的空气,所以当他一个人在室内独处的时候,是会习惯性地把没有关好的窗户关上的,特别是昨天的雾霾浓度还不低,在这样一种天气状况下,杨森是绝对没有理由把房间的窗户打开,哪怕只有短短的一秒钟。”华警官说。

“这样一来……凶手是绝对没有可能进入这个完全封闭的房间了……”听到了华警官的描述,我才知道这个房间在被凶手布置成密室之前,就已经是个完全封闭的密室了,这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助和恐惧。

“华警官,你现在能不能把前一位客人的入住信息以及他入住和退房时的监控录像调出来。”在我的思维即将陷入绝境的时候,我突然考虑到了另外的一种可能,说。

“这个……我让刚才给我们开车的小张和酒店经理沟通一下吧。”听完我的话低下头思考了一下,华警官边说边拿出对讲机和刚从停车场出来的小张取得了联系。

将需要调查的事务和对方交代清楚后,华警官把对讲机放了下来,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了我的身上。

“你这一次又想到了什么?”把对讲机插在了腰上,华警官问我。

“想到了凶手进入这个密室的可能性。”我说。

“可能性?”华警官疑惑地看着我问。

“是的,我现在能够想到凶手进入密室的方法只有一种,至于这种方法是否可行,还要等小张把那两样事情调查清楚才能做进一步的论证。”我说。

“是吗,那么现在……”就在华警官刚准备把话说出口的时候,别在他腰间的对讲机突然传来了小张的声音。

“华队,华队,我是张权,我是张权,刚才我和酒店前台进行了核查,已经查到了前天住在杨森那个房间里的客人的信息,那个人叫白英,是郁东市崖宜镇土文村人……一会我把他的身份证号发给你。现在我先去找酒店经理沟通,让他安排安保室把那两天的监控录像调出来。”在华警官的对讲机里,小张带有电磁的声音不断地传了出来。

“那人的身份证号你不用发给我了,你直接发回队里,让他们再进一步调出那家伙的档案吧。对了,你刚才问过前台没有,酒店的保安室在几楼,我现在直接过去保安室。”听完了对方的汇报,华警官一边给对方发出新的指示,一边朝我勾了勾手示意我跟着他一起走。

在了解了保安室的具体位置后,华警官和我一起迅速地走进了酒店二十四楼的观光电梯里。

“你刚才听到没有,小张说的那个白英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个涉嫌杀害欧阳静雪的小孩的伯父吧。”刚刚走进电梯关上了电梯门,华警官就看着我的眼睛问我。

“是的,如果连居住地都一样的话,那么这个白英就不可能是其他人了。”我走到了华警官的旁边,背对着身后缓缓上升的鸣海市,说。

“可是之前你还打算让小陈挖开他的坟墓,而且在一个小时以前,崖宜派出所还发来了他的坟墓被烧,尸骨被盗的消息。”华警官抬起头看着电梯顶上不断变化着的楼层数字,说。

“嗯,或许坟墓里面埋着的不是他本人的尸骨,又或许……坟墓里面的棺材根本就没装有任何东西。”我说。

“这些都只是你个人的主观猜测吧。”

“如果当初小陈能够把坟墓挖开的话,这些就不会是我的主观猜测了。不过……现在既然查明了白英已经牵扯进了这个案子里,那么我刚才对凶手进入密室的方法的假设,就有至少百分之三十的实现可能性,同时白小白在欧阳静雪遇害一案中的嫌疑也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提升。”

“如果真的能够确认那天在这里开房的就是白英本人,那么我赞同你刚才的说法。”

“但如果不是他本人的话,或者说他没有牵扯到这一系列的案件里面的话,那么白小白作为暗夜幽鬼的帮凶这一点无论如何都无法说的通。”

“嗯,暗夜幽鬼这家伙还真是喜欢给人出难题,现在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先去查看一下这两天的监控录像吧,要是监控录像没有印证你刚才的设想,那么破解掉这个密室之谜估计还要耗费掉我们不少的人力和财力。”华警官说完,然后在电梯铃声响起的时候,率先走出了那扇缓缓打开的电梯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