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我成亿万富豪后,她竟然做出这事!


我成亿万富豪后,她竟然做出这事!

捷径

那万千繁华恍花了我的眼,我纵身一跃,跳入那世界。

2017年9月10日  星期日  阵雨

陈浩毕业后找工作屡屡碰壁,辛苦找到工作,又被自己一气之下丢了。想起家徒四壁的房子,体弱多病的父母。他们辛苦供自己读书,就希望自己能走出农村,过上好日子。可现在,自己还有什么脸见他们。

半个月前的早上,陈浩刚从拥挤的地铁逃出来。还差10分钟就要迟到,他一路奔跑,终于赶上电梯。使劲挤进去,他顿时放松下来。昨晚熬夜赶的方案应该能通过,毕竟已经返工多次。

叮铛,电梯到了。他回过神来,快步走进公司打卡,皮鞋重重踩踏在地板上,嗒嗒响。还好没迟到,他总算放下心来。

刚坐下就听见经理叫他,想起前几次被批斗,顿时心里一紧,这次应该不会有问题了。他恢复平静,快步朝经理办公司走去。

“你这是做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回去重做!”对面那个地中海头、带着眼镜,小眼瞪着他的瘦小的老头。此刻把方案扔到他脚边,喋喋不休。

“还站着干啥,不想干了就滚,公司不养没用的东西!”

听到这句,本来只想听完谩骂就回去重做的他顿时心头火起:“你他妈的骂谁啊,有本事自己做去!老子不干了!”说着他拾起方案朝他脸上扔去。转身大步走出去,丝毫不理后面吵杂的声音。

在泰国很盛行戴佛牌,分为正牌和阴牌。阴牌是用死人的饰物、骨灰,坟土等炼制而成。佩戴阴牌是为了超度那些亡灵,给自己积德带来好运。佩戴阴牌的人要给它供奉香火。

此刻,陈浩在电脑前坐直,绷紧了身体。死死盯着网络上有关阴牌的介绍,手握着鼠标时不时点一下,比工作还认真。这是他偶然听朋友提过的可以快速给自己迎来好运的东西。关了电脑,他找到朋友介绍的那家专业经营阴牌的店铺。

店里两边的柜台里摆放着各种奇形怪状的摆件,大多灰黑色。有的掺杂一点腥红的色调,看一眼就要被缠住目光。

最里面供奉着一尊佛像,是他从未见识过的。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毫无慈善目之感。他瞧了一眼,赶忙低下头。前面的桌子上,两边摆着两根电动红烛,一堆瓜果贡品。

店里有个老头。听到是别人介绍他来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想得到什么?”

“我想改变自己的气运。”他脱口而出。

老头眯着眼睛瞟了他一眼:“说具体点,年轻人求点什么不丢人。”

