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评论

【中国时报】罗智强:言论 (5853)


上周的4月5日,是蒋中正地区领导人逝世43周年。在绿营铺天盖地的去蒋、污蒋、辱蒋,几乎已经把蒋中正「污名完全化」的今天,谈纪念蒋中正在政治上是有点愚蠢的。但这些年来,我深深体会了一件事,何必管自己说的话是「聪明」还是「愚蠢」,说相信的话,其实最自在。

蒋中正当然有过,就像蒋经国、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哪一个治理台湾的国家元首不曾犯错?人本来就是会犯错的动物,更何况所谓「对错」也常有「角度」问题。因此,蒋中正当然不是十全完人、天降圣贤。但是,若综观其一生,我认为,可以心安而无愧地说,他是一个对中国、对台湾贡献卓著、居功厥伟的人。

蒋中正的过,不劳我再叨絮,绿营的吹毛求疵已到炉火纯青,就留给绿营去说。我想从一个特别的角度,来谈谈蒋中正的功。大家不妨想想看,号称台湾之子的陈水扁前地区领导人,人生中最大的贵人是谁?

陈水扁是台湾当局第1位民进党籍的地区领导人。他的父亲陈松根是个佃农,但陈水扁却靠着苦学,考进台大法律系,接着成为台湾当局地区领导人。这个三级佃户之子的翻身经历,堪称当时台湾最励志的故事,陈水扁被捧为台湾之光。虽然这位台湾之子,后来在地区领导人任内,广涉贪腐,成了台湾之耻。

问题来了。若在日本殖民台湾时期,陈水扁的「励志故事」有可能发生吗?绝不可能。日据时的台湾人民是次等国民,日本在台湾实施差别化的教育政策,极度歧视台湾人。尤其在高等教育,能接受高等教育的台湾人如凤毛麟角,而且集中在医学、师范教育等非关法政领域。

在极其有限的教育机会下,佃农之子要受到高等教育,是痴人说梦。但有一个人,改变了这样的教育环境,也改变了陈水扁的命运。那就是:蒋中正。

民国34年,八年抗战胜利、台湾光复后,国民政府即在台湾推动六年义务教育;民国56年实施九年义务教育,打破日本的教育歧视政策。在蒋中正治下,义务教育不分富裕、贫穷;不分地主、佃户;不分本省、外省,皆一视同仁享同等待遇。在这一系列教育政策下,台湾人民的识字率在蒋中正治理期间,从5%大幅提升到75%。

所以,是谁让陈水扁这位佃农之子,有机会受到在日据时期绝不可能接受的高等教育,考上台湾大学,成为台湾当局地区领导人?就是蒋中正。这还没说,陈松根虽是「佃农」,但蒋中正治理时期的台湾「佃农」命运已较日本殖民时期的「佃农」大为改善,不可同日而语。

蒋中正一到台湾,第一件事就是推动土地改革,在民国38年实施「375减租」,嗣后再推动「公地放领」、「耕者有其田」,把地主的土地分给佃农。蒋中正的政策虽创造了数十万户自耕农,嘉惠无数佃农,却得罪了当时的大地主们,以至到今天,日本殖民时期的地主等既得利益家族,仍对蒋中正恨之入骨。

所以,蒋中正才是陈水扁人生中最大的贵人,他能受高等教育,从佃农之子成为国家元首,实拜蒋中正治台的德政所赐。甚至,若要再深论一步,蒋中正何止是陈水扁的恩人,他也是矿工之子赖清德的恩人,是所有没有家世背景的农工子弟的恩人。没有蒋中正对普及教育的努力,陈水扁当不上地区领导人,赖清德也当不上地区行政单位长。

但可悲的是,对这一位陈水扁的贵人、赖清德的恩人,民进党却用了几十年的时间追杀他、清算他。独派人士不断辱蒋,砍蒋铜像头、泼蒋灵柩漆。

我忽有感慨,没有是非,就没有未来;不知感恩,就不会再有人愿意付出。台湾今日困境,何尝不是因为整个社会在民进党的操弄下,失去了「是非心」和「感恩心」所致?

抱着这个感恩的想法,4月5日,我在我的脸书上放了一张蒋中正的照片,并自制了一个谈蒋中正光复台湾、保卫台湾、建设台湾三大贡献的简单影片,竟分别有2.1万与2.3万人按赞,影片也有15万人浏览。我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欣慰,欣慰的是,还是有一股愿论是非、愿意感恩的火苗,在台湾并未熄灭。

(作者为前地区领导人府副祕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