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请让我在雨天想你


文/鱼筱豆

请让我在雨天想你

图片来自网络

01

『晴天阴天雨天,你在何地,代表我天气……』听着郑中基柔情的歌曲,简悦单手托腮,另外一只手不断搅拌着咖啡,眼睛望向窗外的远方。

窗外电闪雷鸣,风雨交加,隔上几秒钟,黑色的天空就会出现一道刺眼的白线,白线一闪而过,马路边的大树趁着这微弱的光亮随风狂舞。雨水像决堤的洪水,倾泻而下。“又是一个雷雨天”她这样想着。

她是一名教师,在市重点高中教学。每个阴雨天,她都喜欢坐在一个名叫『等一个人』的咖啡馆,喝上一杯浓浓的咖啡,再吃上一块最爱的甜点。她觉得,这是她最喜欢的放松方式,所有的烦心事仿佛随着咖啡和甜点一股脑装进了肚子,慢慢消化掉。阴雨天,也是她可以用来好好想念他的时间。

『小姐,您还要加一杯咖啡吗?』一名服务生轻轻走过来,弯下腰问她。

简悦低着头,微微张大双眼,轻轻点头:『好的,谢谢你。』

『好的。』服务生端起咖啡壶抬起手,为简悦加满了咖啡。『您慢用。』

服务生半鞠一躬转身要走,简悦猛地抓住他的手说:『等一下!明涛,你来啦,来陪我喝一杯咖啡吧!』

服务生下了一跳,本能地抽回胳膊,连忙说:『您认错人了吧?我不认识您说这个人……』说完便转身逃走了。

简悦突然清醒过来,明涛?陆明涛?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她起身朝着服务生逃跑的方向轻声喊着:『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你们,长的真像啊……』

她慢慢坐下,看着窗外,当初,也是这样一个雷雨天,陆明涛离开了她,每到阴雨天她都仿佛回到那一天。她突然趴在桌子上,抽泣起来。

02

陆明涛是简悦的男朋友,他们在同一个大学上学,大一下半年,明涛向她表白,她欣然接受。大学,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光。

明涛最喜欢的歌手是郑中基,最喜欢的歌是《晴天阴天雨天》。每当他和简悦在一起的时候,每天阴天下雨的时候,他都会把耳机分给简悦一半,轻轻的为她戴上,他们一起听,一起哼唱。简悦幸福的靠在他的肩膀,她想,如果时间一直停留在这一刻,那该有多好。

陆明涛和简悦的大学是师范类院校,毕业之后基本上都要去学校上班的,所以在大三的时候,明涛就开始寻找实习的机会。但是简悦却不想去实习,她想毕业之后就去四川支教,三年之后再回到城市找工作。

明涛不反对简悦的想法,但他还是从心底不想让简悦去,因为他的家里早已计划好给他和简悦都介绍到市重点中学去上班,在那里有发展,俩个人一起的话还可以做伴。他也早就想在毕业之后马上向简悦求婚。

可是简悦想要去支教的想法真的是太强烈了,她每天都在网上搜索着支教相关的信息,每当看到山区无法接受教育的孩子们,她也总会默默的流泪。明涛被简悦的善良和坚持所打动,所以,家里给安排好工作的事情就一直都没有告诉她。他想,如果简悦还是坚持去支教的话,那么他一定会支持她,他也一定会陪着她一起去,一起去实现梦想、实现自我价值。

03

学生时代总是匆匆而过,转眼间已经到了快毕业的时候,简悦也早就把支教的事情准备好了,她把和明涛一起去支教的事情告诉了家里,父母亲开始不是很支持,但是简悦又让明涛打电话说服二老,二位老人看着实在无法阻止,也就默认了。

明涛从来没有告诉简悦,他是怎样说服自己的父母去支教的,每当简悦问起,他都会拍拍胸脯说:『我是谁啊!搞定父母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哈哈!』简悦看到他可爱的模样,伸开双臂用力抱着明涛,说:『谢谢你这么懂我,这么支持我。我爱你~~』明涛也用他那强有力的臂弯搂着简悦说:『我也爱你。』简悦在明涛的怀里幸福的笑了。

毕业那天到了,简悦和明涛说好,回家各自收拾东西,在家陪父母呆上两周,然后就踏上支教的旅程。

回到老家,不知怎么了,每天天气都阴沉沉的,时不时的还下上几场大雨,搞得简悦心神不宁,上学的时候,每当遇到雨天,明涛都陪在她身边,他们一起听歌,一起聊天,你侬我侬。回到老家,她只能每天窝在家里,听着父母对她的『劝说』。