“我想求财创业,走上人生巅峰。”陈浩小心翼翼地慢慢说到。

“你这要求挺好,但一万块不够啊。”老头撇撇嘴。

“那怎么办,我只有一万块啊,还是借来的。大师给想想办法帮帮我吧。”陈浩焦急地跺跺脚,哀求着。

“这样吧,我给你做个不一样的,她会时时跟在你身边,你要供养她。”老头像是想到什么,眼中暗光闪过。

“好的,谢谢大师。”陈浩一听可以,赶紧弯腰致谢。想到以后可以开豪车,住别墅,以及父母乡邻的夸赞,忍不住露出笑容。

“先别急着谢,你要知道这阴牌戴在身上就意味着养了个小鬼,你要供养她,照顾她,像对待人一样。”老头认真看着他一字一句叮嘱到。

“小鬼。”他吓得腿一软,差点瘫到在地。随即他想到要出人头地,只要不害我就好,我好好对待她就是了。

老头把阴牌给他戴上,又叮嘱一番。回去的路上他总觉得有人在跟着他,可转头却看不见。

想起老头说的话不由得背后发凉,一阵冷汗。他摸了摸牌子,嘴里喃喃自语,强装镇定得走回去。一路上遇见个熟人他也没注意到。

从此,他吃饭时多备一幅碗筷,洗漱用品也多备一套。有时,他会强烈想吃某种东西,他知道是小鬼想吃了,他得立即带她去。

他对她一无所知,只隐约听到老头说和自己差不多大,为了达成自己的愿望只好先满足她的欲望。

半个月后,他找到了满意的工作,从此人生开挂一般,业绩直线上升,他本就勤奋,很快还清借款。

之后,他很幸运抓住商机创业,事业一路上升。并且遇见了真爱。女友是他在工作中认识的。非常能干且漂亮可人的女人,名叫妍华。

还真有用啊,他更卖力更小心翼翼地讨好小鬼。给她买各种好玩的,对她百依百顺。小鬼也慢慢习惯了他的照顾,甚至她有点喜欢这个主人了。

两年后,他已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在一栋写字楼下停着一辆法拉利,帅酷的外型引得路人纷纷赞叹不已。车里的男人西装革履,微微慵懒地靠在座椅上,眼睛微闭。右手放在方向盘上,手指一下一下敲着。偶尔睁开眼睛,都会让人眼前一亮。这赫然便是陈浩。此刻,他正在等女友下班。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他笑着接起:“我在楼下等你呢,刚到。”

挂了电话他嘴角的笑意依旧未消,恍花了身后小鬼的眼睛。她每次看到他露出这样的笑容都一阵呆愣,痴痴地看着。

这两年来她帮了他不少,当然也吸收到他的一些精神气。她都可以和他对话了,但是怕吓到他。她一直默默地跟着他,感受他的喜怒哀乐。她习惯了他的照顾,讨好,在看到他对别的女孩好之后,很不满,随着这种不满日益加深,她终将这种情绪传递给他。

几年前,她和男友吵架发生争执,被杀害。她带着怨气不去投胎,而今又被他吸引。她看到他露出这种笑容,心微微一动,隐隐有些嫉妒。眼中的疯狂渐渐凝聚,脸扭曲在一起,陈浩若看到定然吓瘫。

忽然,他莫名的烦躁不安。他感应到小鬼并不乐意他来接妍华。他第一次有想送她走的想法。他开始惶恐。

可是请鬼容易送鬼难。

透过车窗他看到妍华走来。她嘴角若有若无的微笑恰到好处。蓝色的连衣裙随风飘荡着,劲肩部的肌肤被衬得愈发惊艳。仟长的右手腕上戴着一块私人订制的手表,在阳光下微微反光。她身边飘散着不同于一般香水的清新味,路过的人们都纷纷驻足停留。

他压下心中的想法,急忙下车为妍华打开车门。抬手扶着车门顶部,避免她磕到。

这一切被小鬼看到,她眼中的妒意更胜,她下车走过去想拦住她,却被她穿过魂体。陈浩心中的烦躁也更胜,他知道这是小鬼的情绪。

上车后,妍华感受到他的烦躁,转过头温柔的看着他问道:“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我们去吃饭吧,你想吃什么?”他平复了情绪,转过头温和地笑着,他不想被小鬼干涉太多,心中想送她走的想法愈加强烈。

在餐厅,陈浩点了很多妍华和小鬼爱吃的饭菜,想着安抚一下小鬼。妍华以为他爱吃。她不懂他为什么总让服务员多放一副碗筷。她问过,每次陈浩都敷衍了之说是备用。其实细看她就知道每次点的饭菜分明是三个人的量。

吃完饭后他迅速把妍华送回家,等回到家就对小鬼表明自己的意愿。可是,他感受到小鬼不但不愿离开,并且想让他跟妍华分手。这下他着急了,赶忙准备好小鬼喜欢的东西,双手合十低声细语地赔罪,祈求,最后不得不答应小鬼近3个月不再联系妍华。

这3个月,他竭尽所能讨好小鬼劝她走,他分析利弊,句句都是为小鬼着想。她更舍不得走了。在他的哀求下,她甚至想有没有办法以正常的人一样留在他身边,可又不忍心拒绝他的请求。

是的,她已经习惯了他,喜欢上他,怎么可能离去呢?每次她都恨不得自己是妍华。那个女人,她怎么和她争?她只有要求陈浩远离她。

3个月以来她过的很开心,她觉得他们又回到以前那样的相处。虽然她偶尔看到陈浩失落的样子,但是她以为,3个月足够让他忘记妍华。

而陈浩这3个月过的心惊胆战,小心翼翼,生怕惹恼了小鬼。又忍受着思念的折磨,常常对着妍华的照片发呆。

明天又是十五,他半夜睡不着,趁小鬼出去玩走到窗台。月光洒到他的身上有一圈淡淡的光晕。他身着月白色的睡袍,负手而立。眼神在夜空中漂浮不定,偶有一闪而过的忧伤。眉头微皱。他的眼睛布满了红血丝,如蜘蛛的腿脚试图占据双眼。

明天就是3月之期,他终于可以去见妍华了。转身从抽屉里拿出妍华的相片,双手不停地来回抚摸着,像在观摩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良久,他重新放进抽屉。再次躺下,他终于睡着。他梦见自己和妍华热情相拥……

