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我的职业是乞丐


我是一个靠着乞讨过日子的人,你可不要小瞧了这职业,它让我既不要付出多少努力又不要看老板脸色吃饭。收入吗,每天基本上在百元左右,碰到节假日高峰期,随着人流量的增加,收入也相应加倍。

我是一个被贴上乞丐标签的人,每天总是风雨无阻在德兴车站附近乞讨,这里的客流量比较多,行讨起来比较容易。要知道我能占据这有利地形也是靠一番打拼,所以基本上不出意外的话,我每天都会出来转悠,就怕一不小心被别人占据了。

闲来无事时,我最喜欢蹲在墙角处,搓着脖子里常年的污垢,眯着眼睛打量着行色匆匆的路人。来车站的人无非就是两种人,男人和女人。哈哈,你看我,一高兴起来就得瑟的开始说起胡话。

来车站的要么就是坐车准备出发,要么就是来送行的。怎么样,这样的解释与上面一样吧,还是废话连篇。没办法,谁让我有大把的时间挥霍,我的人生就是这样,每天眯着眼睛意淫着来来往往露胳膊、露大腿的年轻姑娘。

我一直以为自已永远这样没有思想、没有激情的堕落下去。想不到,那天一个很意外的小事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不,准确地说是我获得了重生。

那天快要下雨了,看着不远处乌压压的黑云快要飘过来。我赶紧收拾好门口的家当,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无非就是一个缺口的讨饭碗,还有一张花了我十元钱让人编写的催人泪下凄惨故事。你别说,有了这张纸乞讨收入那可是一个劲的往上串。我像宝贝一样揣在胸口,生怕它被淋湿,那可是我吃饭的家伙。

正当我忙活时,一枝红艳艳的玫瑰出现在我的眼帘。我疑惑的抬起头,只见一个明眸皓齿的小姑娘,笑盈盈的看着我,递给我一枝玫瑰花。我受宠若惊的看着她,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手不由自主地伸了过去。

“送给你的,祝你节日快乐。”说完微笑着转身离去了。看着她的背影,我怔了怔终于缓过神来,挥着手中的红玫瑰,大声喊道:“谢谢你啊。”走向远处的小姑娘回过头来,回应着对我挥了挥手。

我握着手中的红玫瑰,心情从来没有这么舒畅过,要知道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收到花。我收到过很多东西,人家不用穿的衣服,吃剩的面包,甚至还有被人遗弃的小狗。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唯独没有玫瑰花。

我哼着小曲走在回家的路上,要说到我的家,其实根本算不上家,那是一个在郊区的烂尾楼。人家都痛恨那些盖了一半的烂尾楼,可对于我们这些流浪汉却是伊甸园。现在城市这么发达,我们这些无家可归的人根本就没有栖息地。以前还可以住在桥洞,可现在看看哪座桥还有什么桥洞。地下隧道里也全是来来往往的汽车,我们的栖息地越来越少。烂尾楼成了我们追逐的东西,一来没有城管来驱赶我们,二来地段比较偏远,随便我们怎么折腾。

回到家中,我兴冲冲的找来一个玻璃瓶,把玫瑰花插进去养了起来。托着腮帮子静静地欣赏着那枝玫瑰花,忽然我感到不安起来,我把玫瑰花小心翼翼地搁在一边,拿起那只脏不拉几的玻璃瓶来到井边,使劲的洗刷,看着那逐渐恢复明亮的玻璃瓶,我的心情一点点愉悦起来。

看着玫瑰花插在干净的玻璃瓶里,顿时整个屋子都亮堂堂的。不行,桌子太脏了,看上去就像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我立马从井边打回一桶水,努力的把桌子洗刷了一遍。整个下午,我像发疯一样,看看这儿太脏了,看看那儿灰尘一大堆。于是我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人,不知哪里来的精力,一直干到傍晚,终于把家里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

这么多年里,我从来没有干过这么多活。我躺在床上,不知为什么一点都不觉得累,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坦。

那个是我吗,我猛然坐了起来,看着角落里一块缺了角的落地镜子。镜子上的灰尘被我擦得干干净净,我也毫无遮掩的呈现出来。头发像个烂稻草一样,常年不洗头都结成了一块块。胡子更不用说了,长得快要赶上小姑娘的辫子。

看着镜子中,蓬头垢面、衣裳褴褛的我,不禁无地自容。那个真的是我吗,我有什么资格接受小姑娘的玫瑰花。这么多年我都干了些什么,就这样没有尊严靠着人家的施舍过完一生。

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已的人生,从来不知道自已除了乞讨还会干些什么。我有胳膊有腿,银行卡上还有一定数目的存款,我哪里比别人差了。

