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恋爱中的尼古拉(10)


前情回顾:在失落的塔顶

第十章 遇见尼古拉


单看面积和装潢就该知道这是间“总统套房”级别的屋子,只不过多余的高级家具都被清空了,宽敞的大厅里只剩一个摆满仪器的桌子,几把椅子,一张单人课桌,一座单人讲台,一面墨绿色的黑板。

史凯奇很奇怪自己以前怎么没留意过这间屋子的装潢,他上课一点也不认真,没事就东瞅西望的,直到讲台上的男人忍不住了拍桌子吼他。

“真没想到还有机会见你,老头,”史凯奇的声音很轻,像是怕吵醒了谁一样,“或者我应该称呼你,特斯拉先生。”

穿着格纹西装的男人坐在一张椅子上,背靠落地窗,午后和煦的阳光给他整个人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外套。

“这是我生前呆过的最后一个地方,纽约宾馆3327号总统套房。我在这工作了十年,完成了包括死光在内的多种超距武器的理论设计。而在解密了我的大部分设计文档之后,住在隔壁一直监视我的FBI特工得到指令,用静脉注射氰化钾的方式让我在睡梦中痛苦永眠。”

男人的声音很平静,像是在述说一段与自己无关的往事。纯白的波斯猫在他怀里懒洋洋的抬起头来,碧绿色的眸子里透着幽幽冷光。

“怎么做到的?我是说……一只猫怎么能以人的姿态存活近一个世纪?这片空间到底是什么?你又究竟是怎样一种状态?死了?活着?”史凯奇终究还是忍耐不住,提出了这些一直郁积在心中的问题。

“这……应该是段很长的故事吧,如果你有耐心听完的话。”男人笑笑,点燃了手中的烟斗。

“第一次出现了‘那个症状’是在我六岁的时候,头疼的几乎要裂开,可意识却无比清晰,就好像脑子里每一根纤维都绷紧了一般。我的前额有了一种蠕动的奇特感觉,我觉察到黑暗里有一个物体存在,太阳光在我的头脑里引起可怕的轰鸣。紧接着,画面出现了,一开始非常模糊,然后越来越清晰,我能看到陌生的地方、城市和国家,我住在那里,认识了很多人,‘他们’的外形长相大多与我们不一样,可却对我非常亲近,一切仿佛都是真的。”

“穿越?”

“很可惜一开始我并不是这么想的,‘他们’向我传递了很多远超那个时代的先进技术,可笑的是我竟然主观的认定这是我非凡创造力所带来的先验知识,而‘他们’只不过是神经元的一种具象化表现形式。然而随着各项研究的深入,我开始重新审视宇宙的构造,我确信宇宙中的所有物质——大到银河系,小到电子——都具有智能,整个宇宙就是一个带有智能的有机生命体。从宏观上说它包含着数目庞大的组成部分,它们非常相似,但振动的频率并不相同,每一个部分都是彼此平行的世界。当我们与它的频率发生共振,就等于打开了通往这个世界的大门,我们可以用这种方法,穿越整个宇宙!

我一度对这种神话般的技术极其痴迷,进行了许多超前理论的实验妄图验证它,这些实验也确实得出了一些成果:可以肯定我‘穿越’到的那个空间其实是整个银河系的一个‘公共数据库’,里面存储着各个智慧文明的理论知识,我将其命名为‘伊甸园’——后世许多拥有同样‘穿越’能力的科学家也都沿用了一名称——然而可悲的是身处‘伊甸园’中的我却同人类的先祖一样没有意识到偷尝‘智慧果实’的可怕后果。那时候由于无线供电技术的需要,我已经将调谐线圈与环境共振这门技艺运用到了极致,以此为基础,我狂妄的认定只要拥有足够大的能量,便能找到平行宇宙间的协振点,将凡人送进‘伊甸园’……”

说到这,男人原本显得有些高亢的声音低沉了下去,灰色的眸子里浮现出了哀伤的阴影。

“实验失败了?”

“是啊,失败了。我造起了那座塔,却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由整个行星汇聚而来的汹涌电磁能量根本无法掌控,它像一头残暴的雄狮般冲出牢笼,用利爪和尖牙将所到之处夷为平地……虽然万幸的是预定的实验地点人烟稀少,没有造成大规模伤亡,可她却永远的离我而去了……”

“她……”史凯奇下意识的低头看看那只波斯猫,说,“她不是还活着么?我是说……以别人的躯体。”

“她是我的助手,也是我这一生唯一爱过的女人……”男人轻抚着猫的被毛,阴霾的眼神之中逐渐透出了一丝光亮,“那个时候世人都不理解我,他们都认为我是个不着边际的空想家。我饱受排挤,穷困潦倒,可她却一直陪在我的身边,激赏我的理想,安慰我的落寞……”

“甚至还充当你的实验品。”虽然带着一丝不忍,可男孩还是说出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对啊……我的实验品……不对,是我梦想的陪葬品。她主动要求参加那次实验,充当尚没有通过任何实体验证的‘人体线圈’,以激活塔组线圈并控制调协电磁能量。最终实验失败,她的内部构造因过载而烧毁,命在旦夕……到现在我仍然会想,如果当初我没做那个决定,才是对她最大的仁慈吧?我不愿她离我而去,不愿一个人在世上寂寞独行,于是就用‘他们’传递的技术,将她的意识以电磁波的形式与躯体剥离,并载入了我们饲养的这只波斯猫之中……”

叙述至此,像是某些一直压在肩上的千钧重担陡然卸去了一般,男人站了起来,露出放下一切的微笑。

“后来我身陷囹圄,美国的特工时刻监视着我,只要他们想要的东西一到手,便会毫不犹豫的将我杀死。我虽然拥有‘穿越’进入伊甸园的能力,可一旦躯体死亡,我的灵魂就将在‘伊甸园’中永世飘荡……我本应受到这样的惩罚,因为我让一个本该超脱的灵魂永远困束在尘世的躯壳中,经受上百年愤恨的流离。然而为了良心片刻的安宁,我却许下了一个不切实际的诺言——将来只要她能重建起那座塔,并找到一个能够穿越并连接这片空间的人,我就有办法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不切实际?”史凯奇笑了,歇斯底里的大笑,近乎疯狂的大吼,“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为了复活,我们所有人都是你复活的棋子!!”

