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出发:Ullwri

午餐:Banthanti

入住:Ghorepani,Green View Lodge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上山之后发现,山里的每个村落里都会有一张地图立在位置明显的必经之路,村村不同,多是手绘。一目了然地标示着村子在山中的位置,在线路上的位置,还有旁的路线、驻扎点、海拔、距离和所需时长。哪怕没有事先准备任何地图与线路,完备的信息会让你在每一个休息村落随时决定接下来的体力分配与时间安排。

如果说什么叫人性化的安排,这一张一张的地图已经说明了一切。想你所想,甚至,提供给你事先所未想。所有的细节,都贴心地为你准备好。然后,只是静静地摆放在那里。你需要,就来取;不需要,就请便。没有张牙舞爪地抢夺注意力,没有声嘶力竭地表功。一切都很克制,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的温暖。

这种分寸感的拿捏,恐怕更多地是源于对于欲望的收敛。立这一张张地图,不为好大喜功地展示热情好客,不为毫无底线地敛财营收,就只是,目的单纯地,指路,而已。

国内纵然有大把的好山好水。但距离这份克制,距离这份温暖,距离这份单纯,不知还隔着多远。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天亮刚擦亮,迷迷糊糊的把窗帘撩开一个小缝隙,原来,我们头枕雪山睡了一夜!立马一个精神从床上弹了起来。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山上民宿的房间钥匙,另一端,全都系着硕大无朋的手作木雕钥匙扣,用最原始的野性生猛昭告着我们这些从世界各地的城市涌进山里的人们,现在,你已经置身山国丛林。一切人工合成一如塑料,在这里都显得格格不入,都不如这些虽然粗糙但糙得可爱至极的大木块来得浑然天成。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出门便是小天台,天台的楼下,又是一个天台。对着山上的农田,对着山上的树林,对着山上终年不化的雪,吃饭,喝茶,看星星,晒太阳,伸伸胳膊腿,为接下来一天的运动,热热身。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这就是我们入住旅社的招牌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无论餐厅还是旅社,门口都会摆放桌椅,供路过的徒步者休息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当年,多肉的概念还没有现下这么火。尼国的山民们,也只是随随便便地把这些小棵植物住在墙根下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三千级台阶已成过往。继续,出发!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这是个超级厉害的放牛娃娃,气质硬朗,堪称霸气。手里握着的小棍儿是他的武器,比他5个大的牛儿们,只要没有按照他的指令,不是用小棍儿抽,就是直接用石头丢。整得几头大牛,没辙没脾气,只能往树林子里钻。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从加德满都到博卡拉,一路上水质越来越好,进到山里,更是清澈见底。但山里的水,毕竟不敢随便喝,倒不是怕脏,而是怕里面的矿物质,身体适应不了。不过这清爽的山泉,用来洗脸洗手,还真是享受。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眼见着追上前队是遥遥无期了,便又起了玩心,也不再急着赶路。其实,有一个和我的行进节奏一样慢的妹子在身边,我俩便一路无比坦然,谁也都不着急赶路了。

路边的小溪畔,居然有两块又大又平还能晒到太阳的大石头!我俩一对眼神儿,就是它!于是两人直接窜离主路,爬到溪边的大石头上,一阵折腾。书包就是枕头,衣服便是褥子,脱掉鞋,除掉帽,舒舒服服美滋滋地睡了一觉。

睁眼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

又是挑夫大叔,看我们的前队在休息点早已吃完午饭,等我们等得有些焦急,便自告奋勇下来迎我们。他实在是对这条路对这片林子太过熟悉,连隐藏在各种灌木掩映之后的大石上的我们都能被他找到。大叔又帮我背起那几乎有一米高的背包,领着我们跟前面的队伍会合。

现在想想,当初光顾着自己爽,拖累了其他速度很快的小伙伴们的行进速度,还真是有些过意不去呢。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路上的乐趣,多种多样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一只爬到树上吃草的羊咩咩。听说,小山羊乖巧听话都是大家的想象,实际上,这种小东西极端活泼好动。如果看顾一窝的小山羊,那情境,只能用欢乐到炸窝来形容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一脸憨萌相的小马。话说,这低眉搭眼的,是不是困了呀~瞬间想起公司的某位小同事,每天早晨一幅还没醒透的脸~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这一条条山里的路,都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的路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这棵树,究竟遭遇了什么,才会留下这么奇怪的疤痕?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终于,在山顶上只剩下一线阳光,天黑前的半个小时,五点,我们看到了山门,赶到了这个村子。

挑夫大叔则已经在短短2天之内,第三次来寻我们……再怎么说,我也是个有那么一些些志气的人。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他施以援手。虽然大叔热情地表示完全无所谓。说到底,这次进山前,我豪言壮志地要自己背着大背包走全程,于是非但没有参与雇佣挑夫的计划,甚至还相当嗤之以鼻。挑夫大叔是其他小伙伴们雇的,我也并没有支付给他一分钱。所以,其实他压根儿没有任何管我们的义务。可是人家这么几次三番地在很晚的时候来找我们,甚至一天来找好几趟,实在是过意不去至极了。

所以,实在是不能继续接受大叔无偿的援手了,毕竟,人家就是靠这个来讨生活的。于是,在接下来的一路上,我们只是跟大叔确认还有多久能到达今天入住的旅馆,然后毅然决然地坚持自己背着大包继续前进。

对于距离,大叔淡然地回答,二十分钟,但是你们俩,要走一个小时。而事实上,我们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才走到。这是大叔1/6的速度呀!自此之后,我们一律冒进地把当地人告诉我们的时间乘以四,或者有的时候不知死地乘以三,作为我们的估计时间。

路上,正当我们越走越力竭之季,一个夏尔巴青年骑着一匹栗色的马,身披一件传统的三角形斗篷,在山林间,踏尘来了,绝尘而去。这一幕,简直穿越,好像是影视剧里才会出现的画面。印象尤为深刻的,是那件乳白色的粗麻斗篷,边缘绣有绚丽的纹路。原来,不同的村落,纹路各不相同。后来一直想要买一件这帅帅的斗篷带回家,留作纪念。但实在是描述不清,也就只能作罢。

进到下一个群山环绕的村子时,我们以为终于到了目的地。但四下里却怎么也找不到挑夫大叔临走前说的朋友们已经入住的旅舍。终于找到了当地人,一问,原来还要再往前走十五分钟。我滴个神……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Poon Hill的山脚下了。在Poon Hill,可以看日出,可以看日落。全凭个人体力。有些脚程快的,会在当晚跑去看日落,然后在第二天天不亮时,再跑去看日出。Poon Hill也因为它良好的观景位置,成为ABC、小环线上重要的一大站。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村里的水池。印度援建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在天快擦黑的时候,看到这种小旅舍,是得多不想再往前挪步啊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还好,凭着坚韧不拔的意志,我们终于在太阳下山前不到十分钟,抵达了今晚的住宿地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经我们之后考察发现,挑夫大叔每一次推荐的旅舍,都是当地村落里面景观最好的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落日前洒在对面山上的最后的光

山国序曲11,在山上,D2,Ulleri—Ghorepani

晚餐,在常规的蒸饺和炒面之外,我又给自己加餐,点了一个蛋黄布丁,一个巧克力布丁。刚端上来时还冒着热气。这种款,还真是第一次见。总的来讲嘛,卖相惨淡,口感惊喜,值得一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