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背叛者与被背叛者


背叛者与被背叛者

文/妖无格

我是在秦洛阳的漠视下,和穆媛的注视下,从医院离开,独自一人回到出租房的。

秦洛阳是我男朋友,穆媛是我闺蜜,当然,从现在起,都要加上一个前字了。

我抱起那只叫罗拉的猫,从头到尾顺毛捋。一边捋一边哭,到最后,完全把罗拉吓坏了,挣扎着逃出了我的怀抱,我也没去追,抱着腿放声大哭起来。

-1-

半个月前。

穆媛打电话叫我出去的时候,我正在医院里和秦洛阳商量要不要发起众筹。

我们在医院附近的某个购物商场见了面,穆媛递给我一杯奶茶,问:“秦洛阳爸爸的病情怎么样了?”

就在前几天,秦洛阳突然接到妈妈的电话,这才知道家中发生了大事——秦爸爸被查出患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急需马上做手术。一家人东拼西凑,凑出了第一次手术的费用。但每一天的治疗费用都是四五千,这个家摇摇欲坠。

得知这个情况,班上的同学都组织了募捐,我也将我仅有的一万多块钱的积蓄拿了出来,又凑出第二次手术费用,以及三两天的治疗费用。

但,远远不够。

我叹了一口气,对这样的情况既担忧又无可奈何:“就这样吧,昨天又做了一次手术。”

穆媛迟迟没有回音,而我因为心里挂着秦洛阳家的事情,也没有发觉。

半响,穆媛吞吞吐吐地问我:“可可,你打算一直这样和秦洛阳家的事扯在一起吗?”

听到这个问题,我沉默许久,最终才轻飘飘地说出这四个字:“我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在网上查过了,秦爸爸患的这个病,没有十来万,是治疗不好的,就算治疗好了,日常的护理也是一大笔开销。

我家也不过是普通家庭,万万拿不出这么多钱,就算拿的出来,我父母也不会同意我将钱丢进这个看不见底的黑洞的。

“只是,总不能现在抛弃他吧,万一没了我,他崩溃到疯了,我可就是罪人了。”我笑着打趣了一句。

穆媛没笑,她停住脚步,我亦疑惑的停下,回头望着她。

她看着我的眼睛,很认真地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可可,你和秦洛阳分手吧,把他让给我,他爸爸的治疗费用我来出。”

那一瞬间我像是被人猛揍了一拳似的,整个人都懵了,她的声音似从远方传来,听不太清。

“你说什么?”

穆媛没再重复,只是看着我。

慢慢的,我也终于回过神了。

我看着她,她看着我,我们两人之间明明只隔了两步远,但在那一刻,却仿佛隔着万水千山。

然后我转身走了。

像是一个逃兵一样,落荒而逃。

-2-

返程的路上,我心乱如麻,一时在想,穆媛居然喜欢秦洛阳,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一时又在想,秦洛阳知不知道穆媛喜欢他?亦或是在想,穆媛和我做朋友,是不是因为秦洛阳?

我以为我会在其他问题上更纠结一些,但没想到,一路上,我想得最多的居然是,穆媛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和我做的朋友。

这个问题困扰着我,一想到穆媛有可能是因为其他原因才和我做的朋友,我就感觉胸闷到无法呼吸。

我在路边休息的椅子上坐下来,发了条短信给穆媛,我问她:你是因为秦洛阳才和我做的朋友吗?

穆媛的回复很快:不是,只是因为想和你做朋友。

看到屏幕上的这句话,我像是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轻松了一瞬,可马上,另一块大石头又提了起来。

为什么穆媛会喜欢秦洛阳?

不得而知。

我没再这个问题上纠结太多,毕竟那段时间我太忙了,一边忙着上课,一边还要去医院帮忙照顾一下秦爸爸,其他时候还要帮着秦洛阳想办法筹钱,我真的没空去想这个事。

只是偶尔,看着秦洛阳忙碌的身影,我会不由自主地想,他知不知道穆媛喜欢他?

随即摇摇头,把这个想法抛之脑后,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而从那天以后,我没再主动和穆媛联系过,倒是她又约见了我一次。

依旧是说那个事情。

我沉默的听完,便要离开,得不到回应的她,在我身后大声的问我:“为了一个男人投入这么多钱值得吗?”

我顿住,回头看着她,说:“这句话你应该问问你自己。”

然后转身离开。

我们就这么僵持着,她想要的,我不会给,也不想给,于是就这样一直僵持。

直到三天前。

-3-

在前几天,我和秦洛阳在网上发起了众筹,并让同学朋友亲戚四处转发,但成效了了,截止到目前,仅筹到了一场手术的费用,在前天已经用掉,而距离下一次手续,就在三天后。

我一边在网上托朋友帮忙转发扩散,一边匆匆赶往医院,出了电梯,蓦然顿住。

秦洛阳坐在医院走廊上的椅子上,闭着眼,头靠在身后的墙壁上,一脸疲倦。

他多久没有睡上一个好觉了?好像已经很久了,久到我和他都记不得了。

我没有上前,站在原地看着他。我也已经好久没有认真的看过他了。他比之前消瘦了许多,冒出的胡茬也没时间打理,从我这个角度看,挺有日剧里男主角的范儿。

秦洛阳长得真的很好,据说还有星探想挖他,只是他拒绝了。他成绩也很好,学的计算机,自己编了几个小程序,还获得过奖。这么好的人,也难怪连穆媛这样的富家千金也会喜欢了。

我站在原地胡思乱想了一气,然后抬脚走过去,坐到他身边。

坐下发出的声音惊醒了他,他睁开眼,看到我,笑了笑,说:“你来了。”然后坐直身子。

我也笑了笑:“嗯,来了。”

然后都没再说话,互相就这么安静的坐着。

半响,我转过头,看着他,笑着问他:“洛阳,要是我现在突然离开你,你会怎么样?”

