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是“荣耀”还是“农药”?手游“王者荣耀”,你肯为它付出什么?


是“荣耀”还是“农药”?手游“王者荣耀”,你肯为它付出什么?

是“荣耀”还是“农药”?手游“王者荣耀”,你肯为它付出什么?

王者荣耀

是“荣耀”还是“农药”?手游“王者荣耀”,你肯为它付出什么?

王者荣耀皮肤

有这样一款国产游戏,被苹果商店定级为“17+”。在苹果官方商店的定义里,“17+”意味着:“赌博或竞赛”,或者存在轻微成人素材,频繁而强烈的色情内容或裸露,轻微的现实暴力以及轻微的幻想暴力。也就是说,这不是一款适合于未成年人的游戏。

然而,根据极光大数据的《“王者荣耀”研究报告》显示,尽管这款游戏14岁以下用户只占3.5%,但15-19岁用户占了22.2%,两者相加接近该游戏玩家数量的四分之一。且实际上,低龄用户可能比统计数据还要多。

游戏定位与实际游戏用户之间的错位,引发多起未成年人的伤害事件,公众不禁发问:难道“王者荣耀”已成了“王者毒药”?

“王者荣耀”遭痛批

6月22日,杭州一名13岁学生仅因吃晚饭时,因父亲说了几句“少玩‘王者荣耀’”,便突然从家中4楼天台跳下,双腿严重骨折,几万元手术费令家庭不堪重负。

4月底,广州一名17岁少年狂打“王者荣耀”40小时,诱发脑梗,险些丧命。

去年10月,西安11岁的阳阳(化名)从父亲的银行卡中盗刷9000多元,全部用来购买“王者荣耀”中的游戏装备,他承认:“没有犹豫,就是想要好的装备,想赢。”

另一名10岁男童在短短34天内,竟在“王者荣耀”中花费了5.8万多元。

在杭州少年跳楼后不久,杭州夏衍中学老师蒋潇潇发了《怼天怼地怼“王者荣耀”》的博文,称:“我比很多家长都要痛恨看到孩子们沉迷手机的样子。”

7月3日,人民网发文称,作为游戏,“王者荣耀”是成功的,可面向社会,它却不断在释放负能量,应尽早遏制。

7月4日,人民网再度发文批评“王者荣耀”,应树立“大监管”理念,游戏制作方的源头设限、政府部门审核监管、家庭成员陪伴监护等,一个都不能少。当日,腾讯股价大跌4.13%,市值蒸发竟达千亿元。

一位评论者写道:“一个成年人都会上瘾的游戏,何况是未成年人……对社会而言,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三板斧”能否扳动“王者”

面对争议,腾讯宣布从7月4日起以“王者荣耀”为试点,推出防沉迷系统“三板斧”,具体措施包括:限制未成年人每日登录时间;绑定硬件设备,实现一键禁玩;强化实名认证体系。对12周岁以下(含12周岁)未成年人,每天限玩1小时。并计划上线晚上9时以后禁止登录功能;12周岁以上未成年人每天限玩2小时,超出时间的玩家将被系统强制下线。

但随即有消息称,网上开始有人高价叫卖“王者荣耀”的成年人账号。一名小学五年级的男生表示,他很早就知道淘宝上有相关账号出租,但价格偏贵,还未尝试,他表示:“以后每天玩够自己账号的时间后,如果还想玩,我会去网上买这种账号。”

据了解,这些成人账号根据不同角色,价格从8元每小时到14元每小时不等,如果包夜或包天,还有相应优惠。

有业内人士称,如果是在微信中接入“王者荣耀”等游戏,则一般的限制措施很难防止孩子沉迷。

门槛低,感觉游戏里更平等

27岁的美女小蛮(化名)是资深游戏玩家,她从小学就开始打游戏,什么类型游戏都玩过。谈到“王者荣耀”,她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刚推出时我就开始玩了,玩了至少两三年了,玩到最高级别的就是最高王者。”小蛮说,在这个游戏中可体验不同的职业、不同的英雄。“毕竟是一款竞技类的游戏,在模拟世界里可以杀人,感觉挺有成就感的,很有乐趣。”

小蛮认为,“王者荣耀”最大的玩点就是没有固定玩法,想怎么玩都可以。“完全凭意识、操作、反应能力来决定比赛输赢,没固定、死板的模式,可以玩得更灵活、随性。”

小蛮也不明白“王者荣耀”为何一夜之间就火了。“很多以前不玩游戏的,也来玩这个,我周围玩这个游戏的人越来越多。”小蛮曾问朋友小娟为何玩“王者荣耀”,小娟说身边人都在玩,自己不玩就OUT了,所以跟个风。

小蛮坦言,玩了这么多年游戏,已没有什么热情了,之所以玩“王者荣耀”,因为可以赚钱。“可以通过代打、陪打上段位来赚钱。”她说,玩“王者荣耀”不怎么花钱,不像其他很多游戏,只能不断往里面砸钱,“王者荣耀”门槛比较低,并非砸钱越多就越厉害,“买不起装备的人也可以玩得很有乐趣,所以很大众化”。

