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K文档

雪诺的王族血统,是《权力的游戏》一大败笔


第七季的《权力的游戏》看到第六集了。

这一季只有七集。

现在看来,自上一季,亦即自第六季始,一如传说中的原著作者马丁的写作速度没能及时赶上《权》剧的拍摄进度,以致《权》剧拍到第五季后,编剧们只能根据马丁的某些设想自主编撰了。

由是,《权》剧开始了明显地悖离了原著的基本架构,走向了显而易见的好莱坞路数,人物渐显扁平,情节亦显苍白。

若以马丁在前五季中所显现的构思,我们不难看出,他玩的是利用好莱坞模式勾引你,诱你上套,然后当你“满足”于某些人物和情节对你刺激之后,逮一机会他立马掉转枪口,反身覆你好莱坞式的观影体验――比如在前五季中,有众多的好莱坞似的“好人”,按照以往的好莱坞模式,一旦观者对他们投入了太多的情感,并产生各种观念认同,那么这些人物作为吸引观者的“戏眼”,就得让他们之戏份贯穿到底,且见丰满,最终还得让他们拥有好运,亦即结局圆满,以致皆大欢喜,其乐融融。

马丁的《权》剧则大不然,他时常会狠狠地蹂躏一把,观者那点儿被好莱坞模式浇灌出的可怜的小心脏,而绝不被庸众的观影欲望所变相绑架。于是乎,马丁在此不断地制造各种意外来戏弄你,甚至“羞辱”你对某些人物所投入的那点爱慕之情,脸上还不时地含着一丝不无"恶意"的嘲弄。

雪诺的王族血统,是《权力的游戏》一大败笔《权力的游戏》第一季,奈德・史塔克被砍头

可惜,这部神剧在走到第五季的最后一集时,观者多年来被好莱坞植入的病毒终于剧烈地发酵了,开始了"恋父"式地疯狂抗拒私生子雪诺之死。

在他(她)们看来,这是《权》剧留下的最后一个让他们为之心仪且喜爱的“正面人物”,勇敢正直,临危不惧,大义凛然,忍辱负重,集女人浪漫想象中的男人之美德于一身,因此他(她)欲死欲活地迷上了这位其实乃是好莱坞西部英雄式的变体人物,若这人真死了,已然陷入迷狂以至为雪诺神魂颠倒的“雪”粉们,恨不得殉命般地与他同归于尽,无悔地追随着他一道消失,不再观剧。

雪诺的王族血统,是《权力的游戏》一大败笔第五季,雪诺被刺

若按原著大神马丁的倨傲之脾性……草尼玛,哥们儿我就这么玩了,不伺候你们这帮丫挺的,老子想让谁死,谁就得乖乖服从,俯首听命,我才是决定生死的剧中之王。

如果以马丁坚定贯彻的基本路数,我们在此不难见出,在他始源构思中的雪诺此人,很可能是一又会被其无情“灭”掉的人物,一如第五季之尾声所昭示的那般,也就是说,只要观众爱上了谁,那么马丁的大刀就会悬浮在此人之项顶,随时应声落下,一刀毙命。

其实马丁最终要灭的,乃是相沿成习的好莱坞模式,从而建构一个反好莱坞的“马丁模式”。

很可惜,《权》剧最终还是拜伏在了资本的淫威之下,在这里,观众才是至高无上的帝王。

君不见自六季始,这戏编得净是些我们司空见惯的好莱坞之老套路了吗?剧情张力和新意亦狂跌与锐p,甚至消失―――到了第七季,以致变成了戏不够,台词,你们不是爱雪诺么?那么好,我就频繁地让雪诺露脸、造势,拼命让其更显的伟人一般的高大上;犹嫌不够,为了更进一步地谄媚讨好观众,第七季干脆直接让小龙女对雪诺来个美人爱英雄式的含情脉脉。雪诺与小龙女的粉丝们有福了,你们不就好这口吗?《权》剧终于让你们的这颗“好莱坞之心”如愿以偿了。

雪诺的王族血统,是《权力的游戏》一大败笔

上述之论,乃是在还没看第七季的最后一集而写下的,我后来又接着看了最后一集。让我稍感吃惊的乃是,怎么雪诺居然与小龙女有血缘关系,而且是血族至亲!因为字幕上出现的人名全是洋文,摆明了要趁机欺负一把我们这拨不识洋文的没文化之辈,弄得我剧中的谁跟谁,乃一头雾水,好在我的微信圈的好友们见状纷纷留言于我,我这才明白,这个迷案般的相对复杂的血亲关系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这位人见人爱的雪诺,乃是小龙女的亲侄儿呵,感觉日益走上穷途末路的《权》剧,只能在此无招之下干脆玩起了让人倍感意外的乱伦之情。可此招不是在剧中用过了吗,那个邪恶的七国最高权力的执掌者瑟曦・兰尼斯与其弟詹姆・兰尼斯,不就是一对乱伦关系吗?

