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九月•秋日时光』海棠花开


文Ⅰ国境之南

『九月•秋日时光』海棠花开

1.

九月,夜。

村子里一片静谧旷野,万物沉睡。月的祥和让人动容,偶尔几声动物叫让人觉得熟悉,这是村子里本来的模样。

村子西头的任然家里,一片喜庆,他终于和他喜欢的女孩苏溪结了婚。他们是这个村子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在一起玩耍,算得上青梅竹马。

慢慢长大,这种小时候的哥们儿义气变成了互生情愫,他们总会在周六周日的时候相聚,遇见熟人,两人脸红的不行。

村子里的人都觉得任然和苏溪是天生一对,美中不足的一点就是任然和苏溪两家,因父辈恩怨,互不相让,所以现在还有着疙瘩。

转眼间任然和苏溪到了二十岁,村子里这样的年纪不算小,两边的父母明里暗里没少给他们吹过耳边风,想要他们趁早了断。

难得的是,任然和苏溪却像吃了秤砣铁了心肠,非你不娶,非他不嫁。

2.

这样折腾了一年多,两家人终于妥协,他们无奈而不得不替任然和苏溪操持了婚礼,勉强算是和好。

结了婚后的任然和苏溪,非常恩爱。苏溪是文化人,形象又好,嗓音条件不错,所以去村子里做了播音员,大大小小的事情,苏溪都做的得心应手。

任然在父母的资助下买了一辆后八轮,给人跑车,早出晚归,赚的不少,每日又有苏溪的嘘寒问暖,这让他觉得生活十分有盼头。

他们的日子平淡而幸福,双方父母也算默许并祝福了他们。

3.

一次夜晚,任然送货回来,在半路上看见两个陌生男子在抢女孩怀里的包,路见不平的任然把大灯打开,一嗓子喊下去,吓走了两个抢劫的人。

任然赶紧下车,问了女孩有没有伤着,需不需要报警,女孩哭的梨花带雨。

任然好心送女孩回家,路上知道了女孩名字叫佳佳,刚失去工作,分了手,心情不好去买醉,回来的路上还遇到抢钱的,现在还心惊胆战。

任然给她买了东西,匆匆留下五百元钱就回家了。女孩佳佳千恩万谢,说这钱一定会还。

任然没把这事放在心伤。

不几日佳佳却打来电话说自己找到工作了要还任然钱,任然不想苏溪误会,只说不用了,一个女孩子不容易,留着自己花吧。

没成想任然在一次进城送货的时候发现了佳佳却在酒吧吐的不成样子。

任然下车,一把拉过她,狠狠的骂:“你不是说自己找到工作了?干嘛这样作贱自己。”

佳佳哭着说:“你以为我愿意啊,我也想做稳定体面的工作,可是又有什么办法。任然哥,留下来,我喜欢你。”

这猝不及防的表白吓坏了任然。不过转瞬他明白了自己的位置,他推开扑在任然身上的佳佳,说:“你搞清楚状况,我结婚了,我的媳妇儿是苏溪,看清楚了,这是结婚戒指,我爱的是她。”

说完以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4.

天公不作美,那天晚上突然暴雨倾盆,心事重重的任然为现状感到郁闷不已。他可怜佳佳,几次接触下来,觉得佳佳本性不坏,可是一不小心让她会错了意。他拿她当妹妹,可是现在却让自己深陷其中。

清脆的铃声响起,是佳佳。

任然不耐烦的挂断。佳佳锲而不舍,最后一次,任然按下接听键就是一顿咆哮:“佳佳你给我听好了,你死了这条心,也别给我打电话,你听明白了吗?”

怒火攻心占据着任然整个心房,顾不上方向盘的他又多看了两眼手机,他没有想到的是,车在本就崎岖狭窄的路上偏了道,等他再次抬头,手中的方向盘已经无法挽回刚才那生气的几秒。

“啊……”哐当。

任然的眼前一片漆黑,脚下失控,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中他想到了苏溪。

『九月•秋日时光』海棠花开

5.

