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评论

【联合报】王健壮/这个政府已经走火入魔 (3719)


蔡英文与赖清德放任教育部「卡管」胡作非为甚至心存侥幸。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蔡英文与赖清德放任教育部「卡管」胡作非为甚至心存侥幸。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教育部「卡管」卡了三个多月,不但卡到胡作非为的地步,也卡到走火入魔的程度,一个教育部像着魔般的卡管犹嫌不足,竟然还要成立一个跨部会咨询专案小组,企图联手达成拔管的目的。

政府成立跨部会小组,并非决策常态,通常是碰到非单一机关专业权责所能解决的难题时,才邀集相关机关进行跨部会协商,例如中美贸易大战对台湾经济可能带来重大冲击,地区行政单位就可以成立一个包括财经金与外交等相关单位在内的跨部会小组以因应变局。

管中闵的核聘案并非复杂难解之事,教育部依其专业权责大可自为而决,即使涉及非关教育部权责的管中闵入境中国问题,一通电话或一纸公文也可以立即得到答案,何需摆出高规格、大阵仗的跨部会专案小组来处理?这不是教育部慎重,而是多此一举,也是虚张声势,卡管心虚的教育部必须要靠其他部会来壮胆。

况且,教育部想要在跨部会小组中所获取的各项资讯,不论是独董资讯应否揭露、论文是否涉嫌抄袭、出境是否违法以及有无违法兼职,教育部曾连发数次公文询问,台大也次次乖乖应命函覆,教育部要台大开这个那个会,台大更一一照办,也就是说,教育部想得到的各种资讯可谓无一或缺。

但从结果看,教育部却显然把台大当猴子耍,台大所有奉命召开的会议都白开了,所有的函覆也一律不被教育部采信,好像台大跟管中闵串谋作假一样;教育最高主管机关竟然如此作贱并且不信任一所大学,这种不可思议的奇行怪事,举世大概唯民进党政府做得出来而丝毫不觉羞愧。

但成立跨部会专案小组这个点子,到底是谁想到的?是那个因卡管一役而暴享大名的陈焜元,还是从来不知高教为何物的潘文忠?或是来自一向以斗争为职志的府院高层,甚至是躲在体制外的那些黑手?如果是陈焜元,这个小小文官已有滥权之嫌;如果是潘文忠,这个部长可谓推诿卸责至极;如果是府院高层,这个政府简直是无法无天;如果是体制外黑手,则不啻证明台湾学术界果然长期被少数学阀掌控而不愿松手。

想到这个点子的人,一定以为用众议决的方式,可以博得公正与慎重的评价,但其实结果却正好相反。因为这个跨部会小组在性质上本来就是多余的存在,在功能上也根本与台大校长遴选结果毫无权责关系;退一万步说,即使咨询结果不利于管中闵,难道教育部能依咨询意见而否决管中闵的校长当选资格?或者反过来说,如果咨询意见有利于管中闵,难道教育部长、次长与人事处长会因为以莫须有理由卡管三个多月,而负起政治或行政责任?什么叫自找麻烦,什么叫治丝益棼,卡管跨部会小组就是最好例证。

卡管在民进党政府心目中,也许自认是应为当为之事。但应为却过度作为,与应为而不作为或不应为而作为一样,都是严重的治理错误;民进党推动转型正义的某些手段明显有违宪之嫌,是应为而过度作为;卡管卡到要靠跨部会之力卡之,卡到比因应中美贸易大战的决策规格还要高,更是应为而过度作为。

问题是,卡管卡了这么久,如果最后拔管不成,谁要负责?陈焜元可惩戒可调职,潘文忠可辞职可下台,放任教育部胡作非为几个月而袖手旁观甚至心存侥幸的赖清德蔡英文,又该负何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