我以为他会像以往我们开玩笑那样,哭丧个脸,纠住我的袖子,嚷嚷着:“你要是敢离开我,我就疯给你看!”

但是他没有,偏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转过头去,没说话,似乎是在发呆,又似乎是在思考,许久以后,我才听到他说:“那挺好的。”

挺好的?!我怒瞪着他,怀疑我的耳朵听岔了。很多时候都是这样,明明已经在心里做好了会收到不符合自己心意的回复的准备,但听到这样的回复时,还是会忍不住生气。

他侧过头看着我,看到我满脸怒气和不可置信的模样,笑了出来,伸手摸着我的脸,说:“这样就不会拖累你了,现在你陪着我,都瘦了,不再是小仙女了。”

那一瞬间,我的眼泪差点就掉了出来,但我忍住了,我“哼”了一声,说:“胡说,我明明是升级为天仙了。”

-4-

我离开医院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

但我还是选择在这个时候打了个电话,打给穆媛。

我妥协了,我认输了,因为我心疼秦洛阳。他离了我,只会难过一阵子,但是他要是没有了父亲,会痛苦很久。相较之下,自然是我们分手比较合算。

我和穆媛约在学校的足球赛见面。

两人都没有说话,安静得只有脚步声。真奇怪,在以前,两人一见面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没想到现在居然能保持安静这么久。

最后还是我打破了安静。

“你上次说的,算数吗?”只要我们分手,秦爸爸的治疗费用就由你来承担。

不愧是曾经的好闺蜜,瞬间领悟了我的意思,她点点头,说:“算数。”

我又问:“你能拿出这么多钱吗?”就算她家家境富裕,但毕竟也不是她的钱,她一下子真的能拿出这么多钱吗?

她说:“我自己有在炒股,赚了不少。”

“哦。”我应了一声后,没再说话,心里在默默伤感,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我在为钱苦恼,她已经靠着炒股小赚几笔。

最后还是我结束了这场安静的见面。

“那么,就这样吧。”我说。

“好。”

两人各走一方。

走了几步,我又叫住她,我说:“为了确保你说的是真的,过两天的手术费你来出吧,然后我就分手。”

她依旧好声好气的应了声:“好。”

-5-

今天上午,在秦爸爸被推进手术室后,秦妈妈被秦洛阳赶去休息,手术室外,仅剩下我、秦洛阳和穆媛三人。

是时候履行我的诺言了。

我想将秦洛阳叫到一边单独去说这件事,可是看着他一直盯着手术室门的模样,还是放弃了。

我在秦洛阳所坐的那张长排椅的另一端坐下,中间空了一个座位。穆媛在对面的长排椅上坐着,低头看着手机。

“洛阳。”我唤他,但兴许是他注意力没在这里,唤了他两次,他才反应过来,看着我。

我没敢看他,我低头看着地面,以十分微弱,却足以让他听清的音量说:“我们分手吧。”

没有声音,一片死寂,我却不敢抬头去查看一下究竟是什么情况,只一直低着头。低到我感觉到脖颈酸痛时,才终于听到他的回应:“好。”

和穆媛一样,好声好气,问声细语的一声“好”。

那一刻我是生气的,我生气他的不挽留,可是我已经没有资格生他的气了,于是只能自己憋着,憋得我心疼,憋得我喘不过气来,于是我想走了:“那么,我先走了。”

“好。”依旧是一声好。

我更气了,站起身,看了他一眼,他却看着手术室门,不知道是不想看我,还是不想看我。

我盯着他看了几秒,他没有要看我一点迹象,抿了抿嘴,低声说了声“对不起”,然后离开,余光瞥见穆媛的注意力已经从手机挪到了我们身上,注意到我在看她,她将视线投向我,我们两人的眼神,在半空中做了一次交流,也许并没有什么交流,只是互相对看着。

然后,我收回视线,径直离开。

-6-

医院里。

穆媛换了个位置,坐到了秦洛阳那张长排椅的另一端,中间空了一个座位。

两人都没有说话,不约而同的一同看着紧闭的手术室门。

最终是秦洛阳打破了寂静。

他单手捂着额头与双眼,深呼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终于分手了。”

穆媛这才将视线放在他身上,语气平静的说:“你追求多时的女神和你分手了,你好像一点也不伤心。”

秦洛阳放下手,转过头与穆媛对视,笑了笑,说:“这不是怕连累她吗?”

“你就不怕连累我吗?”穆媛挑眉问。

秦洛阳挪了一个座位,坐到穆媛身边,伸手拉过她的手,细细抚摸:“就当是我自私吧,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我希望陪伴在我身边的人是你。”

穆媛侧了侧头,讥讽道:“那你可真是够自私的,一场戏,让袁可成了明面上不能与男朋友患难与共的渣女,也许一生都将背负这股罪恶感;让我成了暗地里的小三,成为我一生的污点。”

秦洛阳闭上眼,将头靠在穆媛肩上,喃喃道:“我会补偿你的,相信我……”

穆媛没有回应,她转过头,看着对面雪白的墙壁,眸色深沉。

为了一个男人投入这么多钱,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