仿佛无言以对,男人沉默的接受着男孩的宣泄。愤怒的吼声在空旷的房内来回激荡,好似一个迷路的幽灵,将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远。

宿命般的轮回……这才是上天给我的真正的惩罚?

最后的最后,男人悲伤的微笑。

“她也要死了,对么?”


十二月二十四日晚11点49分,夏电三张开双眼。

世界最初只有模糊的线条,然后才能看见剪影般的轮廓。周围有人,风很大,她分辨不出史凯奇在哪。

有人说话,一个熟悉的女声。

“你们应该听说过那个传闻。有人说是陨石撞击,有人说是外星飞船坠毁,可都没有确凿的证据。”

她在说什么!?

“1908年6月30日,俄罗斯西伯利亚埃文基自治区,通古斯河畔。当那场举世闻名的大爆炸发生之后,其实只有少部分科学家有幸到现场观察取证。他们没有找到任何的陨石碎片,也没有发现任何陨石坑,只有大面积被毁灭的森林。按照后来一位物理学家的披露,现场的树木全以一种奇异的方式被炭化了,从上到下一直抵达树的根部,就好像那里遭受过强大电流的袭击。这种烧焦的方式,不大可能是线形闪电造成的,而很有可能是由球形闪电造成的,只有出现了能量极高的电流活动时,才有可能造成这种重创……”

通古斯大爆炸……球状闪电……

下一个瞬间,天亮了。女孩的眼睛在很长一段时间后方才适应那如正午阳光般猛烈的金色光芒,她扭动僵硬的脖子,看到了面色惨白的顾北航父子,看到了一个好似芭比娃娃般可爱却手举双枪的白发小姑娘,看到了那个一直在说话的公寓房东刘阿姨。

然后她看到了史凯奇。男孩被悬吊着,双目紧闭。而在他头顶,黑色的塔尖,一颗直径超过二十米的金色圆球如鬼魅般幽幽漂浮。

“那是我们的杰作。”

女人这么说,声音如吟唱圣诗般轻柔。她看着男孩,像是看着自己的情人,目光中柔情似水。


十二月二十四日晚11点53分,史凯奇张开双眼。

在夏电三的记忆中,她从没有如此认真的凝视过史凯奇的眼睛。

高兴,难过,戏谑,严肃,还有那一丝她一直装作没有看到的暧昧……女孩拼命的寻找这些熟悉的光芒,寻找那个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她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男孩。

然而她什么都没有找到。此刻慢慢朝自己走来的男孩眼眸中透出的光亮是何等的成熟而睿智,同时也是何等的冰冷而陌生。

有什么东西永远的从生命中溜走了,女孩知道,而残忍的是,她连痛苦悔恨的时间都快没有了。

擦身而过,他甚至没有跟她说一句话。

身后,笑靥如花的女人投入男孩的怀抱,这个流离了近百年的执着灵魂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你回来了。”

她笑着流泪,百年颠沛的负担与痛苦都在这一刻无上的幸福中融化无影。“男人”低下头去,抬起女人的下巴,仿佛再度君临尘世的帝王。

“都准备好了?”

没有柔情的慰问,没有深情的拥吻,一切好似理所应当。而女人心中居然也没有一丝怨愤,她深知“男人”的性格,同时也深爱着这将她完全征服的不可一世的高傲。

“塔组线圈已经完成第二次激活,‘炮弹’形成完毕。预估当量三千七十万顿,按照计算好的轨道射击,目标锁定为美国纽约。”女人依偎在男人怀里,语声轻柔温婉,可说出来的内容却让在场的人倒吸寒气,“那个谋害你的罪恶之城,只等你一声令下,便将化为焦土。”

“很好,就让他们来为我倒计时吧,”“男人”扫了一眼不远处中央广场黑压压的人群,笑,“无知的凡人。”

十二月二十四日晚11点59分,恢弘的交响乐戛然而止。城市里所有露天大屏幕上数字跃动,欢快的人群开始齐声倒数。

59,58,57……

夏电三想要冲到男孩面前,却发现自己的脚步是如此的虚软,她甚至连大喊一声的力气都没有;

39,48,47……

顾氏父子在赛雯的枪口下,不动也不说话。他们都是拥有极端理性思维的人,不可能也不会去为大洋彼岸的陌生人抗争;

29,28,27……

“男人”高举起自己的右手,夜空下,数千万人的生命已悬于指尖;

10,9,8,7……

当人类绝望到极点的时候,不管有没有信仰,是不是都会期待奇迹的降临?

5,4,3,2……

然而天上的神祗又是否会瞥下一眼,怜悯的将奇迹恩赐给愚昧的众人?

众人高喊——

“1!!!”

神祗冷笑。高举的指尖缓缓滑下。

恋爱中的尼古拉(10)

尼古拉·特斯拉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