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被抛弃的灵魂总想孤独生长


被抛弃的灵魂总想孤独生长

1.

1995年二月的春天,是属于春回大地而大地还未苏醒的状态的春天,古人说二月春风似剪刀,是的,就是在二月的这样一个春天里,发生了一件稀奇又不稀奇的事。

老王是陕西人,祖辈都是,一生为农,有想翻身的念头,但没这样的条件,所以即使很努力也只是个好农民。

那年二月的某一天,他和平常一样出去和别人下棋,忙忙活活一上午,晚上所有人都吹了煤油灯准备睡觉,窑洞外却传来婴儿的阵阵哭声,媳妇以为是自家小儿,起床把灯点着看了一下没有哭,就奇怪了。

媳妇看起来有些怕了,让老王到外面看看到底咋回事,这么冷的天老王本不情愿,这种鬼哭狼嚎的声音打小就听惯了,管这闲事!媳妇踢了一脚说:“你哈去看哈子,你听一哈,一直哭给不停”,老王有些无奈,但也没办法,就去了。

出去后的老王吃惊了,门口放着一个被包的紧紧的婴儿,看出来也是出生没多久的孩子,老王把孩子抱进来后大晚上不敢睡觉了。媳妇看了一下是个姑娘,小脸冻的青紫,估计孩子是感觉到暖和了,停止了哭声,媳妇笑着说两个儿子,刚好缺个闺女,就这样吧,留着我们养好了,这时老王不安定了,“你不怕这娃有撒毛病,要是有个撒病咋弄呢!”老王慌张,媳妇却看起来像是沉浸在当母亲的喜悦里了一般,一直逗孩子笑,油灯的灯光本来就暗,孩子的笑声穿透了这位老父亲的心,他一看她在向他笑,心一软便守留了这个孩子。

父亲总是希望孩子能够善良又漂亮,那时有一首歌特别好听的歌叫《小芳》歌词第一句就是“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于是老父亲也以此给她起名叫小芳。

2.

日子穷苦真的不算什么,小芳从小就很懂事,她跟着母亲给猪和牛割草,一起学着做饭,干农活。在母亲眼里她就是一个好孩子。

好孩子人设伴随着她多年,直到有一天哥哥欺负她告诉她不是爸妈亲生的时,她愤怒了,她和哥哥打了一架,结果还没打赢,就哭着回去了。她甚至不敢问爸妈这是不是真的,三个孩子,日子本来就清苦,只要能有饭吃,有学上谁还管谁,都懒得理你。

而且这种声音从小就一直能听到,虽然父母不说,只不过是保护孩子的一丝尊严,可其他人说的时候就特别想把别人给撕了,只是因为自己不想接受这种一出生就被贴标签的人生罢了。

15岁那年,小芳结束了她的上学生涯,哥哥们都到了要结婚的年龄,连娶妻的钱都没个子,全都要靠父亲一个人挣。她疼爱他,感谢他的救命之恩,感谢他的养育之恩,所以放弃学业开始在外漂流,她是想给他分担一些责任,好来报答于他,可又觉得或许他不会接受她的报答,不会认为这是报答,这是一个孩子该有的姿态对父母的回报,又或者说他可能只是觉得从那天晚上开始她就是他的孩子而已无恩情之说。

生活就是这样,你渴望的,爱的或许都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从出来那天开始,她就对自己发誓一定要改变他们老王家的命运。也许誓言太动人,也许生活太苦逼,如果一个人趾高气昂的在工厂谈梦想,没被人打真的是算好的了,就是在工厂,她还在想着实现她那扯淡的梦想。

工作了三年,一无所有,有的只是灵魂快麻木,生活好像是慢节奏的,能快速就快速,人都跟吸了大麻似的面无表情,眼里期待的都是下一个月的工资,以及怎么泡到那个新来的姑娘或帅哥。

说好的理想呢,说好的人生抱负呢!总感觉有人要是和你谈理想抱负就跟扯淡似得。

被抛弃的灵魂总想孤独生长

3.

