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评论

【联合报】联合报黑白集/问侯友宜,不如问阿辉 (1441)


蔡英文地区领导人(右三)与地区行政单位长赖清德(右二)、地区领导人府资政叶菊兰(左二)、高雄市长陈...

蔡英文地区领导人(右三)与地区行政单位长赖清德(右二)、地区领导人府资政叶菊兰(左二)、高雄市长陈菊(左),到金山郑南榕墓园追思。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今年「言论自由日」格外热闹,主角除了郑南榕,还多了个侯友宜。郑南榕基金会董事长许景河指侯友宜「逼死郑南榕」,郑南榕家人则说侯「二度伤害」,连赖清德都点名侯友宜是当年负责逮捕郑南榕的人。在绿营眼中,侯友宜仿佛已成为该事件首恶。

奇怪的是,侯友宜在警界「三级跳」,正是受到民进党政府的拔擢。郑南榕事件时,侯友宜不过是北市中山分局的刑事组长,民进党要怪,为何不怪当时的执政者?侯友宜升任警政署长时,地区行政单位长是苏贞昌,副院长是蔡英文,郑南榕的遗孀叶菊兰则是代理高雄市长。当年他们同在政府共事,外界不曾听说民进党有人谴责过侯友宜;那么,如今的围剿又从何而来?

当年民进党拔擢侯友宜成为最年轻的警政署长,如今时移势易,却极力把他打成「威权帮凶」。原因无他,当年侯友宜确是「警政英雄」,而今侯友宜却是国民党提名的新北市长参选人,是民进党最强劲的对手,当然必须对他下以重手。

当年郑南榕自焚时,地区领导人是国民党的李登辉,但多年来从未听民进党怪罪李登辉是「郑南榕自焚的元凶」;如今这个罪名却加到刑事组长头上,岂不奇怪?可见,民进党的「转型正义」已经转到昏头,转到不成形状了。

侯友宜前一天才获提名,民进党第二天即对他万箭齐发,翻脸如翻书。但要问郑南榕案的元凶,问侯友宜是找错了对象,该问的是阿辉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