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愿你我都能于烦杂生活中做到心悦诚服


文/老高先生

愿你我都能于烦杂生活中做到心悦诚服

生活,并不总是诗与远方好,那只是蠢蠢欲动的念头和臆想。我们总逃不过眼前苟且生活的魔爪,拥抱当下的生活,招手迎来远方的诗与田野,不是更好吗?

1.要么闭嘴好好干,要么走人

周五上午,领导都有会议,就我一个人在办公室整理材料。那个气急败坏的司机走进来了,问:经理呢?主任呢?

答曰:都开会去了!

其实,他的目的是来倒苦水的。我也知道,他过来,还不是吐槽公司申请用车单审批流程那么麻烦?

我还没转过身回话,他就站在我卡位旁边,噼里啪啦的诉起苦来。

“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改的表格,以后每次出车任务都要走审批流程,这不是要整死我吗?平时用车,还不是公事公办?这样好玩不?要知道是谁这么玩我,我找人揍他一顿。”

其实,我可以完全用不着管他的。当时,我管车,他作为一名司机,而且是劳务外包的,把我整的要死要活。好在现在,我完全走出来了,也不再管车,还过得好好的。

“光哥啊,你比我更清楚这里的流程规范,按照程序走就对了!希望你对事不对人,谁愿意这样啊?还不是因为程序要求?你还想打他了,那他打谁去啊?谁都不容易,互相理解吧!”

说完,我就不理他了,继续干我的活。

结果,刚好他所在公司的经理在那里,两个人一五一十地竟然在我们的办公室互相吐槽起来。

“我都倒贴好多钱了,我们司机容易吗?都是自己代垫,公司的钱又没报销下来,办点事又这么折腾……”

“是啊,平时办理结算的时间也特长,费时费力又不讨好。”

“我在这里干了十几年的司机了,转外包之后,待遇直降,要不是……我早就走了。像老高,之前被逼得都快要走了,那时也接近崩溃了……”

其实,我想直接过去对那位经理说一句,“结算材料你们按要求提供了吗?费时费力,你不会提前联系吗?你愿意一个早上在这里晃荡,怨谁怪谁呢?司机那样发牢骚,你能引导就引导,不能,就不要火上浇油,可以吗?”

面对司机的无奈,我无话可说,只希望他记得曾经我是怎么在他们的“淫威”之下,完全缴械投降的。

如今,我对这里的一切都已经不再那么纠结了,过了不惑之年的他,还像个小屁孩一样靠争靠吵来捍卫自己的尊严,有用吗?

要么好好干,要么卷铺盖走人。有时候,确实没有太多的灰色地带,果断做决定,比拖泥带水强多了。

2.得不到的总是蠢蠢欲动

吃早餐时,邻居在聊天。

“这样的老人,我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一天到晚都在吵闹。”年轻的女人,育有三女一男,在吐槽她公公。

“人老了是这样的啦。”

“可是,我那伯公93岁了,精神可硬朗了,昨天碰到我,还问我,钱够不够花。而像我家这老人啊,没钱就伸手要钱,有钱了出去悠哉悠哉了,还要给小孩钱,到时把小孩惯坏了,谁给他们钱啊?”

……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清官难断家务事。

只知道距离产生美。天天对着的至亲,我们总会厌倦,老是会下意识地注意他们的缺点。有时候,甚至到了剑拔弩张的局面。稍有导火索,引爆全场,一发不可收拾。

真的,多聆听胜过多倾诉。耐心的侧耳倾听,听懂对方的需求,了解他的痛苦之处,然后安抚他,再提出自己的合理化需求,矛盾不就不发生了吗?

可惜,我们只关心自己的需求而忽略他人的感受,任由情绪泛滥,结果可想而知。

我们都输在了情绪的管理上,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过了自己这一关,其他的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生活谁都不容易,只是互相理解,相互扶持,才能让我们妥善处理日常的闲杂事物,尽快从中脱身,将更多精力投入更美好的追求上。

3.看日出途中大暴雨突袭被困,干脆欣赏电影

周五晚上,与好友约好看日出,闹钟设置了四点半,结果第二天闹钟没响。五点钟醒来,发现原来没开启闹钟,赶紧电联,还好,继续出发。

路上,搞笑的是天公不作美,竟下起了暴雨,赶紧将单车停靠在人家屋檐下,还好没到目的地。不然,在旷野中,肯定被淋成落汤鸡。

于是,赶紧拿起平板,伴着雨声,天还没放亮,和好友一起观看《在路上》。雨停了之后,赶紧各回各家,他是回家补眠去了,而我继续看完这部电影。

感觉有一股暖流在心里悄无声息地涌动,没有必要去抓去挠,就静静地感受。从美国东部到西部,一路风雨一路歌,正是这些有点疯狂的人给这个平淡无味的世界带来些许有趣的味道。整部电影就安安静静地流淌进心里去,当然暗流涌动啊。

诗人很压抑无奈,一次说到我已21岁了,还写不出满意的大作。然后选择到非洲去体验不一样的生活,也尝试过自杀,纠结选择采用何种形式结束生命,最后因水手出现在甲板上,无法如愿。在流浪的日子,他吃尽苦头,最后臣服于生活,认清生活的本质就是平淡琐碎的,生活反倒活泛起来了。最后,他也如愿以偿,出诗集了,实现他要写一部大作愿景的重要一步。

他让我想起了卧轨自杀的海子,《黄土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也许,诗人的灵魂里,习惯了自我较劲吧?还有完美情结?

迪安,生活一团乱麻。在稳定与刺激中徘徊犹豫,享受爱情的刺激时,却害怕婚姻及责任的束缚。结果,他越逃避,生活越糟糕。在墨西哥城,塞尔得了疟疾,奄奄一息时,他竟撒手而走,还顺手牵羊,把塞尔的钱包也带走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是动摇的,但最后,还是拿走了。塞尔瑟瑟发抖,动弹不得,眼泪悄无声息地从眼角滑落。

所幸,塞尔康复了。回到家以后,生活回归了正轨。而此时,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寻声而去,原来是当初为了回归正轨生活,对病危的他置若罔闻的迪安。

双方寒暄了一会。

结果,赛尔坚决地回绝了迪安乘坐顺风车的请求,“音乐会快要开始了,有朋友在等我,失陪,再见!”

最后,塞尔平心静气地写下这段经历,记录这一段旅程遇到的人事物。

看的时候,想起了贾平凹的《自在独行》,他用了两年的时间,独自行走在大西北中,字里行间展现的都是生活的所见所闻以及个人感悟。

也许写作者就是一个独行者,带着灵魂上路,有时候会倍受折磨,有时候却能一路狂欢。

生活总是不经意间与我们开玩笑,我们能做的只是心悦诚服地接受。因为无论怎么样,这都是生活赐予我们的体验。

我们的责任就是心悦诚服地接受,竭尽全力让这份生活体验非同凡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