小时候我有一个习惯,因为我大甘肃的雨水也不是很多,所以母亲每次感慨雨太少时,我就会趁她不在时双手合十闭着眼睛悄悄的说:“老天爷哦,保佑保佑我家吧,赶快下一点雨吧,不然我们家就没吃的了,这是我最后一次求你帮助了。”

每次都会这样,然后就会在隔天或者过两三天下雨,但我从不告诉别人我有这样的神奇的功力。后来渐渐长大后就觉得自己那个时候怎么那么幼稚,还相信这东西,可谁能否定那个时候的我是用最虔诚的方式对待着我的父母和生活。

小芳在第三年里终于被男朋友解救出来了,他们一起去合肥创业,18岁,多好的年龄,终于可以拿着身份证光明正大的进网吧的年纪,她要开始和男朋友创业了。

男朋友清秀,但也小气,总有种你欠我五块钱的感觉,但小芳觉得能救她出苦海,能一起创业就是爱情,她老王家一定可以被她光大门面的。

从13年开始,她拉开了人生的战幕,她们开了饭店,经营了半年小芳还没说累,结果男朋友嫌太累。在某个小芳累的半死不活的夜晚,这位五块钱男朋友拿着这个18岁小姑娘努力赚来的钱悄悄从大合肥蒸发,门面一度陷入困境中……

那天她打爆了男朋友的手机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你很难想你一个18岁的女孩该怎么办,她没有运作资金该怎么把一个门店经营下去,你很难想象她要怎么面对男朋友的背叛,你也很难想象她又该如何在这个地方立足。

毛毛说这个姑娘天真还较真,纯粹的完美主义者,吃苦是她该的。哥哥说这个姑娘就是单纯。

我说这个姑娘……

4.

“嘿嘿,你叫什么名字啊!”

“哦,你叫我小芳就好了。”

“你看起来好像比我年长好几岁啊!”

“你多大呀?”

“我95年的”

“呵呵,我也是”

……我澎湃在惊讶中

“你几月份”

“一月份”

“哦,我二月份”。

她严肃又认真的和我聊了一段很扯淡又无聊的话题。

也是从那天我知道这个比我小一个月的姑凉,看起来比我大好多岁的姑娘,其实只是个孤独的灵魂,或者说是被抛弃的灵魂。

她没有享受过同龄人该有的被照顾,她经历的是岁月的摩擦与锤炼,把成熟刻在脸上。

从13年到16年年底,她终是还清了亏欠了别人的钱,甚至父母兄长一度认为她被骗了而不愿帮她,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凭借自己的肩膀扛起所有的责任,执拗的不肯让步。

即使全世界不相信你,你也得相信自己,这就是努力生长而不被打倒的信念。

所以她成功的没被打倒,尽管嘲笑和讽刺时常在耳畔,尽管有人可以帮但都不愿意帮,可她还在坚持。

最终在2014年病倒了,由于体质太差,贫血严重,几次晕倒后而不得不回老家休养。半年时间后又一次回到合肥,她走时父母给她塞钱,不要这么拼,她那了不起的自尊告诉自己不能收,欠他们的太多了,于是又一次离开故乡,一走就是三年。

可她却从未失信或者放弃过,只为证明自己,北方人扭起来真的是倔,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毛毛说她现在的故事告一段落,但人生的故事还在继续。我们都一样,会和她一样成熟爬上脸,但固执会不会如她我不清楚,只能希望内心留一块地保留那份单纯。

我遇见她时是20岁,我那未褪色的脸时常被人认为还未成年,而她却恰恰相反,她的风度,她的人格,她的处事方式都那么诱人,让和她在一起久了的人想依靠她。

故事不长,就像温过的酒喝起来不会太凉,我们都曾遇到过某个人,不为什么,只是不经意间打动了你,然后你就会特别惊讶。

北风起,人未归,出门问问去时路,它是否在迷途……还是被抛弃在远处,独自一人不谈孤独……

被抛弃的灵魂总想孤独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