说来也怪,她已经回家一周了,前几天,明涛每天早午晚都要给她发信息,报告行踪,这两天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难道他改变主意了?不会!明涛不是那样的人。简悦心理虽然不安,但是她特别会安慰自己。

很快,启程去四川的时间到了,简悦还是没有收到明涛的任何讯息,她有点着急了。

她掏出手机,拨通了明涛的电话。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怎么回事?简悦觉得很奇怪,都这个时候了,明涛怎么还会关机呢?她又打了一遍,同样的答复。

『明涛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简悦赶紧和父母打了个招呼就拉着行李箱走了。

到了火车站,她把去四川的票退了,买了一张去明涛老家的票,她想亲自去找明涛,问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如果他不想陪她一起去支教,他可以明说呀,为什么到这个关头了,玩儿起失踪来了?!

她踏上了去明涛老家的火车,坚定不移。

04

到明涛老家用不了多长时间,几个小时就到了。

简悦使劲儿拽着皮箱,一步一趋的下了火车。她从衣兜里拽出手机,又拨打了一遍明涛的电话,还是没有打通。随即,她想起了和明涛的聊天记录,翻了十几下,明涛家的地址跃然眼前。

走出火车站,她飞奔到出租车面前,嗖的一下钻到车里,给司机师傅看了一下明涛家的地址,车开动了。在出租车上,简悦想了一万种明涛不接她电话的可能,她想着对付每一种可能的对话,怎么说才能说服明涛呢?或者是明涛父母的问题?如果是这样,怎样能打动他们呢?。。。。。。

明涛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很有涵养,他们第一次见到简悦就特别喜欢她,在心里也早已认定了这个儿媳妇。所以,简悦还是比较有把握说服二老的,只是,要先弄清楚原因,才能对症下药。

很快,车停在了明涛家的地址处,简悦疲惫的拉着箱子,在小区里寻找明涛家的单元门。

『9号楼,4单元,501。。。。』

『啊!就是这儿了!』

简悦走到单元门口,迟疑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继续走上前。她伸出右手食指,将手指慢慢的按在了数字501上。

『滴。。。。。滴。。。。滴。。。。』

『谁?』

疲惫而又熟悉的声音出现,简悦兴奋极了!

她摘掉眼镜,冲着对讲器大声喊:『阿姨,是我!我是简悦!』

『咔!』对讲器顿时失了声。

怎么回事?简悦自细回顾了一下,是阿姨的声音没错啊,为什么不给我开门呢?

简悦又试了一次,试了第三次,又试了第四次,就是没有人应答。这时候,有一位邻居过来开门,简悦就跟着一起进去了。

走到501门口,简悦放下沉重的背包,伸出手,轻轻叩门。

『叔叔阿姨,我是简悦,你们怎么不给我开门呢?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没人应答。

简悦擦擦眼睛继续说:『阿姨,如果您是因为明涛和我一起去支教的事情跟我生气,不让明涛见我的话,我可以跟您解释。其实这次支教对我们以后的发展也是很有益处的,现在很多的重点学校,都特别喜欢有过支教经验的。而且,这次支教也没有多长时间,我们最多三年也就回来了。阿姨,您能打开门,让我进去跟您解释吗?』

还是没人应答。

简悦有点灰心了,她放下背上的背包,瘫坐在地上,后背靠着501的房门。

『阿姨,您知道吗?我小的时候家里很苦,上学特别不容易,我们老家山沟沟里,一个学校除了校长只有一两个老师,孩子们能上学的真的是太少了,不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而是因为没有教育资源。跟我关系好的朋友全都在很小的年龄就辍学了,我很幸运,有支持我上学的父母,所以等我慢慢长大的时候,我就开始发誓,等我上大学了,我一定学教书的专业,到时候,我会回到山沟沟里面去教学,让贫穷的孩子们也一样有学上。』

说到这儿,简悦哽咽了,童年的记忆开始涌现,不过现在真不是回忆的时候,最重要的还是要进到明涛家里,当面说清楚状况。

『嘎吱。。。』

门开了一个小缝,是明涛的母亲。

简悦猛的跳起来,擦了擦眼泪,对她说:『阿姨,您终于给我开门了!谢谢您!明涛在家吗?』简悦伸手去推门,想进去找明涛,可是明涛的母亲死死的挤住门,用通红的眼睛盯着简悦,疲惫的声音掺杂着沙哑:『明涛不会跟你去支教了,你以后也不要再找他,他让我告诉你,找个比他更好的人吧,你们俩不合适!』

这时候,外面雷声大作,又要下雨了。

简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毕业那天明涛还高高兴兴跟她谈论支教回来之后自己的计划呢,怎么现在突然就变了?还说让自己找个比他更好的人?

