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评论

【中国时报】主笔室:言论 (1761)


蔡政府全力追杀夹击,无所不用其极要吞掉妇联会,堪称民进党执政近两年来令人叹为观止的代表作。就在攻方步步进逼,守方节节后退之际,目前人在美国、久未公开露面的妇联会前主委辜严倬云,隔海发出声明,呼吁现任主委雷倩及所有会员,应将全数资产转归国库所有,不该转入任何党派、基金会或单位。

辜严倬云的呼吁,不仅使全案的风波争议出现新的转折,也点出了妇联会案激荡至今一个最关键、也是最令外界质疑关切的重点,那就是民进党政府如此拼了命地要控制、吃下妇联会的资产,究竟目的何在?是为了伸张公义、从事公益?还是名为充公、实为私利?以民进党重返执政以来的习性与种种作为来看,前述忧虑绝非无的放矢;因此,经由公开且能受到监督的方式,让妇联会的资产真正回归国库,以作公平适切的运用,当然必须严正落实。

 从去年初至今,妇联会案可以化约成「两个机关唱双簧、三种法律夹击、四个阶段追杀」,通力合作促成这一出让人傻眼咋舌的「绿色秃鹰扑杀妇联会」政治奇幻剧!所谓的两个机关,就是担纲主演的党产会与内政部,《人民团体法》、《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促进转型正义条例》三法,则是这两个机关分进合击、拿在手上恐吓耍狠的武器;至于四个阶段则是这一年多来双方攻防呈现的不同结果。

党产会以转型正义为名,四下搜寻猎物,只要沾上可能有国民党党产「之虞」的机关或组织,绝对是宁可错杀一万,绝不放走一个;像妇联会这样具有高度象征意义、拥有数百亿资产的肥羊,当然不能轻纵。首先是党产会召开听证会、撰写调查报告,内政部则配合发函要求妇联会提供数十年前的劳军捐资料以「自清」。接着,由于妇联会拒签放弃财产的行政契约,内政部长叶俊荣便下重手,以《人民团体法》宣布撤换妇联会主委辜严倬云。

再来,内政部又恐吓妇联会若不签署自行捐出9成资产的行政契约,党产会就会认定妇联会为国民党附随组织,并冻结其名下全数385亿元资产。最后,妇联会认为即使「投降」认捐9成资产,事实上也不能保证之后不再被彻底追杀,而且本案可能因「认罪协商」而形成破口,被党产会引为范本「歼灭」今后所有攸关转型正义的案子。果然,党产会说到做到,隔天就宣布妇联会是国民党附随组织。

整个过程,赤裸裸地显现出绿色秃鹰集团掠夺资源的丑恶嘴脸,而这一切只为了满足其永续执政的欲望。事实上,民进党上台短短不到两年时间,钱、权、位子一把抓,可以透过行政机关指派人员的,就把自己人塞好塞满;选不过人家的,就厚著脸皮再选,再选不上就透过行政机关蛮横介入,甚至直接改为官派,以后连选都不必选。最近从台大校长当选人管中闵出线之后,绿嘴、绿媒再加绿委和绿官,前仆后继、铺天盖地抹黑、攻击,最终目的就是想拉下管中闵,换上绿营属意的人选。

妇联会的庞大资产、台大校长的学术领导地位,这只是外界印象较为鲜明的两个案例,被民进党盯上,不计代价更不畏清议而掠夺的目标,还包括《国语日报》、华视、全台水利会等等,从媒体到产业、NGO到基层组织、再从政党资产到民间私产,民进党政府什么都要、什么都抢!只要是民进党看上的资产或位子,就非得手不可;如此全面性的粗暴贪婪,较之民进党一再批判的威权时期,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正因如此,妇联会既要还诸公道、以昭公信,庞大资产就应该真正捐给国家与全民,不容流入或转换成政党的私房钱。

按照原先内政部与雷倩谈妥的行政契约,妇联会同意捐赠新台币343亿元给国库,其余财产在扣除解散时所需的员工离退费用与行政费用后,捐赠给妇联社福基金会。妇联社福基金会、听障文教基金会、华夏妇女文教基金会、复兴育幼院等应改选董事会,各董事会中1/3成员由政府指派,民进党企图接管妇联会庞大资产的秃鹰意图再明显不过。这些资产应公开拍卖,光明正大归入国库,受到国会制度监督,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