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K文档

当一场风雨把我们打回原形时,平安就好


前几天香港气象局挂了十号风球。台风天鸽在香港盘旋,平均每小时风速达176公里,因为住在九龙,门窗外的绿树摇摇摆摆,风呼呼的吹,还不觉这台风的威力。

后来在电视上看到港岛东边有一处叫杏花村的,因为临近海傍,海水倒灌,荧幕里那一大波的海浪冲上岸边,再退,再有更大的一片,冲得更猛烈。若那时有人在,可能会被卷入海里或被撞击到岸上随处一个坐椅、建筑。我看了赶紧传了短讯给住在杏花村的朋友问候,看来天鸽的破坏力,不可小觑。尤其是靠近海边的小区,一碰到台风来临总要心惊胆跳。

当一场风雨把我们打回原形时,平安就好

我是在这杏花村生活过十几年的人,经历过一次十号风球,那是2012年,那一天,只听见那宛若由地狱无间发出的暴风,拍打着落地窗,露台上的花草早就不成样子,但不敢开门去救,雨势凄厉的扫着,望落整片大海灰蒙蒙的,像地球之末日。

这世界被接管了,大自然在那时是充满怒气的暴君,平日我们人类是王是主子,但平日安静的大自然,总会突然来一个反击,像是警告:人类的伟大渺小,并不是由人类自己决定,最后,还是要看老天爷的喜怒。

有一次八号风球,我们正由外地返港,一家三口开车顶着风,雨刷刷不走那如瀑布式的雨势,战战兢兢地到了住处,足足多花了一半的时间,最可怕的还是由停车场走到住处,三个人紧贴着,深怕那风吹走了其中一人。怕突然跌落的树干或铝窗,会伤害其中一人。那惶恐,深深留在心中。

小时候,家住台湾花莲,每年夏天总有几个台风来袭,年幼也不理天灾会有什么影响,小孩的心总关注在玩上头,最开心不用上学,一直到有一次,洪水灌到家里来了,看到熟悉的家具、床柜都浸了水,父母慌张的领着我们几个小的,什么也来不带,就出门到较高的地方,找亲戚借住,那时才看到大人眼神中的绝望,涉着水走向看不清的未来。

而那一次之后,我不再对台风警报有开心的感觉。那浮起来的在黄色污水上的我的书籍我的笔盒,我的财产,因为大自然的一次飓风全部泡汤,不再属于我,让我领略人类有多么的渺小无助。

浮在水面上我们辛辛苦苦建构的家园里的器物,大人们花了半生时间想拥有的一间栖身之所,一场风雨就把我们打回原形,大人们悲苦的彼此安慰:“平安就好,平安就好。”卑微的,像对老天爷的敬畏呢喃,也像对人生的无奈叹息,我由老辈那里看见对自然无常的恐惧。

当一场风雨把我们打回原形时,平安就好

这辈子对大自然一向充满赞叹,美丽的高山湖海,静谧的森林,卢梭的《湖滨散记》(又译《瓦尔登湖》)里的瓦尔登湖,是我对自然的向往;瑞秋・卡森那本《寂静的春天》,到现在仍是环保人士奉为圭臬的读物。更别说“看见台湾”那齐柏林镜头下蜿蜒的山河,绿色的土地带来的震撼。

可是,原来残酷的自然更令人惊心,莎士比亚的《暴风雨》、梅尔维尔《白鲸记》和康拉德那本充满暗喻的《黑暗的心》,险峻无情的海洋,毫无悲悯的自然,总在宣告人类再如何的气,都避不过一场风灾、一场地震。

《白鲸记》里那对着海洋怒吼的船长,对大自然那不可理喻、突如其来的惩罚,人类掌握不到的也难避得过的天灾,在我们状况之外的所有无常之事,我们抱怨、发怒,好像不依着我们规矩走,就是不对。可是,天地不仁,他既不慈悲其实也不严厉,他没有变,若真有变,那是人类,让地球成了一个脆弱、多病的主体。

在美国德州,四级飓风哈维登陆,而且连续五日在德州徘徊,是2005年来最强的一次,有30万户人断电,水灾泛滥,电视画面上亦是满目疮夷。当地政府不断开发湿地草原,兴公路以便城发展,在低洼的泛滥平原兴建了7000户人家。所以才有这次天灾下的悲剧。

悉尼也有暴风,天晴空万里,但屋顶塌下来、树倒、巨浪六尺高、玻璃粉碎,八号风球。有行过悉尼大桥的火车,在晴空万里下,因电缆断裂,车卡在桥上。数万户人家停电。

更别说澳门这次灾情惨重,多人死亡,许多人家园成为废墟,街道恶臭,住在高楼的人,门窗被飓风打烂,风雨直灌进来。断水断电,无电话无网络。我们以为蜗居在城之中,有坚固的楼宇,有完善的设备,比乡下安全?别傻了,当天灾来袭,人口集中的城伤亡毁损的数量,一定比乡下要惨重。

当一场风雨把我们打回原形时,平安就好

不到两天,又另一个八号风球帕卡来了。而现在,可能又有个风球要挂起。已经9月初,时序已进秋,但是,今年的台风,看来还是没有停息之意。随之而来,又有一个。

每一次天灾,不管是台风、地震、冰雹,死伤的人数不管多寡,我们说,是老天爷生气了,是大自然反扑了。是我们人类,做了太多伤害我们土地的事。污染、暖化、不停地开发,连巴西被保护的热带雨林都要被开矿,所有山海全要据为人类所有,我们未能和自然好好相处,却要自然善待我们?地球不是人类的,也是其他生存其中的动物植物的,我们分享,而非独占。这样的观点很陈旧,但还是值得保存。那些环保团体,只是提醒人类,共生共存这地球才可以不那快就被干用尽。

我走在灿烂的阳光下,那前几日的风暴好像已经离得很远,一切又回归正常,城迅速的又在它的轨道上运行。只是天空上的云朵慢慢聚集,像预告着什么,我仰头看到树叶筛下的细细的阳光,在跳舞,我先暂时享受这样的自然予我的美丽,而暂时忘却,它的另一面。那阴云靠拢那一面。

(本文原标题:敬畏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