我立马拿起几件干净点的衣服,来到浴室准备从头到脚的洗刷一遍。看着柜台上服务员一脸嫌弃的看着我,甚至有几个人好不掩饰的捂着自已的鼻子,轻声交谈着:“乞丐还要出来洗澡,你看看,他们有钱,叫你下次不要给他们钱,你还偏不听。”

看着他们窃窃私语的样子,我倔强地抬起头,面无表情的跟着服务员来到最角落处。“你就在这里洗吧,衣服放这,洗发膏、沐浴露都在那里。”服务员冷冷的交代了几句,赶紧走了出去。

看着这两平方米的单间浴室,相隔几间隐隐约约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与人们的谈话声。木桶里放满了水,我脱下衣物,用手试了下水温,整个人沉了进去。看着往外溢出的水,我的心如同这水一样,不是滋味。

第二天,我破天荒的没去德兴车站,把自已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看着镜子出现的我,是一个从没有过的年轻帅气的脸庞。

我兴冲冲的来到银行,很意外接待我的工作人员笑容满面招呼着我。她没有认出我来,要知道以前我来存钱,一开始她以为我是进来行讨,二话不说就叫保安赶我出去。知道来意后,每次也是爱理不理,我也有自知之明,一般要把钱存到一定数目才会上银行。每次去之前,也尽量换身干净的衣服,可还是被人嫌弃,长年不洗澡的味道实在太浓郁。

我查了下卡上的钱,一共六万七仟八佰肆拾伍元,幸福感一下子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哈哈,我还是挺富裕的吗。昨天晚上我一夜未眠,想了一宿,觉得自已应该做一些小买卖。

我准备到二手市场淘购一些别人开饭店的煤气灶,锅碗瓢盆,打算在德行车站那里卖早饭。那里人声鼎沸,可就是缺少卖早饭的流动摊位。很多店铺开门比较晚,我经常听到很多乘车人在那抱怨,没地方买早饭,最主要起得早没有城管人员来驱赶。

张罗了一个星期,里里外外的家当终于购置齐全,我买了一辆二手三轮车,花了半天时间车子被我擦得锃亮。看着焕然一新的三轮车,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想着明天就可以开张,心里特别的激动。

我早就打算好了,早饭的品种只能来得简单些,一来我只有一个人,二来毕竟第一次心里没有底。但我肯定要有自已的特色,比如每天的种类基本要不一样。还有在价格上一口价,自已准备零钱投币,不找零,我怕自已忙不过来,当然这也是市场上没有的特色。

第一天我凌晨两点起床,忙乎了大半夜准备了30份蒸饭卷,还有豆浆。仔细地把它们放在了保温箱里,骑着三轮车来到德兴车站。

说实在的平时乞讨脸皮厚得很,第一次做生意还真吆喝不起来,幸亏我去复印店设计了一份海报广告,往三轮车前一放倒也吸引了很多路人。

“看这里有买早饭的,哟,还要自备零钱,品种就只有蒸饭卷和豆浆,倒也挺稀奇。”路人围着我的三轮车指指点点。

“来给我一份,我赶车,”一位中年大叔拎着公文包,火急火燎的投了5元钱在盒子里。我赶紧把保温箱里的蒸饭卷和豆浆装在塑料袋里递给他,前后不过半分钟。中年大叔满意的看着我,一边走一边啃起了蒸饭卷,“小伙子,味道不错,豆浆也正宗。”中年大叔回过头,举起手中的豆浆扬了扬手。

我一听激动地连忙向他挥手表示致谢,“小伙子给我一份,钱我已经投进去啦。”一位上了年纪的阿姨笑眯眯地说道。“好嘞,”我手脚麻利地把蒸饭卷和豆浆装进塑料袋里,递给了她。

30份早饭半个多小时就一扫而空,你别说因为我预先准备好了,再加上又不用找零,速度那不是一般的快,也正符合赶车人的心态。路人满意的对我竖起大拇指,一致称赞,速度快,又不用找钱,来得更加卫生。

看着满满一盒子钱,我点了又点,不多不少150元。从来没有这么舒畅过,虽说我以前乞讨时,可能收入还不止这些。但听着路人左一声小伙子,又一声小伙子,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尊重过,那心里美滋滋的不能用言语表达。

就这样我每天变着花样做早饭,空闲下来就上网琢磨。半年不到我搬出了烂尾楼,找了一家店面房住了下来。还请了一个打杂的小伙子,早饭模式依旧如此,品种永远只有一样。但可以预定以往的品种,也就是等于团购。但是为了保质保量,团购的品种和数量也是有规定,不能无限制。

表面上我少赚了钱,可正因为这样独特的经营模式,我才能脱颖而出,生意一天比一天红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