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异地恋|我们许下的承诺,敌不过父母的阻拦


文|子于ziyu

异地恋|我们许下的承诺,敌不过父母的阻拦

01

下了班,夜还未深,躺着沙发上与妈妈闲聊,不小心说漏了嘴交了男朋友,妈妈愣了愣有些大惊小怪,不停询问人品怎么样,交往多久,住哪的,家庭条件怎么样,说完还不忘警告我不能找外地的。

有些不知所措,我想跟妈妈说我的男朋友就是外地的,而且是在隔了两千多米的北京,我知道不能找外地的,只是爱上了便没办法了……

我想告诉爸妈我要去北京工作,我想去找他,和他在一起。

这时,爸爸端着水果走了过来,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们在一起多久了。”爸爸发声了,我立马坐端正,就像小时候上学时生怕老师生气坐得端端正正,我有些心虚地看着爸爸:“两年了。”

妈妈轻轻拍打了我一下,嗔怪道:“你是打算到结婚那天才说有男朋友了是不是。”我立马嬉皮笑脸讨好妈妈,解释道:“之前不是还不稳定嘛。”

终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爸爸还是问了句:“那小伙子是哪的。”

突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流,我坐在沙发上,手微微冒汗,手指不自觉地交错着,偶尔扯着衣角,脑海里不停的组织着语言。

我小心翼翼地盯着爸爸的脸看,小心翼翼地说:“北京的。”说完,爸爸的老脸立马拉黑,从小到大最怕爸爸黑脸,爸爸闷闷地说:“有没有在这边工作?”

我立即解释道:“他是要在这边工作,但是他父母让他先回家工作两年,他就回北京去了。”

爸爸一言不发、静静地坐在那,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沙发边缘,神情严肃。我看着有些害怕,谁知,突然他蹦出一句:“你们分手。”

时间仿佛静止了,我就像个犯人一样被了判死刑。

突然想起了毕业那天,泽希抱着我,在我的耳边轻声细语:“梦,明年的5月21,我们就去领结婚证。”我重重地点了点头,紧紧地抱着泽希,听着他铿锵有力的心跳声,我想我们会一直一直永远到老,因为泽希说明年的5月21就是我们在一起的第999天。

记忆被拉了回来,我看着爸爸坚决地说:“爸,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即使我不在这,但并不代表我永远和你们分开了。”

“之前我就跟你打过招呼了,必须分手。”父亲突然疾言怒色地指着我,大声呵斥。

我看着父亲,怒气冲天,脸涨得通红,手里的烟冒着点点红星,烟蒂翩飞,迷了方向。

母亲也在一旁劝阻,我无法理解他们,就像他们无法理解我们的感情一样,我失望的看着爸爸妈妈,我以为我撒撒娇,哄哄他们就可以了,可是他们的态度是那么的坚决。我哀求道,语气有些哽咽:“爸、妈,我们约好的,不能分手。”

爸爸站了起来,俯视着我,面无表情地说:“不行,你是我女儿,就必须听我们的”,说完便转身离去,留下一道无情的背影。我跌坐在沙发上,有些无力。

从小到大,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学校、专业、工作都是他们计划好的,我喜欢的他们都觉得是没有意义的,我就像个木偶一样任他们摆布,这样的人生还有何意义。

回到房间,直直往床上一倒,闷着被子,鼻子竟有些发酸,嘴里满满的铁锈味令人作呕,心冰冷透彻,手机里一直传来微信的“叮咚”声响,闷闷地打开,满满都是泽希的信息……

泽希说:“梦,吃饭了吗?”

“我还没吃饭,在工作呢!我要努力工作,明年就可以给你一个美满的家。”

“梦,你在忙吗?怎么没有回。”

“小笨蛋,不要太辛苦了,你过来,我养你。”

“小笨蛋,我想你了,怎么办。”

…………

眼睛涨涨的,看不清屏幕,我缭乱的回了一句“我累了,休息了,安。”回完,手机便关机,我不敢看。

夜很漫长,一轮残月吊在漫无边际的天际,凄凄惨惨戚戚,我与残月干瞪眼,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02

就这样每天天还未亮,我便早早离开,天黑了,爸妈都睡了,我才回家,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们,也不愿意服输。

每天走在街头的小巷,许是初秋,小巷两旁的槐树落叶飘飞,有些萧瑟,心情不由的惆怅起来,一路上想着我和泽希的未来,一路想着爸妈的不同意,心情从未好过。

手机已有一个多星期没开了,泽希肯定心急,可是我不敢开,我怕开了我会忍不住想哭,想泽希,我坐在路边的小石凳上,还是忍不住打开了手机,“叮咚、叮咚”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有泽希的,有妈妈的,有其他人的……

点开信息,我听到了熟悉又焦急的声音,泽希说:“小笨蛋,心情不好了是不是,这一次你又要关机多久。”“笨蛋,我想你了”……听完鼻子有些酸酸的,泽希我也想你。忍不住我给泽希发了信息:“手机维修就没回了。”

“叮咚~”手机又响了,我看着屏幕上显示着妈妈两个字,不想看,可是还是不小心点开了,满满的语音,我一个一个的回听,不禁湿了眼,妈,你这是想让我良心不安吗?

