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谢金萍2017-10-17 06:10:39
252

已经有 4 家公司对外宣布停止运营,4 家无法按时退还押金。

北京的黄牛总不缺业务。最近他们又多了个新活,帮共享单车用户领押金。

北京通州万达广场写字楼有 8 台客梯,为了方便前来退押金的人,其中一台专门上下 30 层,直达酷骑单车总部。电梯口还有一位当地派出所的外勤人员。

以“土豪金单车”出名的酷骑,押金是 298 元,从 8 月开始退押金难后,9月底要用户上门才能退款。

不能到北京总部的用户着急,在贴吧、微博、QQ 群等社交媒体上寻求帮忙登记信息。

代排队的人先是收 20 元,随着酷骑的新闻热度和退款人数越来越多,又往上涨了价格,35 元、50 元、80 元,最高的时候到了 120 元。

排队的高峰期在 9 月底,包括黄牛和用户在内人数接近千名,队伍排到广场外边绕了一圈又一圈。

10 月 1 日,酷骑摆出了公告牌,只允许本人持身份证自己前来登记,不允许代办。一名现场登记的客服人员告诉《1024研究所》,北京以外的城市用户,只能等酷骑应用修复升级后,就能正常退款。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当被问到什么时候能正常申请退款时,她说,“不知道,我只是客服而已。”

名义上打压黄牛,实际更像是在限制退款人数。等到 10 月 10 日,当天排队退款用户几乎不到 10 人。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图1:一名黄牛为了证明自己能退款的截图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图2:酷骑总部楼下的公告牌

上一次酷骑这么被关注,是今年 6 月推出土豪金单车,刷屏了朋友圈。

当时的酷骑 CEO 高唯伟还说,半年内要投放超过 800 万辆单车,还要进入 10 个海外市场。

不到 3 个月,这家公司连用户押金都退不了。

押金挤兑发生后,高唯伟说,酷骑账上只有 5000 多万,但欠用户 3 亿多和供应商 2 亿多,共有 5 亿多。他自称从 7 月开始奔波寻求投资,甚至向摩拜、ofo 寻求并购,但都被拒绝。

根据多个第三方数据,酷奇已经是摩拜、ofo 以外,排名前三的共享单车公司。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数据统计公司 QuestMobile 7 月的报告中显示,每月使用酷骑的用户数仅次于摩拜和 ofo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极光大数据向《1024研究所》提供的数据显示,酷骑在押金问题爆发前,应用安装率仅次于摩拜、ofo 和永安行

按土豪金单车出现后,酷骑号称的用户 1400 万计算,它吸收的总押金超过 40 亿元。按照规定,押金由第三方存管,此前酷骑也和民兴银行签了协议。不过高唯伟接受猎云网采访时说,只签了协议实际并没有对接。

谜一样的酷骑。9 月 28 日,酷骑官方公众微信号上发声明,炒掉 CEO 高唯伟,称其管理能力不足。

第二天,酷骑又在微信上转发了澎湃报道的新闻,“酷骑单车将被四川某集团 10 亿收购。”而消息来源是前一天刚被罢免的 CEO。没有人知道这则消息的真实性有多少。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酷骑的土豪金单车

一个反复被提及的背景是,酷骑和一家名为诚信贷的 P2P 公司,共享着一个创始团队,这家 P2P 公司的办公地址也在北京通州万达广州写字楼 30 层,和酷骑面对面办公。

高唯伟多次称,这两家公司并没有关联,说自己是哪个领域热就往哪个领域创业的人。

但整个酷骑项目就像一个巨大的 P2P 项目。在酷骑退款的办公室里,还拉着一个大横幅“热烈欢迎合伙人到总部参观学习”。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酷骑退款的办公室(图片来源/作者拍摄)

合伙人指的是酷骑的加盟方式:合伙人得到 2000 辆车,作账 100 万元,三年内按年化率 24% 还给酷骑。酷骑还为合伙人算了一笔账,按每辆车每次被使用 5 次,每次收费 0.3 元,每个月就能收 9 万元,减去要还的本息后,合伙人每个月收益 4.2 万元。无本万利的生意。

在合伙人申请的官网上,酷骑直接写着“0 投入 0 风险,两年成为百万富翁”。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不到一年,酷骑已经扩展到了 200 个城市,有一半来自加盟。

但现在,还没等到合伙人送上高额利息,酷骑已经经营不去了。

《1024研究所》记者在酷骑总部现场时,看到整个 30 层,除了处理出押金的办公室开着,酷骑以及对面的诚信贷大门紧紧关闭,前台无一物。诚信贷连门牌都已经拆除,办公室灯也没开。

“超光一样的速度,惊人的人均产值效率,神一样的企业战略思想”、“酷骑:一家改变中国影响世界的全球最大互联网出行平台”办公室玻璃上贴着的纸上写着各种口号。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酷骑办公室玻璃上贴着的纸张(图片/作者拍摄)