三天后。

睁眼的第一刻,他眼珠子转了一圈,父亲、母亲、岳父、岳母还有苏溪。

他伸伸手,苏溪来到他的身边,紧紧握着。苏溪凑在任然的耳边说,嘿,你醒了,有没有想我。

任然眼睛眨了两下。

屋子里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不过眼睛却不约而同的看向任然双腿的方向。

任然心里一沉,他使劲的准备抬腿,却发现,徒劳无功。

任然大声的问:“小溪,腿,腿,我这腿怎么了?为什么不会动,我掐的时候为什么不会痛。”

周周的人忽然静的可怕。

苏溪温暖的朝他笑笑,紧忍着眼里的泪水说:“没事啊,不怕,医生说了,坚持锻炼,会好的。”

任然难以接受,他大声怒吼,他推开苏溪,他要去问医生。

任然看着眼前的一切,想起了出事那晚,他的最后一通电话,他觉得自己该死,现在像个废人一样,连累了苏溪,连累了家人。

慢慢的任然转为平静。他接受了眼前的一切。

他积极的锻炼,配合着医生,想要好起来,弥补苏溪,弥补整个家。

6.

苏溪上午打理好村子里的事情赶紧匆忙回去陪伴任然,任然觉得十分愧疚。

没过几天,外商投资,来到村子里,苏溪变得繁忙,只能在闲暇时间回去,苏溪在和外商的谈判中变得更加干练,引得外商不住称赞,村长也笑得合不拢嘴。

任然看着苏溪忙里忙外,觉得自己和她的差距越来越大,不由得难过,他不忍心再拖累苏溪,定定的想了半天,拿定了注意。

忙完的苏溪赶紧往家赶,回去一如往常给任然做饭,不料折腾半小时端上来的饭却被任然一下子横扫在地,说,这饭难吃,你会不会做饭。

苏溪吓得怔了,继而笑着对任然说,那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任然大声吼道:“我什么也不想吃,你走,我不想看见你,我现在讨厌你。”

苏溪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自己忙碌一天,回来却得不到丈夫一星半点的安慰,还一直在指责。

苏溪关门而去。

7.

九月的夜,宁静而夹杂凉意。苏溪眼泪簌簌落下,她不停的反省自己,最后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原谅任然,毕竟他是个病人。

回到家任然假装睡下,苏溪收拾好屋子里的狼藉,静静的躺下。

是夜,任然和苏溪安静的躺着,眼角的泪水滑出来。

第二天苏溪正在忙村子里的事情,任然一个电话要他回家,苏溪到大门口就看见父母和公婆都在院子里。

苏溪推开进去,任然知道她来,头也不抬。

“苏溪,我们离婚吧。”

“我不同意。”

“不同意也没办法,我早就不喜欢你了。”

“我不信。”

“我喜欢的是佳佳,不是你苏溪,这是离婚协议,你签了吧。”

苏溪满脸泪水,无声不语。

9.

公婆和父母不知道他们闹哪出,公婆又劝又骂任然,父母气的不行,他们后悔当初答应了这门亲事,现在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苏溪再在任家。

苏溪挣脱父母,怔怔的站在任然前面,大声说我不信,任然,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可是抬头间却看见收拾好衣服的佳佳从屋子里出来。

那一刻,苏溪心如死灰。

苏溪被父母拉着回来,哭了一整夜。

任然和佳佳去了县城。

三天后,苏溪签了离婚协议。

任然对着那张纸,哭的泣不成声。

10.

苏溪在黄昏时分,在傍晚会去到荷塘边,八九月份是海棠花的果期,可是看着他们的爱情,却变得枯萎,消失不见。

佳佳在任然的帮助下开了一家花店,半年过去了,花店走上了正轨,然而,没有走上正轨的,是佳佳对任然的心,她在无数次努力无果后,终于明白,即便不是这次事故,即便任然和苏溪离婚,他们,永远也不会在一起。

任然时常在花店门口发呆,静静的望着村子的方向,苏溪变得失魂落魄,她不能明白,为何任然会这样对她。

半个月后。

佳佳做出了决定,她来到村子里对苏溪坦诚了一切。

任然,自始至终爱的都只有苏溪一个人。

『九月•秋日时光』海棠花开

11.

任然的腿可以架拐了,那日他一如往常站在窗口,想念着他和苏溪的点点滴滴。

不经意间,他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是苏溪。

敲门声响起,任然着急的往门口去。推门,映入眼帘的是苏溪的笑脸。

“任然,我们回家。”

佳佳在店里,正静心的摆弄着那秋海棠盆景。

那一刻,世界静谧安然。

活动链接:九月,秋日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