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原创故事|我隔壁住了妖怪


原创故事|我隔壁住了妖怪

搬家可是一件苦差事。阿狸辞掉了工作,欲要搬去另外一个城市。他将行李捆成大包小包,在网上叫了搬家公司的车。不用消说,他今天可累坏了。

一个小时后,他在车上醒了过来,打着哈欠,抽了根烟。他像个纸片人,没了力气,好不容易才从车上搬下行李。他把行李放在朋友的出租房。朋友的房间本不大,这下子更是霸占了大半地方。

搬完了行李,他擦掉额头上的汗珠。他分根烟给朋友,他说:“行李先放在你这里,我现在去找房。”

告别了朋友,他顶着烈日,在小巷找出租房子的广告。凡是看到单间的房子,他就会拨通房东的电话。

“你好,请问有单间吗?”

“有。”

“多少钱?”

“680。”

“那算了。”

打了五个电话,要么没有单间,要么就是房租贵。阿狸抽着烟感慨生活的不容易。如果没有找到房子,他就无法工作。想到这,他扔掉了烟头,继续打电话。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到一间心仪的房子。一房一厅,只要550一个月。虽然是在一楼,常年不见太阳,光线不好。他之前的工作就是要日晒雨淋的,见到太阳就要吐了。

光线不好就不好,重要的是便宜。

阿狸把行李搬到了新住处。他把房间打扫一遍。他签了合同。房东把钥匙交给他,一溜烟走了。

忙完已到了晚上。他躺在床上抽烟。虽然开了灯,他总感觉周围阵阵阴凉,全身起了鸡皮疙瘩。窗外面有异响,他打开窗,得知是空调滴水的声音,他心里的石头才落下。

翌日的早上,他去车行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他欲要和朋友一起当外卖哥。朋友带他逛了一圈熟悉环境,教他一些送餐规则。他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到了晚上,他请朋友去喝一顿。几杯酒下肚,阿狸已有些醉意。朋友见他眼神迷离,便结局了喝酒。两人骑着车一路狂奔,像追风少年。

回到房间,阿狸就“葛优瘫。”突然隔壁房发出刺耳的声音。他用被子盖过头,还是抵挡不住扰人的声音。

“开门。”阿狸走到隔壁家,敲了门。

没人应,也没人开门。声音倒是消逝了。

见没人开门,阿狸摸着黑倒在床上。没过多久,声音悄然漫上来,盖过阿狸的身体。阿狸忍无可忍。

“开门。”

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位颜值不错的女生。她双眼犹如清澈的湖面,头发垂下来好像清脆的铃铛。总之,她是好看的姑娘。

一见到漂亮姑娘,阿狸乱了手脚。“没事呢。”

“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没事没事。”

阿狸转身离去,眼角瞟到她的嘴角沾了血。

日子平静如一座坟。阿狸每天上班下班,累得好像一条狗。这天,他下班了。把电单车锁好,就打开了门。他想起隔壁房的姑娘,身体如被火烧。他借故去敲了门:“在吗?”

“嗯,有事吗?”

“想问你借螺丝刀用下。”话刚出口,阿狸就后悔了,一个女生不会有螺丝刀的。

“有啊,进来吧。”

阿狸进入她的房间。房间收拾得整齐干净,看起来很舒服。

“找到了,给你。”阿狸接着她递过来的螺丝刀。

“谢啦,等下拿过来给你。”

“慢着,我刚在煮糖水,一起吃吧。”

“呃,好啊。”阿狸拘谨地坐下了。她进了厨房拿碗。一会儿,阿狸把热腾腾的绿豆糖水端到阿狸面前。

“真好喝。”阿狸露出不自然的微笑。他们扯很多话题。两个人似乎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阿狸几乎每天都到宿舍坐坐。有时候,她也会到他宿舍。

“进来吧,”阿狸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宿舍挺乱的。”

“没事,知道你们男生都这样。”

眼看两个人的关系变得亲密,阿狸觉得要趁热打铁,他故意套她的话:“怎么不见你男朋友来找你。”她嘴里喷出的烟雾袅袅升起,隐藏了她的模样,她说:“没男朋友。”

“噢,你条件这么好,追你的人肯定很多。”

她没有回答他。阿狸就停止了这个话题。

两个人开始沉默,如两尊年代已久的雕塑。

阿狸站起身到她面前,一把推倒她在床上,他说:“你这么美,做我女朋友吧。”

“放开我,不然我不客气了。”

“好啊,你怎样对我不客气?别说了,我们捉紧时间吧。”阿狸捉紧她的手。

“啊,救命啊,”阿狸弹飞在墙上黏着,“放我下来,我有恐高症的。”

阿狸怀着恐惧,他不知道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阿狸睁大眼睛看着她。她穿好衣服,脸上露出失望之情。

“你太让我失望了,”她说,“枉我一直不投胎跟随着你,目的就是想多看你两眼,不愿忘记你。”

“什么,投胎?你是鬼还是妖怪?”阿狸听得一头雾水,吓到逻辑混乱。

“我们上辈子是情人。在那个年代,结婚讲究名当户对,我家境贫穷,你家人自然看不起我,后来我们私奔,最后我们双双殉情。”

黏在墙上的阿狸,各种复杂的表情在他脸上扭曲。阿狸压根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他认为她是疯婆子,可转念一想,疯子哪会法术?

阿狸不敢打断她的话,她接着说:“我得知你投胎了,我很伤心,我不愿意投胎,即使我要当个孤魂野鬼。不管你搬去哪里,我都一路随着你。你上辈子是个君子的,没想到你如今变得不一样。你已不是我爱的人。”

“你说我们上辈子是情人,”阿狸终于说话了,“扯淡吧,如果你现在当我女朋友,那才是实际的。”

眼泪流过她的脸庞,她用手掐灭了烟。她说:“我要去投胎了,像你一样喝了孟婆汤,忘记我们的前世,你保重吧,但愿我们不会再相见。”

她还是走了。

“等等,那我怎样下来啊?”

“啊,不要啊,痛死我的屁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