依然有上百万名用户没有收到退款,他们频频出现在各个社交媒体群上,相互交流“到底什么时候可以退押金”。

偶尔还会有人冒出来假扮酷骑工作人员,跟大家收取信息,提出加急的话花 20 元即可退款,被群内人识破是骗子,大骂一顿逐出群,不解气,又开始咒骂酷骑无良公司。

二线共享单车一个接一个崩溃

酷骑并不是一家典型的共享单车,但倒下的单车企业不止它一家。

根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宣布停止运营的单车企业有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卡拉单车,而处于退押金困难状态的有熊猫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

今年 6 月,上线不到一年的重庆“悟空单车”,号称 90%的丢失率,以及拿不到融资,成为第一家宣布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

同样在 6 月,上线仅 4 个月的 3VBike,因为在河北保定、廊坊、秦皇岛、北戴河、福建莆田等城市,号称投放的 1000 辆自行车几乎全部被盗,不得不宣布倒闭。而位于福建莆田的卡拉单车,同样号称 76% 的单车丢失率和运营不善的原因,最早在 2 月时宣布退出,仅上线 19 天。

这些倒闭速度快得离奇的公司,都自称丢车太快。

而成立于 2016 年 12 月的町町单车,直接跑路了。今年 2 月开始,用户就不断反馈 199 元的押金无法退,其官方微博从 4 月 4 日起直接关闭评论,并停止更新。8 月时,已经联系不上创始人,公司也人去楼空,目前被工商局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单名录。

町町单车虽然只投放了 5000 辆在南京市内,但也造成上千名用户近 20 万的押金无法退还。9 月时,由于单车乱停,又联系不上运维人员,南京停车设施管理中心决定清理出局。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8 月以来,小蓝单车、小鸣单车也出现退款难的情况。

小蓝单车被爆因为新一轮融资失败,导致资金困难。最早在 3 月时,小蓝单车曾透露即将进行 B 轮融资,而至今大半年过去了迟迟未有消息。而 AI 财经社报道,受此资金影响,小蓝单车的供应商之一美邦车业,在两个月前已经中断了合作。

多名小蓝单车用户告诉《1024研究所》,在看到消息说小蓝单车押金难退款后马上申请退款了,在 2 个月前小蓝单车还是秒退押金,但最近退押金需要足足 7 个工作日才能收到。

小蓝单车相关负责人称近期将公布新的融资信息。

而小鸣单车方面,在 8 月以来用户频频投诉押金难退后,被广州和深圳消费者委员会相继约谈。小鸣单车称,是技术问题导致用户退款难,并说已经有 89% 的投诉用户收到押金。

值得一提的是,成立于 2016 年 10 月的小鸣单车,在同年年底时,其原始创始团队就全部退出,由其 A 轮投资方单车品牌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接手。

在 Questmobile 和极光大数据中,这两家公司都是单车市场份额的前十名。

经营不下去的公司,直接原因都一样,没钱了。

共享单车融资很多,但 89.7% 都去了两家公司

2016 年 8 月,摩拜开始进京,热度和下载量都激增,上线的两个月后,成了仅次于滴滴和携程的旅行类应用。也为这个市场带来了大笔投资,之后的半年里,每个月至少有 3 家企业宣布融资消息。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根据不完全统计,从 2016 年 1 月至今,共享单车市场一共有 39 笔融资,融了 184.36 亿元。这个融资速度和总金额,比曾经网约车大战时融资的多得多,也快很多。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嘀嘀于 2014 年改名为滴滴

去年《1024研究所》曾报道,原本是为公共自行车提供技术解决方案的创业公司行我行,因为投资人愿意烧钱,也在 2016 年 9 月成立奇奇出行,做起了共享单车的生意。

最高峰的时候,有接近 70 家公司做起了共享单车的生意。这个数据来自交通运输部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左图为部分单车企业截屏;右图为当前处于困局中的部分单车企业 

尽管这些公司不到一年就募得超过 170 亿的巨额资金。但是投资中 89.7% 的钱都在摩拜和 ofo 手中。

除掉这两家之后,其它单车公司今年 4 月之后已经很难拿到投资: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这些只是宣布拿到的投资,有多少真到账,这是未披露的。

在倒贴钱的大战里,体验比不上免费

从产品上说,共享单车是有差异的。

最开始,摩拜和 ofo 都不是体验最好的单车,前者太重、定位不精准,后者找不到车、损坏率高。

当时,出于单车前 4 年不用人工维护的考虑,摩拜设计的单车成本在 3000 元左右,采用了实心轮胎,但造成自重接近 25 公斤,用户也都反馈不好骑。

而 ofo 的单车成本在 200-300 元之间,但在路上总能碰见坏的单车,后期投入人工成本比较多。而且,早期由于没有 GPS 和有效的防盗机制,ofo 车利用率相对更低。

