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背影


背影

我在途径天津停站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到长沙的退休老师。

上车那会我正在充电,看到他时他穿了一身白色西装,优质的皮鞋,有着许久不打理满是油污的发丝,眼睛搭在他的鼻梁上,自顾自的摆好自身得行囊后做在我面前。

这老家伙脾气十分的古怪。

没有充电宝,我在离卧铺很远的地方抢到了一个可以充电的地方,欣喜之余我想到了我铺上的身份证与车票卡,那是我的生命保障。

想到的时候,我便决定要回去将身份证与票取回来,可是我面临一个尴尬的问题,如果我带走充电器,那么下一秒我便没有了充电的地方,因为我已经看到了呆着饿狼般目光的蓬头大汉,仿佛要练习百步穿杨般的手型和弓着的身体让我没来由的一颤,此外如果我不拿走,那么我还不放心,怎么办呢?于是我看向了坐在我对面的老教授。

“您好,您能帮我看一下吗,我马上就回来。”这是我独自出门,所以我讲声音和身体都低到极端,同时我也对我的修养很有自信。

“不行,没用,不可能。”他瞅了我一眼,良久以后蹦出了三个词,而且声音很大,足以大到席娟整个车厢。

很尴尬,很恼怒,很委屈,天津和我有仇啊?想法过后我没有一丝不自然的对他说:“那便打扰您了。”

他仿佛有一丝惊疑,但惊疑中些许带着些嘲讽,“你为什么不把它带走?这东西很沉吗?”他很看不惯的讲到。

想到他似乎将我的充电器以为成了充电宝,我到多了丝安慰,我不在解释,陪着笑脸坐回原位,也就是他的对面。

老人手中拿着三星手机,不经意的点来点去,长久过后他拿出了充电宝为他的手机充电,而后他开始观察我的手机,终于他仿佛发现了什么东西,那是我充电器的插头,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眼中的惊讶一闪而逝,在他抬头望向我之际我低下了头。

“你在这充电啊,我都没发现。”他扭扭捏捏的讲出了一句让他很别扭的话。

“啊是啊..”

“你那能充好吗,这车开的不稳定,电压也不稳定,诶这电流是220的吗,不过你这手机是华为,有变压器,跟你说还得用我的南孚,这样充了不担心,另外华为好!那充电器头只有华为自己能用….”他仿佛忘了芥蒂一般得与我攀谈,虽然谈的内容无一不是在表彰自己,但我也没有那么小家子气,便也与他攀谈起来,这是我在火车上第一个有过交流的人。

“您是老师吗?”我问道。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他豆大的眼中带丝不解。

“…气质。”我半天蹦出来个词,我总不能说是因为智商吧,但事实证明我说对了,他还真是个教师。

说完之后我们陷入经久的沉默,渐渐我起身回到铺间,自此我认为我再不可见到他,离别的情愫并没有增长的那么快,毕竟是个男人,毕竟终归是过客。

傍晚,我在一次的见到他,毕竟我的预感都很不准确,这次这老家伙仿佛睡醒了,他是火车上唯一一个同我讲话的人,虽然初始有一丝不娱,但是总而言之也是结个善缘。

“您好,又见到了。”带着标志性微笑,我坐到了他的面前,他仿佛没听到,我注意到他换了一个新的手机,和我一样,华为。

在我重复多次以后,他才恍如隔世般的看着我敷衍了一声哦,我不由得苦笑这家伙真的是性情古怪。并没有多谈,我开始看书,他依旧在滑动着屏幕,但多了一丝爱惜。

良久之后,我注意到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仿佛刻意一般的将他置于一个位置,那是每个老教授都习惯的戴法,不过显然他并不是教授,然后他拿出了眼镜布,开始细心的去擦屏幕上的指痕,几分钟后他满意的观赏着自己的手机。

仿佛很惬意一般,他翘起了二郎腿,但是很显然眼前的环境并不支持他这么做,因为过道很窄,他翘起来后会阻断过往的行人,然而他好像并没有发现这一问题,或者说他仿佛并没有去想为别人带来的问题。

我知道我不能多去讲什么,所以便冷眼观望等待呵斥的到来,果不其然有人很不满意的怒斥了这半老人,他很顿挫,也多了丝不解,更多了丝恼怒,显然他没有想到会真的有人去呵斥他,但他已然年过半百之人,不说精力,光是勇气也不足支撑他与眼前的男人对峙,他并没有反驳,讲腿拿下后一直在看那个男子的背影,推了推下沉的眼镜,几分钟后又翘起了二郎腿。

一段时间后,他主动与我交谈起人生的问题,生存的问题,谈到儿子是英文翻译的时候他很是自豪,我没有什么好去要求的,所以安静的陪他聊天,仿佛忘年之交般,夜已深,在这漫长的火车旅程中,以我和他为中心多了丝温暖与亲切,这时已到郑州。

早上,我看到他对着乘务着急的喊着换票,我才反应过来长沙到了,意识到这一点我下床洗漱,途径他的面前没有言语,点头致意,直到他带着自己的妻子走下火车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我与这老头是真的见不到了,顿时内心多了丝失落感,看着停站的火车,看着走过的火车,看着逝去的风景,这仿佛就像我的人生,总是在寻找,总是在遗忘,总是在得到,总是在失去,旅途的车厢终究有人会下车,可能那个人与你毫无关系,也可能是莫逆之交,你决定不了离别,所以我们只能接受。

看着空无一人的对座,看着眼前的手记,看着过往的行人,看着陌生的城市。

我慢慢的,慢慢的了解到,所谓人生朋友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今生今世习惯着目送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车门的门口,看着他消逝在碾压的人群当中,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有些路啊..终究只能一个人走。

记于2017.9.11 凌晨5:53

于长沙

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