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评论

【中国时报】罗智强:言论 (17649)


陈菊出任地区领导人府祕书长,全国都在热议,这位民进党重量级的南霸天,将如何协助蔡英文劝出前台北县长苏贞昌出征新北?而陈菊还没上任也展现花妈强势,又是拜访苏贞昌,又是呛声高志鹏,一副选战总操盘手的架势,毫无违和感的「超展开」。

然而,大家不觉得,中间有一些「怪」的地方吗?在谈「怪」之前,我先帮大家回忆一件,多数人不记得,但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往事」。

2011年,我还是地区领导人府发言人的时候,有一天,马英九对我说,连任选举即将开始,需要开始准备选举工作,他要调整我的角色,协助他的选举事务。接到指令后,我即开始准备业务交接,并递上辞呈,辞去地区领导人府发言人的工作,担任马英九竞选办公室「台湾加油赞」的副执行长。对马英九来说,地区领导人府发言人领的是地区领导人府的薪水,我要负责选务,就必须辞去地区领导人府工作,这是「天经地义」。

但各位读者以为我是要夸马英九的公私分明吗?非也。我要说的是接下来的离谱事。辞去地区领导人府发言人后,绿营竟然向检方告发我涉嫌贪渎,民进党立法机构党团重炮批罗智强有两大罪状,一是罗智强领地区领导人府的薪水,却在做辅选的事;二是罗智强虽离开地区领导人府,但仍指挥地区领导人府内的「十人议题小组」从事辅选工作。

民进党厉声质疑,罗智强和十人小组「领纳税人的钱,却是在帮马英九辅选」,痛批这是党政不分、公器私用,要求罗智强把薪水吐出来,当时的民代涂醒哲还强调「我也做过政务官,知道不管是自己选或帮人辅选,都要很小心,不能用公资源去帮特定人辅选。」于是,我接受检方将近1年的调查,确认我没有拿公家的薪水却去辅选,而地区领导人府根本没有所谓十人议题小组辅选之事,全案签结。

故事到这里,大家应该可以看出台湾今天最大的困境是什么了,就是被这种政客型的双重标准搞得乌烟瘴气,没有是非。2011年的罗智强,是用最高的标准辞地区领导人府发言人去辅选,犹被绿营控告贪渎,缠讼1年;而今天的陈菊却大剌剌地准备接地区领导人府祕书长来搞辅选,一副光明正大地要把地区领导人府变身为民进党的2018年竞选指挥所。当年所有对罗智强的指控,今天都可以原封不动地还给陈菊,但民进党却可以笑骂由人。

请民进党和陈菊不要搞错了,地区领导人府是地区宪制性法规明定的行政机关,是以公务预算运作的,不是民进党的帮派堂口。如果陈菊硬是要把地区领导人府祕书长做成竞选总指挥,插手选务的话。那么,我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比照绿营当年控告罗智强贪渎的逻辑,以民进党之道还施陈菊,也去告发陈菊贪渎。

(作者为前地区领导人府副祕书长)