而 2016 年 11 月时成立的小蓝单车,综合了摩拜和 ofo 的单车设计后,推出的小蓝车,包括后来的变速单车,被称作“最好骑”的单车,加上运维的成本在 1300 元左右。

但没什么体验对用户的吸引力能比得上免费。

2017 年 1 月时,小蓝单车的联合创始人陈怀远说,以每年骑车 280 天计算,每天骑车 10 次以上,一次 0.5元,就能够回收成本。但这并没有算入折损率、运输、物流、应用开发等成本。

而摩拜,如果按每天 6 小时的使用量、年折损 5% 计算,不计算其他成本, 13 个月可以收回车辆成本。

但这些数字都是过于乐观的估计。去年 11 月时,摩拜称自己在广州运营的 4 个月,单车损坏率已经达到了 10 %。

之后各家都不再谈回收成本的速度,改谈免费了。周末免费、放假免费、会员日免费、开工第一天免费、庆祝融资也要免费。在之后送月卡、甚至倒贴现金红包。

共享单车不仅没有盈利可言了,连基本的流水都没多少。

这始终是个毛利微薄的生意,连喊出“三个月结束竞争”的 ofo 投资人朱啸虎,在 9 月底的活动上都说,摩拜和 ofo 合并才能盈利。

为了获取用户流量,二线单车不得不跟上免费/优惠活动。比如,小蓝单车在 3 月时推出半年免费骑行卡,哈罗单车在 7 月时推出免费骑行 45 天等。这让原本收入微薄的租金,就更少了。

现在,大部分二线单车公司拿不到新的融资,导致资金紧张,就不得不去挪用押金投入市场竞争。但这又容易引起押金提现问题,进而影响公司运转。

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今年 2 月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承认,小蓝单车的押金一大部分是留存用于客户的退款需求,其他一部分押金是用于继续生产车辆。

随着相继倒下的二线单车,因为押金难退的情况,让更多人转向有芝麻信用免押金的单车公司。现在接入芝麻信用分免押金的有 ofo、永安行、小蓝单车、1 步单车等 11 家公司。

越来越多单车公司接入信用骑车,就意味着越来越多公司失去了押金池。这种情况下,连最后挪用部分押金来投入生产都没机会了,而增长停滞,就没有新的押金进来,资金链就彻底断了。

这就陷入了一个循环。共享单车的流量来自线下的车。用户已经不像去年那样拿着手机对着地图寻找单车,而是在街上看到车扫码骑,这就要求企业投放足够量的单车到街上。

不仅造车需要资金,现在单车的线下运维成本也越来越高。

今年 4 月以来,各地关于单车的监管叫停多家企业继续投放新单车,对数量进行控制,并提出了一些具体的要求。

比如单车需要安装车载卫星定位装置、线下落实自行车停放区、押金需要设立专用账户等,同时指出,对乱停乱放问题严重、线下运营服务不力、经提醒仍不采取有效措施的运营企业,应公开通报相关问题,限制其投放。

这意味着,包括人力运营和建设电子围栏的线下成本又增加了。

二线单车连卖掉也不可能了

一般来说,创业公司的出路,无非有两种,上市或被收购。上市需要公司有持续盈利的能力,但这是目前共享单车企业都缺乏的。剩下的就是卖掉了,但能被买的理由又有什么?

共享单车本质上不是一个有技术壁垒的行业,带 GPS 的单车、运维的系统,这些也不是技术难题,十几家单车企业也都上线了。

原本有不少像哈罗单车这样的企业,在 2016 年下半年入场时,决定只在二三线城市投放单车,抢占一个个区域市场。

如果能彻底占领一些区域市场,它们可能有经营或者卖掉的价值。

但摩拜和 ofo 靠着充足的融资速度,进入二三线城市的速度比大多数小公司更快。到今年 5 月时,摩拜和 ofo 已经投放到了拉萨。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

而且哪里有免费,哪里就有用户。摩拜和 ofo 每进入一个新城市、每一次新融资,都喜欢补贴用户,免费骑车来庆祝。

在比达咨询 2017 年4 月发布数据中,摩拜和 ofo 共占了 92.6% 的市场份额,其它 60 多家的单车企业只占据了 7.4%。摩拜和 ofo 远远超过其他公司的总和。

本质上,共享单车和过去的网约车、团购、O2O 一样,都是被资本催生出来的互联网生意。但没有哪个不赚钱的新生意像共享单车这样,在 1 年时间里聚集了这么多资本。达到同等规模,团购花了 7 年、网约车花了 4 年。

资本催生大互联网公司的速度已经越来越熟练了。最后剩下的大多是一两家公司,融资不够快的公司被很快甩开。

剩下的一两家公司大而不倒的公司会怎么样,还没人知道。

至于投资方爱说的合并了能盈利。滴滴和优步中国合并已经超过 1 年、美团点评时间更长。

题图来源:Visual Hunt

拿不到投资也卖不掉公司,二线共享单车为什么都找不到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