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盱眙,不止有龙虾


盱眙,不止有龙虾

好景共欣赏

汽车开往南京的路上,途径江苏省盱眙市服务区,导游让全体游客下车唱唱歌、跳跳舞。

我很疑惑,难道在这里还安排了节目表演?下车后才明白,导游是南京人,他们当地人所说的唱唱歌、跳跳舞是上厕所的意思。

“歌舞”结束后,午饭也需要就地解决。我趁机瞄了一眼盱眙四周的景色,绿树成荫,百草丰茂,隔着细雨隐约看见一些隆起的山头。

我判定这里应该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只是站在城市一隅,感受不到其他特别之处。

没关系,地图上可以直观的了解地形地貌。

盱眙是一座小城,背靠洪泽湖,立于淮河之滨,市中有山拔地而起,在我的印象里,这座城市的名字几乎没有出现过。

只不过近些年小龙虾迅速走红,成为餐桌上的一道美食,连我这个从不关注美食的人都知道盱眙盛产小龙虾,就像高邮盛产鸭蛋,阳澄湖盛产大闸蟹。

不同的是高邮鸭蛋更具有文化的热度和历史的味道,三百多年前就上了文学家袁枚的食谱,并亲自为它写下广告语:

“高邮腌蛋颜色细而油多,高文端公最喜食之。”

如果说袁枚是高邮鸭蛋的忠实吃货,那么和现代文学家汪曾祺比起来,也只能算是一个外来的吃货。

汪曾祺生在高邮、长在高邮,地地道道的高邮吃货,一生吃过的鸭蛋如果孵出鸭子来,能够开一个养殖场。

后来他离开了家乡,吃不着地道的高邮鸭蛋,只好暂用别的鸭蛋一解乡情,每吃上一次,眉头紧锁一次,逢人就说一次:

“曾经沧海难为水,他乡咸鸭蛋,我实在瞧不上。”

我们无缘在高邮下车,吃不着正宗的高邮鸭蛋,但有幸来到了小龙虾的故乡,也可以一饱口福嘛!

有些游客说吃过不少所谓的盱眙小龙虾,也知道龙虾价格不便宜,但在龙虾的产地吃,应该廉价吧!

导游讲了一番话,好似当头一棒,打消了我们天真的想法:

“正宗的盱眙小龙虾,看品相能让人垂涎三尺,看价格能让人望而却步,因此被人称作当地土豪都吃不起的美食,除非你比土豪还土豪。”

听人说吃美食能让人心情愉悦,刚到南方,开头应该有件愉悦的事发生,接下来的的时间里才能更加顺利,看来这个没希望破灭了。

美食的念头没了,第一眼的景色也很平常,内心不免有些失落,车将要离开时,意外惊喜出现了。

在服务区餐厅的门口,竖着一块宽约一米、高约两米的石碑,上面用楷书刻着一首诗——《第一山怀古》:

京洛风尘千里还,船头出汴翠屏间。

莫论衡霍撞星斗,且是东南第一山。

北宋诗人、书画家米芾,与苏轼并称“米苏”,吃货们不要以为是提拉米苏呀!

米芾从首都汴京外派淮地任职,也就是到现在的盱眙,从大都市来到小城市,一般人接受不了,米芾不一样,作为诗人需要到不同的地方,寻找有不同的感受,盱眙正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页。

翻来开历史一查,原来隔着细雨看到的山头就是米芾所写的“第一山”。

第一山原名南山,位于盱眙中部。

南山这个名字全国各地都有,如同阿猫阿狗一样普通,米芾来了,铁笔银勾送来一个大气又好记的名字——第一山。

如果有人质疑,盱眙人也可以自信地说,第一山虽然比不上五岳,但也不是我们自封的,米大诗人亲题的,我们得尊重历史、尊重文化。

行,第一山就第一山吧!还有吗?不会只有小龙虾和第一山吧?

不用担心,米芾带来的不止一个惊喜,除了传播了胜景第一山外,还有九大风景名胜,盱眙十景可以媲美西湖十景。

盱眙应该感谢米芾,有了他的“米家山水”和豪气诗文,能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城市榜上有名。

所以不是高邮鸭蛋让高邮出名,而是吃鸭蛋的人,不是山水让盱眙出名,而是看山水的人。

我喜欢读诗,很多人来江南或是为风景、或是为散心,唯有我为了更加了解读过的诗,走一走当年的路,悟一悟那些诗人的心。

初到南方,就以这首气势磅礴的诗开头,我想未来几天将会是更加诗意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