第二日一大早,他就准备着给妍华一个惊喜。他现在镜子面前仔细梳洗穿衣,极为认真。头发上打上一层发蜡,梳的一丝不乱,那造型酷极了。收拾整齐,他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看了一眼。

今天他的脚步异常轻快,那条他常走的路也格外干净,路边有几朵花露出笑脸似在向他打招呼。草木茂盛,树间偶尔有几只小鸟来回飞转,叽叽喳喳的奏起一曲欢快的乐曲。

车子在公路上飞驰而过进入一个幽静的小区,在一栋公寓楼下停下来。他似乎忘了身后跟着的小鬼,快步走进电梯。叮,电梯到了,他大步走出。在一处门前停下,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女人瞬间愣住了,她已经三个月没有他的消息。电话也打不通,几次之后她开始心慌,以为是出了什么事。

后来,她看到他没事,还是正常上班工作之后也就放心下来。可又想不通他为何不联系自己,时间长了,她以为他要分手了,也就没有好意思去问,毕竟,她要保留最后的尊严。

今天,他突然出现在自己门外,像做梦一样。

“是你?你还来干什么!”她带着疑惑问到,有委屈,有愤怒,说着她就要关门。

“怎么,见到我不开心吗?不请我进屋?”他微笑着问到,一只手推着门。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请他进来。

“我这段时间有特殊情况没联系你,今天终于来了,你不要生气啦。”说着他过去抱住她,哄到。

那身后的小鬼这次出奇的冷静,一路上没有一丝不耐。只不过那眼中别样的诡异让人看了,不由一阵战栗。

这次,她一直静静地看着他们和解,紧紧相拥。她看着陈浩为那个女人洗手做羹汤,他哄她,喂她吃饭,逗她笑。

她看到陈浩拿出准备好的鸽子蛋,单膝跪地,对着那个女人,认真坚定地说:“亲爱的,嫁给我好吗?”

她听到那个女人留着泪说“我愿意。”他们又紧紧抱在一起。

最后陈浩恋恋不舍地走了。他开始筹备婚礼,陪妍华选婚纱,定酒宴。小鬼没再抗议,他很高兴。有种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快意。

婚礼上,陈浩觉得今天的妍华特别高兴,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想想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也就释然。

婚礼进行到一半,突然来了个老头,他大叫道:“你不能娶她,她不是妍华。”

“这老头不会是疯子吧,她明明就是妍华。”周围的宾客纷纷议论。

“孩子,还不快悬崖勒马,你不要做傻事啊!”老头说着,把小鬼从妍华的身体了抽离出来。

“爷爷,为什么,我想和我爱的人在一起,就那么难吗?”小鬼瘫坐在地上,苦苦哀求道。

“孩子,不要在执迷不悟啦!”老头脸色凄然,浑浊的双眼似要落泪,声音带着一丝无奈。

原来,婚礼前一天晚上,小鬼趁着夜色摸到妍华家里。

夜色如墨,只有那床头的壁灯微微发光。忽然挂起阵阵寒风,妍华不由得缩了缩身子,拉紧了被子。砰,什么东西倒了,惊到了妍华。她起来看见一个红衣女子向她飘过来,面色狰狞,双眼血红。

“啊”她一下子晕了过去。小鬼趁她昏迷,占了她的身体。她明知道自己只能暂时控制这具躯体。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全身腐烂,魂飞烟灭,可她依然这么做了。

陈浩不敢置信,瘫坐在地上,随即大声质问:什么?她是你孙女,当初你怎么不和我说明?

老头转眼看到他,冷冷的瞟了他一眼:“你可听说过一句话——命运馈赠的礼物都暗中标着价码。

……

“妍华,她会醒来吗?”陈浩过去抱着妍华问道。

老头定定看着他“如果你愿意放弃现在所有的一切?她就再不会这样昏迷。我孙女不愿离开,你只有强行送她走,可这样你就会遭到反噬。你所得到的一切都有在短时间内失去。看你怎么选了。”

陈浩望着妍华。那个温柔可人、善解人意,充满阳光气息的女子。竟因为自己陷入昏迷?一想到再也见不到她的音容笑貌,心中就一阵抽痛。

他轻轻抚过她的眉眼,泪水落在她的脸上:“妍华,你快醒来吧。是我害了你。”

他取下阴牌,还给老头。抱着妍华一步步向外走去,脚步竟比之前还轻快许多。阳光洒在他的身上,那背影越发迷人。


ps:文中的小鬼因为阴牌的原因,是可以在白天出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