03

姑姑工作的时候认识了异地的姑丈,姑丈是一个很暖很体贴的生意人,姑姑不小心便爱上了。姑姑打算与姑丈长相厮守,却惹得父母不同意,日渐消瘦。

心疼姑姑的爸爸,帮着姑姑嫁给了心爱的人。只是,好景不长,婚后姑丈的生意败落,变得颓废不堪,整天无所事事,不是打牌就是喝酒,有时喝醉了酒还会打老婆。

那时姑姑怀孕了,被醉酒的姑丈一推,孩子便没了,爸爸气得揍打了姑丈一顿,却也挽回不了姑姑内心的伤痛,自那以后姑姑便得了抑郁症。

有一晚,姑姑做梦梦到了孩子,半夜打了电话给爸爸哭诉,爸爸担心,第二天便匆匆赶了飞机过去。只是,为时已晚,姑姑抑郁过度自杀了,爸爸气急了眼,恨不得杀了姑丈。而奶奶听到这个信息后便病倒了,后来郁郁寡欢也跟着去世了。

那时候爸爸一蹶不振,一直认为是自己害死了姑姑和奶奶,天天烟酒像行尸走肉。后来爸爸病倒了,爸爸看着妈妈在一边无助地哭泣,那时爸爸开始觉悟振作起来,病好了之后便跟妈妈求了婚。结婚那天,爸爸在奶奶和姑姑的坟前发誓:以后有了孩子,绝不让他找异地。

04

回到家,爸爸坐在沙发上,以前意气风发的爸爸突然变成了一个糟老头,有些想哭,可终究没理会,直接回房间。妈妈在外面拍打着房门,焦急的叫着我,到最后语气有些哽咽,:“梦,你要妈妈怎么办?你姑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你要是出事了,妈妈可怎么办啊!”

我跌坐在地上,身体有些无力,倚靠着房门,眼睛有些胀痛,不知不觉竟湿了眼,我努力的捂住嘴巴,不能哭,耳边传来泽希熟悉的声音,泽希说:“梦,你怎么了,最近不怎么理我,后天我去广州,梦,我想你了。”

拿起手机,我给妈妈发了句:你还想要我怎么办,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听到外面妈妈隐忍的抽泣声,我瘫在地上,任眼泪滴落,冰冷的地板浸透我的心,很冷很冷。不知不觉,便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灰蒙蒙的,我给表哥打了电话:“哥,帮我一个忙……”

05

“叮咚~”手机里传来了简讯声,泽希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我不安的看着表哥,表哥强有力的手牵着我的,紧紧的握了握我的手,以示安慰。突然,表哥紧紧的抱着我,笑容如春风般温暖,嬉弄的揉了揉我额前凌乱的刘海,亲昵的亲吻了我的额头,我知道,泽希在身后……我亲昵的打了哥哥一下,嘴角扬起了我自认为最好看的笑容,只是,我知道,笑得很丑。

我和泽希曾经说过:“如果哪一天我们要分手,不用理由,带着另一个他(她)出现,便是分手。”

我忍不住颤抖着身体,紧紧的贴在哥哥的胸怀,哥哥的白色衬衫多了一处湿痕,哥哥轻轻的拍打着我的背部,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他走了。”

话语刚落,我使劲的捂住嘴巴,终是捂不住,我无力的蹲着地上,嚎啕大哭,哥哥在一旁有些措手不及,我听着哥哥在旁不停的安慰着我,轻拍着我的肩膀,路边的人对哥哥指指点点,只是这些我都无暇顾及,我只知道,我抛弃了泽希,我和泽希完了。

许是哭了许久,脑袋有些发晕,我闷着哭音点开了手机,看着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号码,点开,可是一直下不了手,哥哥拿走了手机,说:“我帮你吧。”我默默的不说话,我们分手了。

“叮咚~”简讯的声响,第一次,第一次害怕这种声音,我忍不住捂住耳朵,可是还是听到了哥哥的声音:“梦,不要放弃好吗?你说过,你爸妈不接受异地,你说过当你带着另一个他出现的时候,就是分手的时候,可是,梦,我依旧等你,原谅我现在没有能力,给我一年的时间,我会证明我可以对你负责的。”

我就这样呆呆的蹲着地上,想哭却哭不出来,泪已干。模模糊糊,哥哥把我抱了起来,颠颠簸簸走了一路,不知不觉我睡着了,我仿佛听到了泽希说:“梦,明年的5月21我们就去领结婚证。”

泽希,一年后,我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吗?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