『顾明涛!你到底什么意思?!』简悦在心底呐喊着,她已经没有力气喊出声音了,她的脸上已经被泪水覆盖。

『简悦,你是个好女孩儿,我和你叔叔都特别喜欢你,说实话,我们已经认定你是我们的儿媳了。可是,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总是会变的,你也别太伤心,以后一定会遇到比明涛更好的人。唉,就这样吧,简悦,再见。』

『砰!』

明涛家的门关上了,留下痛哭流涕的简悦,跪在门口,不能起身。

不知道过了多久,简悦不哭了,因为她觉得哭也无济于事。就是现在回想起来,她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去的火车站,买了去四川的票,只身去支教的了。。。。。

05

时间过得很快,支教的日子虽然很艰辛,但是简悦很快乐,她虽然看上去已经忘记了明涛带给她的伤痛,但是每到阴天下雨的时候,她还是会情不自禁的想起他,想起他们的过去。

有一天课间休息的时候,一位从上海跑到四川支教的老师蹦跳着跑到简悦面前说:『简老师,有你的电话,一位大妈的。』

大妈?难道是我妈?

简悦赶紧起身跑到教导处,拿起电话说:『喂,妈?不是昨天刚给我打完电话吗?今天怎么又打了?是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吗?』

『简、简悦,是我,我是顾明涛的妈妈。』

时间仿佛突然停止了,简悦镇定了一下,张开颤抖的双唇,说:『哦,阿姨,您,您怎么知道我电话?您找我有事吗?』

『是明涛让我找你的。一年之前,我跟他的约定,到时间履行了。你这两天有空来我家一趟吗?』

约定?履行?顾明涛搞什么鬼!都跟我分手这么久了,难道反悔了?!哼,我一定当面问个清楚!

简悦飞快收拾好行李,请假、买票,一气呵成。

很快,她再一次来到了熟悉的明涛家门口,还没等她敲门,门开了。开门的就是明涛的妈妈。

她好像刚刚哭过一样,哽咽着让简悦进来。

简悦走进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客厅墙的正中央挂着一副顾明涛的照片,黑白色的。旁边放着苹果、蛋糕、酒、鸡肉,所有祭祀需要的贡品全都摆在一张普通的木制桌子上。

简悦突然双腿不听使唤,直接跪在了地上。

『阿姨,这是怎么回事?!您快告诉我呀!』简悦伸出颤抖的手,指着明涛的照片说。

『今天,是我们明涛去世一周年的忌日。就在明涛决定和你一起去支教的时候,他查出来急性白血病。他不让我告诉你,说怕会影响你实现梦想,他不想你因为他放弃自己坚持的梦想。所以,他让我骗你,说你们不合适,他要和你分手。他本来打算找到骨髓配型、治好病之后再去找你,可是老天啊,总是这么的不公平,虽然找到了配型,可是因为明涛自身的抗体排斥新骨髓排斥的厉害,最后病情加重,还是离开了我们。』她掏出手绢,擦了擦眼睛,继续说『明涛在临走之前嘱咐我,一定要在他去世一年之后再告诉你事情的真相,他怕如果你当时就知道,你会太伤心,会接受不了,一年之后告诉你,你对他的感情淡了,也就没那么伤心了,所以,所以简悦啊,请你原谅阿姨作为母亲的自私,阿姨也是为了实现明涛的最后一个愿望啊!』

听到这里,简悦已经泣不成声,明涛应该是了解她的啊!就算已经跟明涛分手这么久,她也从来未曾忘记过他!他一直都是她心里的最爱啊!

就算现在她面对明涛去世的事实,同样是无法接受的啊!

06

轰隆!外面又打了一个惊雷,吓得坐在窗边的简悦一哆嗦,把搅拌咖啡的小勺子直接扔到了咖啡杯子里,咖啡溅了她满身,她低下头,喃喃自语:『傻瓜,傻瓜明涛,你知道我想陪你到最后的,你知道我永远都忘不了你的,你知道这世界上总是会有阴天雨天的。。。。』

此时,从咖啡店里再一次传出郑中基『晴天阴天雨天』的歌声。。。。。。

无戒写作训练营第11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