雪诺的王族血统,是《权力的游戏》一大败笔

显然自第五季后,真正的创作意图其实不在“乱伦”,这不过是《权》剧为制造戏剧效果的“虚晃一枪”,最终剑指的,乃是马丁虚构出的那个帝国继承者的合法性究竟何为。这里所言之的合法性,当然指向的乃是血缘上王族血统的纯正与高贵,而雪诺一旦无可争议地拥有了此一帝国继承人的血统,那么合法继位的正当性便立显无庸置疑了。

这是马丁构想的原始初衷吗?

我深刻怀疑。

以我之猜度,马丁的原意,显然是让观者在爱上了雪诺之后,就在第五季中出人意料地让他悲惨死去(这才符合马丁一以贯之的思路),没必要复生,马丁将以他强悍的想象力,再次召唤或强化其他人物一展身手,以此重新赢得观众的关注和凝视,就像是一场巧妙的智力游戏。可惜,即便是宝刀不老、威风凛凛的马丁,最终也不得不屈服在了强大的资本势力之下,由是,雪诺死而复生了。

雪诺一旦复生,那么也就必然意味着接下来的情节赌注,没选择地压给死而复生的雪诺,因为他已在实践中证明了,他乃是未来《权》剧收视率最有效的保证,此一保证,也同时意味着制作单位的银子将大把大把地流进腰包。

为了完成此一“神圣使命”,一开始就予以铺垫的扑朔迷离的帝国继承者之人选,就要最终曲里拐弯地通往被观众衷心爱戴的雪诺,而且还要让观者心悦诚服地让这个继承者拥有坚实的合法性。由是,为了圆了此一构想,在现有的人物关系中,只好让这对血亲走向“乱伦”了,仅此一着,不旦在情节上制造了令观者为之一震的意外之感,又为合法的王位继承者铺平了道路,而且主要人物关系之间有了实质意义上的“缠绕”,以此很容易再制造出接下来让富有好奇心的观者想看的戏剧性。

(在此,我作一胡乱的揣测,《权》剧之创作者们,是否欲以此一“意外”之乱伦,暗示权力最终是肮脏与不堪的,一如目下的帝国权力拥有者之乱伦关系?)

雪诺的王族血统,是《权力的游戏》一大败笔

这显然是以血缘关系为主导的王位继承权之合法性张目,此一合法性,也是古老的权力源远流长的神圣法则,在现代文明社会诞生以前,这样一种合法性无人质疑,它似乎乃是天经地义的,但以现代政治理念来看,这又是多么的落后、野蛮而愚昧,这一以鲜血与杀戮的名义所建立的王权,其本身便是必须被现代文明社会所摒弃的腐朽、没落乃至残暴的观念,无论你为它披上怎样耀眼的冠冕堂皇的正义袈裟,它都是违逆现代文明之观念的。

当然,我们可以说它不过只是一部剧,一部虚构之剧,但我从马丁前几季中所依稀透露的观念信息看,他的最终主旨,似乎并非指向要为王权的合法性正名,他苦心孤旨地只是想剖析权力的丑陋、阴险、虚伪、肮脏与利欲熏心,以及人性一旦陷入权力之争后的血腥、贪婪与残忍。

《权力的游戏》还在进行中,下一季也只能等待下一年度了,我们还无法确知这部剧的最终结局将向我们昭告什么?我唯一知道的乃是,自雪诺被观者强迫性地让其死而复生后,似乎其他的情节与人物关系之路的延展已被堵死,似乎唯一可以贯穿到底的,只是让雪诺一步步历经艰辛地走向权力的高位,宣告正义的降临、邪恶的终止。

可是正义真的因此而降临了吗?

当我们断然褪去,被虚构的剧情所掩饰的权力乃至人性之重重迷雾之后,我们在《权》剧中所能看到的乃是对血缘正统性的肯定与赞颂,它也在《权》剧中昭示为权力的唯一合法来源。若仅仅以戏剧之名,这样的安排显然符合目下正在进行中的剧情逻辑,而且将令观者皆大欢喜――他们当然希望高大上的雪诺不负众望地执掌大权,但与此同时,我们是不是也应跳出剧情之窠巢,站在其之外予以冷静地审视与思考呢?

且反问一句:这种笼罩在《权》剧之上的权力之观念,难道不值得现代人予以警觉吗?

(本文原标题:《<权力的游戏>:权力的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