一位70后的玩家胡斌(化名)认为,“王者荣耀”结合了熟人社交和陌生人社交两种社交模式,既能保证用户量快速增长,又能维持持续社交。“在陌生环境中,人与人之间最有效的交往方式就是一起战斗,无论战斗的结果如何,都会使人产生群体认同感,拉近玩家与玩家之间的心理距离。”

此外,“王者荣耀”的游戏规则强调平等。胡斌表示,玩家可以购买装备,但有了好装备不保证能赢,要赢就得抱团取暖。

“王者荣耀”究竟有多火

上海白领黄子是个“王者迷”,他说自己微信群中出现最多的话题就是约战和晒战绩。甚至连朋友聚会,彼此开场白也都是询问对方的游戏等级。

正是通过这种“滚雪球”的推广模式,让“王者荣耀”在诞生不到两年间,发展成每天开局8000万场的“国民游戏”,每7个人中就有一名“王者荣耀”注册用户。被称为“王者荣耀之父”的姚晓光也承认:“它已经成为一种新的社交方式。”

据称,“王者荣耀”的核心其实是一个5V5的对抗游戏,每局战斗仅需15至20分钟,这种碎片化娱乐方式,加上移动电竞“便携”的特点,不仅照顾了传统男性游戏玩家,更吸引了不少女性的兴趣,就连很多明星也在玩。

拥有王者段位的杨幂已在“王者荣耀”中打了6000多局,最高打到69颗星。Angelababy也是出了名的“王者荣耀迷”,据说她一天就从钻石级打到了王者级。

据报道,“王者荣耀”最高日收入就可达到2亿元,一个“赵云皮肤”一天收入就能达1.5亿元。

据估计,“王者荣耀”每季度可创造36亿多元毛利润,除了助推股价一路飙升,还养活了周边多个产业,围绕“王者荣耀”的直播、视频、电竞、媒体、周边、地下产业链等越来越繁荣。

如何应对“毒药”正在考验亲子关系

“周围的同学都在玩,我要是不玩就显得很不合群,有一种被孤立的感觉。”一位学生道出了许多孩子的心声,这让教育专家反思:我们的孩子是否太欠缺社交教育?

所谓社交教育,指公共性的交往教育,使他们形成相互交流的群体。教育专家彭冬梅表示:“越沉溺于虚拟世界里,在现实生活中的交际能力就会变得越弱。未成年人的自我控制能力还不成熟,如果他们无法在真实社会中获得积极体验,那么他就很可能蜗居在虚拟社会中,难以自拔。”

网络游戏总是围绕着满足人类的各类心理需求而设计的,简单的赏罚是最简单、最有效的心理控制手段,即便有无限的任务,只要保证每一个操作都有赏罚等即时后果,则出于人类趋利避害本能,人会对很多无聊、简单、重复的事情上瘾。

此外,“王者荣耀”游戏设计者抓住了人们荣誉感心理,由浅入深,一步一步让玩家上瘾。玩家在游戏的过程中不用承担任何现实风险的情况下,努力追名逐利,在获得成就的同时还会得到自我认可与他人认可,这一系列层层递进的成就机制让玩家成为虚拟世界的大人物大英雄,弥补了现实生活中无法满足的遗憾。

彭冬梅认为,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中应增加“面对面”的机会,家长要做出表率,不要在孩子面前一直摆弄手机、刷微信,而是多与孩子交流。遇到孩子沉迷于手机游戏的情况,不宜采取强制措施,而是要多开展亲子互动,找到孩子其他的兴趣点。

国外如何管住“毒药”

作为世界游戏大国之一,美国的分级制度有着最悠久的历史和最完整的体系,以北美的ESRB游戏分级系统为例,游戏设定为适合3岁以上、6岁以上、10岁以上、13岁以上、17岁以上、18岁以上及成人玩家6级。

几年前,我国便发布了《关于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实施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的通知》。今年年初,我国第一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送审稿)》开始征求意见,明确提出,禁止未成年人在每天零点至早8点玩网游,智能手机等产品应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等。可如何落实,目前仍有争议。

“王者荣耀”的界面上也有“本游戏适合16周岁(含)以上玩家娱乐”的提示。但专家认为,这种提示不具法律效力,不能被当作游戏分级,而只能作为一般性的提示。

面对指责,“王者荣耀”制作人李旻近日发表题为《为了爱,为了梦想》的公开信,称:“游戏是有价值观的,游戏人,是懂得情感的。我们去节制未成年人玩游戏,并不是要放弃什么。恰恰相反,这是一种建设。”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认为,未成年人沉迷游戏已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大企业理应以身作则。这些不单是未成年权益的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他认为,第一个要务就是分级,分级主要是让家长和学校掌握,哪一个游戏适应哪一个年龄段的孩子玩。

教育专家彭冬梅对此也表示认同,她说,有了分级制度,家长就能知道哪款游戏适合孩子玩,监管部门也能有据可依。

本文非本人所写!特别想转给大家看,希望可以帮助大家,好文章就分享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