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项

产科本该是一个让人心生欢乐的地方


都说“孩子的生日是母亲的难日”,可惜孩子还没来得及在这个世上睁眼,母亲的难日就以一种极端的方式结束了。发生在陕西绥德县的“孕妇坠楼”事件,大家都在等真相。

院方称,因为家属不同意选择剖宫产而令产妇无法忍受,故而选择了跳楼的方式;而孕妇家属一方声明称,当孕妇中间出来喊疼的时候,他们同意做剖腹产,医生却回复说,“检查后产妇一切正常,快要生了,不用剖腹产”。哪怕医院公布了视频,双方依旧各执一词。

悲剧到底发生了,一尸两命,产妇死了,孩子没了。真相未了,责任不好判断,但这丝毫不影响网络上诸如《那些能活着生下孩子的女人,都应该感谢丈夫/婆家的不杀之恩》之类的爆款文章的四处流转。产妇的命运到底掌握在谁的手里,在一些妈妈群里,据说这样的讨论在持续发酵。

每个女人生孩子都要过一道鬼门关。回忆起当年生孩子,爱人总忍不住会说,“当年简直像是生了两个娃。”临产之前,医生预计胎儿是6斤多,爱人决定先顺产,实施无痛分娩,还请了导乐。几个小时后,医生说顺产不顺利,必须剖腹产。剖腹产手术完成后,医生说孩子是7斤6两。“早知道是7斤多,就不受第一遭的罪了。”我知道爱人没有责怪医生的意思,她只是在感慨自己的不容易。

和爱人同时做剖腹产手术的还有另一位产妇,手术结束的时间比我们晚几分钟。医生抱出来他们家娃娃的时候说,“是个男孩,赶紧抱抱吧。”那位父亲激动得一下子哭了起来,“我老婆没事吧?”医生说“放心挺好的!”那位父亲继续哭,身旁的老人应该是孩子的奶奶,“哭什么啊,也不怕人笑话?”他又咧着嘴又哭又笑,“妈,这将来得花多少钱啊!”

2010年的时候,剖腹产的势头还没有降下来。直到临产前去医院检查,医生还会问爱人到底是顺产还是剖腹产,当然医生会建议“只要符合条件,还是要自然分娩”。医院的服务还是相对不错的,医生会介绍无痛分娩,还向我们介绍导乐。医生对爱人说,有导乐陪着你,你就不会那么紧张了。与自然分娩相比,无痛分娩还有导乐的费用当然要贵很多。这些“高级服务”都用上了,最后还免不了“挨那一刀”。所以现在爱人有时会对小家伙开玩笑,“知道吗?你‘贵’得很呢!生你可是花了大价钱呢。”

因为是剖腹产,住院的时间比较长。打饭时家属们排着队,有人会说,“都是住院,在这家医院住着心里都挺乐呵的。”那是一家专门接生新生儿的妇产医院,来这家医院住院的基本都是“喜事”,病区走廊里,虽然能听到婴儿哇哇的啼哭声,大家都是挺开心的,孩子哭声大,说明肺活量大啊,这是好事。

产科本该是一个让人心生欢乐的地方

很长时间里,我一直觉得,与医院其他科室相比,产科应该算是一个很“阳光”的科室,那些小生命呱呱落地,一家人又步入一个新的世界。但发生在陕西榆林一院的这起“孕妇坠楼”悲剧,彻底打破了这种想象。

截至目前,医院公布了当时孕妇两次下跪的视频,看看社交媒体上,批评家属的声音明显强烈。在分娩方式的选择上,是剖腹还是顺产?是听医生的还是产妇的,亦或听家属的?这本来不该是一个问题。每个孕妇采取哪种分娩方式,都应该根据自身的因素来确定的,所以临产前要做各项的检查,遵从医嘱,不要凭经验自作主张。

很多网友都在说,待产孕妇马某的家属实在渣,他们担心头胎是女儿,剖腹产之后影响之后的生育,所以一直不同意剖腹产。综合各路媒体的报道,有这样一个细节不得不注意,马某的母亲说,女儿七点左右出来再一次要求剖腹时,家属同意,但医生说宫口已开八指,可以顺产了,不必再剖腹产,再剖也来不及,然后家属没有再要求剖腹产。

产科本该是一个让人心生欢乐的地方

从世俗的角度理解,与婆家人相比,自己的母亲更在乎女儿的生命。所以马某母亲所说的这个细节不得不注意。如果这个细节真实的话,那只能说医生没有恶意,家属也未必渣。当然,马某的母亲毕竟是患者一方,到底是否客观真实,还有待证实。即便双方都没有恶意,没有恶意也并不代表没有责任

生产过程中,医院的意见是专业的,他们的专业意见有没有被家属的意志绑架?有没有推卸责任之嫌?在这个事件中,法律人士指出,《侵权责任法》立法时明确规定:“因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不能取得患者或者其近亲属意见的,经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批准,可以立即实施相应的医疗措施。”也就是说,紧急情况发生时,没有获得病患和家属同意的情况下,医院也应该立即采取相应的医疗措施。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待产孕妇因疼痛难忍跳楼自杀。

产科本该是一个让人心生欢乐的地方

还记得电视剧《外科风云》中,有这一个片段:产妇柳灵的孩子食道畸形,因为是私生子,柳灵拒绝为孩子进行进一步治疗,而主治医生陆晨曦本着治病救人的使命百般劝说,柳灵签字同意了孩子进行食管闭锁的手术,孩子在手术台上手术时,她选择了自杀。舆论开始责怪医生陆晨曦没有尊重病患的真实意愿,咄咄逼人逼着柳灵同意给孩子手术,最后导致病患心理压力过大而崩溃,选择了自杀。

产科本该是一个让人心生欢乐的地方《外科风云》剧照,柳灵写给陆晨曦的遗书
产科本该是一个让人心生欢乐的地方《外科风云》剧照

虽然只是剧情,但也是对现实的映射。这些年里,医患之间的互相预期已经发生深层改变,以“孕妇坠楼”事件为例,医生也许会担心违背家属的意愿按照专业意见处理后,出现了闪失,家属会不会医闹;患者家属也许会掂量医院建议剖腹产是不是为了增收。

互相博弈之下,哪怕有《侵权责任法》的保障,任何专业处置只能在复杂的心理较量中部分实现。产妇跳楼,是不是这些非专业的主导力量合流之后,阻止专业性处置果断落地产生的悲剧呢?

医院的产科以及专业妇产医院,本是一个让人能心生欢乐、泪中带笑的地方,但这一起“孕妇坠楼”一尸两命的悲剧,让人哭都找不到哭的具体理由!这才是比悲剧本身更残忍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